无意争宠,却事与愿违

几次之后,苏妲便在心里琢磨,秀女住的地方相当偏僻,那些宫女太监,应该也不会经常过来。莫不是……

一个惊悚的想法在脑海里面一闪而过,她顿时大惊,卧槽!难道在大殿上只有她没恭维纣王,因此引起了纣王的注意?

不过这也难说,身为帝王,见惯了阿谀奉承的女人,偶尔见到个不愿意搭理他的人,的确会引起注意。

想到这,苏妲己懊恼的用书轻敲自己的脑袋。

她怎么这么傻,当时就应该随波逐流的,这下可怎么办!

哦对!纣王爱美色,荒淫无道!那她只要表现装的很贤良,纣王自然就没兴趣了。

这么想着,她从床上起身,略微整理下衣服后,将竹青唤进来。

“苏小姐有何吩咐。”

青竹踩着小碎步走进房间,撩起衣裙恭敬地跪在苏妲己面前。

“给我拿些……书来。”

原本想装淑女,做做刺绣的,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她忽然意识到——特么,她不会刺绣!

上学的时候,追潮流,倒是玩过一段时间十字绣,但那都是加工好的!所以最后只好改口要书。想来,纣王怎么也不会喜欢一个整天只知道看书的女人。

“是。”青竹点头应下,转身离开房间。

半柱香的时间,三四个太监抱着一沓沓的书走了进来。

“就放在这。”青竹指着书桌旁边的地面说道。

“青竹,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一幕,苏妲己有些懵逼。

据她所知,秀女在宫中的身份也就是比宫女好点,不可能使唤这么多宫人。

“苏小姐,您是有福气的人。”

青竹神秘兮兮的笑着,随即关上了房门,慢步来到苏妲己面前,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方才奴婢去给您找书,没想到管事公公听到是您要的,就让他们送了好多书过来。”

说到这,青竹脸上得意一笑:“我就知道苏小姐是最有可能成为大王妃子的秀女。”

听到这话,苏妲己敛眉,看着她悠悠地说道:“我并不想争宠,也不想踏入后宫这是非之地,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一生。”

“啊?”

青竹张着嘴巴,错愕的望着她,满眼的不可思议,似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想做大王女人的女人。

“好了,你下去吧。”

说完,苏妲己抬手按摩起太阳穴来,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这叫什么?无意争宠,但却事与愿违。

与此同时,躲在她窗外的小太监也是满脸错愕,猫着腰飞快地离开了那里。

“她真的这么说?”

帝王寝宫内,帝辛一身黄色中衣慵懒地坐在龙床上,眯着眼睛俯视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沉声道。

“是,大王。”小太监拘束的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唯唯诺诺的说道。

闻言,帝辛眼里闪过一丝玩味,抬头望了一眼苏妲己住的方向。

半响,他紧抿着性感的薄唇浅笑道:“有意思,孤许久未遇到如此有趣的女子了。”

入夜,后宫管事公公笑盈盈来到苏苏的房间。

“苏秀女,今个是你的大喜之日。”

他笑吟吟的上下打量她一眼,“大王召见你,还不快些准备。”

“召见?”苏妲己微微颦眉,转头看着外面已经高挂的月亮。这个点召见她,今天是准备睡她吧?我去,一面之缘,这纣王也太猴急了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去。

开玩笑,苏妲己可是出名的倾国倾城。不见面,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要是见了面,他强行那啥,她还能不让不成?

“有劳公公跑一趟。”苏妲己勾着嘴角,温柔的笑着将手腕上的玉镯子退下来,塞到公公手里,“麻烦公公回去禀报大王,妲己今天身体不适,因此不能见圣。”

“啊?”

管事公公脸上的笑意凝固,微张着嘴巴,瞪圆了眼睛望着苏妲己,那眼神好像在看白痴般。

大王深夜召见,这摆明了是要她承泽雨露。

“公公,妲己谢大王错爱,但妲己生性淡泊,这一生只想安稳度过。”苏妲己垂下眼帘,附身轻声细语道。她发誓要改写历史,绝不能踏入后宫。

“苏小姐,大王宠幸,可是天大的福气。”管事公公面色阴沉,明显不悦。

别的秀女都是巴不得成为王上的女人,这个苏妲己倒好,大王喜欢她,她非但不知感恩,反而给拒绝了。

“公公莫生气。”

聪慧如苏苏,如何看不出管事公公心里的想法。当下扯着手中的丝帕轻轻擦拭眼角,故作柔弱的说道:“曾有人说过妲己注定会霍乱君主,可大王是明君,妲己怎么能因一己之私,害大王毁了一世英名。”

苏苏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越发难受。分明是君主无能,但历史偏偏将这些责任全部推到妲己一个女人身上,真是不公平!

本来只是装哭,但想到电视剧里苏妲己从山崖上一跃而下的释然,她似乎能够感受到,那种几乎近于绝望的解脱。

鼻子酸涩,明媚中透着妖艳的眼睛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顿时哭得梨花带雨。

“苏小姐别难过,老奴这就回去禀明大王。”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