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监狱中的礼物

悸动的顾瑾南赶到医院,几乎是踹开了病房的门,见到的却是头破血流、深度昏迷的沈美华,和坐在轮椅上的苏子柒。

苏子柒手上染着血,轮椅旁边倒着一根铁棍,铁棍上面血迹斑斑。

周身的神经像是在瞬间死掉了一样,顾瑾南僵在那里,只有深邃的星眸瞪得大大的,他直勾勾地凝着苏子柒,似是要把她吞到他恨火烈烈的眼底焚掉一样。

“瑾南,你终于来了,医生说阿姨好了,我特意去买了阿姨最喜欢的向日葵!”李长如小跑着进来了。

下一秒,李长如手中的鲜花轰然坠地,“这,这,这怎么回事?阿姨不是好了么,怎么会这样?”

“医生,医生!”李长如冲到门外大声地叫嚷着。

直到医生将沈美华推走抢救,顾瑾南才从死一样的僵滞中回过神来。

“苏子柒!”顾瑾南嘶吼一声,伸手就掐住了苏子柒纤细的脖子,因为太过用力,使得苏子柒整个身子都被迫撑了起来,头也滑到了轮椅背椅的后面。

“不,不是我,我听到病房里有声音,就过来看了看,我进来的时候妈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我还来不及叫医生,你就进来了!”苏子柒艰难地说着。

“苏子柒,你知道不知道,我最恶心的就是你这种爱装无辜的嘴脸!”他星眸阴诡地凝着她,眼神冰冷而又充满厌恶。

“顾瑾南,你不相信我么?”苏子柒残存着最后一丝希望,无力地看了一眼顾瑾南。

“相信你什么?相信你知道妈恢复了记忆怕她亲口给我说是你将她推下楼所以想要再一次将她置之死地?”顾瑾南咬着牙,不高的语调里裹着蚀人的寒意。

苏子柒微微蹙眉,眸里的光亮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这样的画面,似曾相识。

他一向是不相信她的。

她慢慢地眯上眸子,放弃了挣扎,也放弃了解释。

“瑾南,你干什么?你放手,你这样会弄死她的!你难道想成为杀人凶手么?”顾瑾南的姐姐顾樱菲冲了进来,用力地掰着顾瑾南的手,“瑾南,你放手,她再三加害于妈,她会受到法律制裁的,你不能让她脏了你的手而自毁前程啊!”

顾樱菲的出现,终是救了苏子柒一命。

李长如将顾瑾南拉走,顾樱菲恨恨地看了一眼苏子柒,“苏子柒,你是救过我,但是你逼迫我弟弟娶你,你毁了他一生的幸福,现在又数次加害我妈,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苏子柒唇齿颤颤,果然,没有一个人是愿意相信她的。

抢救室外,顾瑾南颓然地坐在长椅上,一身颤栗地祈祷着。

“少爷,我们在少奶奶病床下面发现了这个!”医生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顾瑾南。

氰化钠?

顾瑾南神色顿变。

李长如伸手拿过瓶子,把玩了一下,故作懵懂,“氰化钠?这是做什么的?这个瓶子我见过,今天我早上去看苏子柒的时候,她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神色慌里慌张的,我看到她手里拿着这个瓶子,但是因为我进去了,她好像受到了惊吓,然后这个瓶子就掉了。”

“李小姐小心,这可是剧毒,稍稍碰上一点点就会要了人命!”医生急急提醒一句,然后看向顾瑾南,“少爷,看来少奶奶是真的打算要对太太下手的,只是这药没来得及用上,她临时选择勇铁棍对太太下手。”

阴谲的杀戮浩荡在顾瑾南眸底,他豁然起身,张扬着一身的阴寒大步离去。

被掐的快要窒息的苏子柒还在咳嗽,她甚至来不及看清突然闪现进来的人影是谁,断了的腿上就挨了一枪。

“苏子柒,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就死的,我要让你为自己的罪行付出惨烈的代价!我妈一天不好我就在你身上留一个洞,两天不好我就在你身上留两个洞,直到我妈好起来为止!”

此时此刻的顾瑾南,就是从地狱了爬出来的恶魔。

疼,在每一个细胞里张牙舞爪的叫嚣着,可是苏子柒就是忍着不出声,眼泪也被她硬生生地忍在眼眶里,一滴都不肯落下来。

为了护住顾瑾南的清白,顾樱菲报了警。

断了的腿来不及固定,腿里的子弹来不及取,苏子柒就被警察以故意谋害罪给逮捕了。

得知她入狱,顾瑾南就只是愣了愣,然后带着沈美华去美国治疗了。

监狱里,苏子柒一身血水地缩在角落里,她看着自己已经变形的腿,她想,这腿大概是要废了。

硬生生地废在了她最爱的男人手里。

她无法相信,她恨不能将心掏出来去爱的男人会开枪打她,会一遍一遍地想要弄死她。

可是,她再怎么难以相信,这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梦。

腿上的血,一直淌着,吧嗒吧嗒地滴在灰色的水泥地上,这一滴还来不及干,下一滴血就掉了下来。

傍晚的时候,苏子柒已经没有了力气,气若游丝地瘫在那里,恍恍惚惚中总能窥见死神在向她招手。

门,呼啦被人拉开,风情灼灼的李长如站在门外。

门刚开,她就被摇曳着死亡气息的血腥味给熏到了,忍不住皱了皱眉。

见苏子柒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李长如红艳艳的唇角花一样铺展开来,“苏子柒,得知你入狱,我就忍不住想要送你一份礼物,为了给你准备准这份礼物,还真的是费了我不少心思呢!”

苏子柒稍稍抬了抬眼皮,透过颤抖的睫毛窥到了一脸胜利姿态的李长如。

“这礼物真的很不一般,还希望你能好好享受,倒进去!”李长如挥了挥手,然后有个人拿了一个箱子过来。

将近百只的蟑螂从箱子里爬了出来。

“苏子柒,听说你最怕蟑螂了,我倒要看看这些蟑螂能把你吓成什么样!把门给我关上!”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苏子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听着苏子柒的惨叫声,李长如笑的几近癫狂。

苏子柒叫的越惨,她越是觉得痛快,仿佛在她心中痴缠多年的怨愤,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抚慰。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