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从她腿上碾了过去

躲在暗处的李长如将这一切看的真真切切,看着苏子柒往下坠,她只恨这楼层太矮,为什么不是从三十楼掉下去!

她用尽整个青春去爱顾瑾南,虽然没有得到多少回应,但是顾家人很喜欢她,特别是沈美华,早就把她当成顾家的儿媳了,外界也都觉得他们是门当户对的一对璧人,这让她觉得她一定会嫁给顾瑾南的,所以她爱的甘之如饴,爱的如痴如醉,爱的不求回应。

就在冰山一样的顾瑾南终于对她露出温柔之时,苏子柒来了,一下子就夺走了她快到得到的顾瑾南,她恨的快要疯了。

她远走法国,消迷不堪,抑郁缠身,甚至自杀过好几次,当她第四次被抢救过来的时候,她发誓,她要将顾瑾南抢回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地夺回来!

“苏子柒,顾瑾南只能是我的,如果你非要跟我抢,我不介意让自己的手上染上血!”李长如咬着牙,清艳的面容因为恨而显得有些狰狞。

或许是命大,或许是上天眷顾,她从二楼摔下来除了一点轻微的骨裂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她出院的时候沈美华还在昏迷,顾瑾南动用一切力量请来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终是救得沈美华一命,只是因伤及大脑,她根本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这天,她煲了汤给沈美华送去,刚到病房楼下就遇到了顾瑾南和李长如。

“苏子柒,你把我妈推下楼还不够么,怎么,还想用汤毒死我妈么?”顾瑾南满眼阴鹜地剐了她一眼,从她手里拿过饭盒,当着她的面将她煲了四五个小时的汤给倒进了垃圾桶。

她僵在那里,看着汤被他亲手倒掉,绵绵密密的疼从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苏子柒,你最好不要踏进医院半步,不然但凡我妈出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轻饶于你!”顾瑾南语息寒寒地警告着。

看着顾瑾南对苏子柒恨之入骨的样子,李长如故意脚下一软,整个人都跌在了顾瑾南的怀里。

“长如,你怎么了?”顾瑾南神色微慌。

“李小姐这是累到了,这几天她一直没日没夜地照顾着太太,昨天都还发烧到三十八度呢!”被李长如收买的小护士助攻的很及时。

顾瑾南眸含疼惜地看了一眼李长如,犹豫两秒,然后将李长如公主抱抱了起来,潇然而去。

李长如唇含笑意地回看着呆滞的苏子柒,心中狠狠道:“苏子柒,你最好不要觊觎我李长如的东西,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苏子柒怔怔地看着顾瑾南抱着李长如渐行渐远,乌黑的眸底渐渐蒙上了一层潮湿的雾气。

顾瑾南,你从来都没有这样抱过我……

他不知道,她有多么渴望他的公主抱。

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他的公主抱对她来说是怎么样遥不可及的奢望。

她吃醋了,醋到她的每一个细胞都泛着酸。

她嫉妒了,妒到她的心像是灌满了炸药马上就要碎了。

她身形颤颤地往回走,路过那个他曾经帮她挡过球的操场时,她忍了许久的泪终是落了下来。

十多年前的那点回忆,是他留给她的仅有的一点温暖和美好。

她隔着栏杆看着在操场上奔跑着的少年,她又想起顾瑾南伸手把球从她面前推开的样子,那天,在微薄日光下,他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就在她唇角弯弯、眸含笑意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

她裹了风衣冒雨跑了起来,刚跑几步,就被一辆闯了红灯的电动车给撞到了,小腿,被生生地撕掉一大块肉,血流如注。

她疼的无力起身。

雨,狠狠地下着。

冷,漫无边际的冷将她一点一点吞噬。

顾瑾南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地开车,大雨倾盆,行人乱窜,害的他不得不猛踩刹车,那个人踉踉跄跄地从苏子柒身边擦了过去。

他皱着眉心去看那人却看到了瘫坐在雨水中的苏子柒。

她怎么会在这里?

惊愕,在他漆黑的眸底一闪而过。

突然摔过来的人将苏子柒吓得猛一哆嗦,她本能地抬头,透过雨幕,她看到了那串熟悉的数字,是顾瑾南的车牌。

她浑身一紧,幽黑的眸子浮起一抹看到救星的欣喜。

她刚想抬手让顾瑾南停车,却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李长如,她雨水淋淋的手颤了又颤,终是没有抬起来。

结婚两年,他从来没有载过她。

两个月前,奶奶生日,他们吃完饭从顾家老宅回去的时候,年过八十的奶奶亲手为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她小心翼翼窥了一眼顾瑾南,见他并无反对之意,便心怀揣揣地上了车。

这是她第一次做顾瑾南的车,她暗暗窃喜,然,车子刚开出没多远,他就将她撵了下来,绝尘而去。

至今,她都还记得他撵她下车时眉眼之间凉薄的寡然。

他让李长如坐了他的车,而且还是副驾驶的位置!

苏子柒那双琉璃一样的眸子就像是死了一样,灰蒙蒙的瞳孔里映不出一点光影。

她确定他看到了她,她知道,他不会为她停车的。

他又扫了她一眼,眸生恻隐,只是那恻隐转瞬即逝,他发动了车子,一路前行。

在他从她身边驶过的时候,一辆电动车斜穿了过来,他本能地猛打方向盘,车子靠边前行,忽然,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像是从什么东西上碾了过去。

下一秒,顾瑾南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可是除了后面空荡的车厢他什么都看不到。

苏子柒做梦也没有想到,顾瑾南的车子会从她被撕掉一大块肉、流着血的腿上碾过去。

她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然后,她疼的眼睛看不到了,耳朵也听不到了。

等她慢慢恢复意识的时候,顾瑾南的车早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只有下疯了的雨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

那么宽的路,他偏偏要从她的腿上过!

顾瑾南,你好狠啊!

她爱到快要发疯的男人,载着别的女人,硬生生地从她腿上碾了过去!

她的心,涔涔流血,疼的她不能呼吸。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