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觉得我不如他么

林云澈滞在那里,满眸的绝望和殇情,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瑾南的人将疼的汗水淋淋的苏子柒给抬走。

李长如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顾瑾南满脸阴鹜地从她跟前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看着顾瑾南挺拔而又孤绝的背影,眸中甜而柔的爱慕渐渐被怨气吞噬,顾瑾南,你知道你刚才吃醋了么?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不爱苏子柒么,那你刚才的愤怒又是为何?

仅仅是为了维护你们男人那自己可以不爱却也不许别人来爱的、可笑的占有欲和尊严么?

不,不是的。

你终究是在乎了。

在长达两年的生活中,她终是一点一点蚀入了你的心,只是你自己还不自知罢了。

“顾瑾南,我用尽一切去爱你,甚至为你自杀数次,我决不允许有人把你抢走,你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李长如颤着罂粟红的唇,水漾的眸底诡谲阵阵。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鸡汤,不屑地扯了扯唇,“沈美华,我曾求你不让你同意顾瑾南跟苏子柒的婚事,可是你为了自己的女儿,将我苦苦哀求的我置在大雨中不闻不问,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喝我煲的鸡汤!

转身她就将鸡汤丢到了垃圾桶。

病房里,顾瑾南眉眼薄剐地警告着:“苏子柒,你给我记着,不管我爱不爱你,你都是我顾瑾南的女人,若是再让我看到你跟林云澈暧昧不清的样子,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让整个林家消亡!”

苏子柒冷幽幽地窥了一眼顾瑾南,语息寒寒道:“怎么,看见林云澈给我披衣服,你吃醋了,你嫉妒了?”

“吃醋?嫉妒?”顾瑾南恶狠狠地凝了一眼苏子柒,深不见底的眸里流动着不可侵犯的傲然,“你配么?”

苏子柒的心,幽幽一沉,她以为,是因为她和林云澈的亲近感惹怒了他,她以为他吃醋了,原来,是她自以为是了。

她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心底的酸寒,漠漠然问道:“既然不配那你为何发怒?”

“苏子柒,你既然顶着顾家少奶奶的名号就守好顾家少奶奶该守的本分,别让人觉得顾家的少奶奶是个只要是男人就能上的饥渴荡妇,我们顾家丢不起这人!”他微扬的语息里裹着浓烈的鄙薄和讥讽。

“呵呵……”苏子柒冷冷一笑,苍白的唇上悲凉涟涟。

“我饥渴还不是因为你给的不够,如果你给的很够,把我弄得很爽,我还会去找别的男人么?”忍着快要让人呕吐的耻辱感,她用故作轻飘、无所谓的语息与他对峙,为的不过是维护她最后那抹那已经残败不堪的孤傲。

“苏子柒,你……”他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几乎是瞬间,怒道墨眸猩红,他风一样地袭过去,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你说什么?我给你给的不够?我把你弄得不爽?”

“是,你给我给的不够,你把我弄得不爽。”苏子柒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

“苏子柒!”滔天的愤恨,让他光洁的额头冒出条条青筋,“你是觉得我不如林云澈么?”他清萧俊美的脸上寒霜瞬布,修长的大手狠厉地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自从上一次合体后,即便是有着毁天灭地的的恨意和怒火,只要一碰到她,他的身子就会有着极为强烈、动荡的生理反应。

他不顾她断掉的腿,将她拽到病床边上,以站立的姿势将腰间叫嚣许久的欲望挺了进去。

“苏子柒,你怎么那么骚、那么贱,你就那么想要么,你就那么欲求不满么,你就那么想要被别的男人上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如林云澈,你好好看看,我到底如不如他!”他拽着她后脑勺的头发,逼迫她低头去看他在她腿心的进出。

他仇人一样顶撞着她,“够不够深,够不够用力,够不够爽!”

苏子柒咬牙承欢,一双嫩白如雪的小手紧紧地攀着顾瑾南的背,他的背,有点汗淋淋的湿,有点灼灼的热。

“嫌我给的不够?苏子柒,你真特么的骚贱!”

“不够爽么,看我不弄死你!”

“我有没有不如他!有没有比他让你更爽!”

他一边恨意凛凛地咒骂着、顶撞着,一边又情欲难灭地想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为男女之事如此癫狂过!他恨不能就这样死在她的身体里。

如果是地狱,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顾瑾南烈烈的爱欲里染着噬血的杀伐。

病房门口的李长如心痛的快要站不稳。

顾瑾南,你明明那么恨她、厌她,为什么还是会要她,而我,在你身边守了那么多年,费尽心思、用尽手段,你都不肯碰我一下!

“苏子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入,这都是自找的!”李长如恨到眸底生泪,牙根打颤。

第二天,李长如弄来了吞食微量便可致人死亡的氰化钠,趁苏子柒还没睡醒悄摸摸地来到病房,刚准备动手,苏子柒的同事林清儿推门进来了,李长如受到惊吓,手中的瓶子滚入病床底下。

“我,我来给她送早餐!”李长如扔下一个便当盒就急匆匆地逃走了。

刚出病房门,就遇到了沈美华的主治医生。

“哎,李小姐,您有见到少爷么?太太好了,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惶恐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要我马上去找少爷,可是少爷电话一直打不通啊!”

李长如顿然愕住,“你,你说什么,你说太太恢复记忆了,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是啊,可是太太的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少爷也联系不上,我这手上还有手术要做呢,真是急死我了!”

“瑾南现在在开会,我会亲自给他打电话的,你先去忙自己的吧。”

“那就谢谢李小姐了!”

医生一走,李长如就站不稳,跌在了墙上,不可以让沈美华见到顾瑾南,不可以让顾瑾南知道是她推沈美华下楼的,绝对不可以!

李长如慌慌张张、踉踉跄跄地朝沈美华的病房跑去。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