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特殊的测试

正在开车门的向云深被她的这个问题激的身子一倒,差点倒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眼神流连在洛晓依身上。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不知道他很奇怪?”洛晓依被他这种像看到外星人一样的眼神弄的全身不舒服起来。

“不是,我只是太惊讶了。”向云深双手环胸,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女人,确定她不是外星生物后,探头探脑的问道:“你真的不认识君少初是谁?”

天呐,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个山沟沟出来的。

洛晓依拧眉,“等会,好像有点印象,我想想。”

就在向云深想开口告诉她答案的时候,洛晓依忽然恍然大悟的说了一句,向云深一脸喜色的看着她。

“想起来了?”他就知道,哪有人会不认识君少初呢!

洛晓依调皮的吐吐舌,双手一摊。“还是没想起来。”

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但是她却一时想不起来。

向云深认命的将车门打开,一脸挫败的瞄着洛晓依,“上车吧。”

就在洛晓依见到君少初说的那栋别墅的时候,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何谓贫富差距,心理上和视觉上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洛晓依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禁不住脚下一软,身边的男人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她,洛晓依缓缓转动僵硬的脖子问,“君少初……的家?”

回应她的是一口闪闪发光的白牙。

洛晓依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很好,非常疼,说明不是在做梦。

忽然一道亮光闪过她的脑海,接着惊愕的看着眼前占地不知道几千平方的艺术品。

她想起来了,君少初!樱尚环球的总裁!那个剥削劳动阶级人民的超级恶棍加万恶的资本阶级的典型代表!

听到从她嘴里蹦出来的一系列形容词,向云深当时就汗颜了。当记者的都是这么愤世嫉俗的吗,眼前这个不就是时下流行的小愤青一枚吗。

就在两人踏入主屋的时候,一名约莫六十左右的老年人缓缓走过来他是别墅的管家。

“向少爷,您来啦。”洛和的眼神看到旁边的洛晓依时弯了一下,“这位就是洛小姐吧,我家少爷等候您多时了。”

君少初戴着无框眼镜,修长的双腿交叉在前,手中拿着一份晚报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偌大的客厅里只有翻动的沙沙声。

“少爷,洛小姐和向少爷来了。”管家态度恭敬。

“嗯。”君少初只是抬眼瞄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洛晓依,然后视线又落在手中的报纸上。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洛晓依觉得浑身别扭。

君少初却突然开口,“过来。”

洛晓依乖乖的走过去,君少初的手指指向茶几上的高脚杯,“喝下去。”

洛晓依偷偷看了一眼冷峻脸庞的君少初,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怎么会忘了这么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君少初,樱尚环球的执行总裁,黄金单身汉一枚,家产无数,深的女人的欢迎,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在少数。

无论从哪个条件来看这个男人无疑都是一个大麻烦,而一向对麻烦敬而远之的自己竟然会亲自送上门,真是前途堪忧。

她举起高脚杯,红色的液体流进喉咙。

看到她将所有的液体喝下之后君少初这才放下手中的报纸,“味道如何?”

“83年法国惠乐仙。”洛晓依咋了咋嘴。

准确的年份让向云深的眉毛不禁上挑,这个女人也不是空有外表,看来这次向云深找了一个用脑子的挡箭牌。

一杯红酒下肚,不久洛晓依就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辣热感浮上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记者的敏锐神经让她察觉到了什么,抿紧了嘴唇看着那空空如也的酒杯,冒火的美眸恶狠狠的盯着那端的男人。

“你竟然对我下药!”这种气血翻腾,饥渴难耐的感觉很明显就是媚药的特征。这个男人竟然对她下药,还是当着他人的面!

君少初将洛晓依的全部反应都看在眼里,对于她愤怒和责骂置若未闻,眼中只是看着她潮红的小脸,想着她会撑到几时。

洛晓依将他淡然的神色看在眼底,她没有追究他方才在夜总会非礼侵犯他就该万幸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敢这么对她!

“君少初,你混蛋!”额际布满细细的汗珠,洛晓依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独立忍受内心的欲望煎熬。

潮红的小脸,看向君少初的怒眸此时多了几分挑逗的意味,虽然她拼命忍住体内翻腾的高潮,一声猫儿般的呻吟声还是从她殷红的小嘴溢出。

君少初的深邃黑眸瞬间变得深沉无比,修长的双腿放在地面,眸底泛起一丝暗沉。他走到洛晓依面前,弯腰将娇媚无比的她拦腰抱起。

洛晓依腾空而起,条件反射想大声叫喊,可是在碰触他那冰冷的眸子时,嗓音硬生生的被压在了喉咙里。

看了一眼怀里安稳下来的女人,又扭头看了看满脸趣味的向云深。

向云深立刻会意,会意笑笑说道:“好了,不用看了,我这就走,这就走。”

接下来,向云深以最快的速度从客厅消失。

君少初满意回头,缓步上楼,将洛晓依整个人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接着那高大的躯体就压了上来,同时还有那冰冷的唇瓣。

男人狂肆的舌毫不迟疑的探进她芳香的唇齿间挑逗翻搅,勾引缠绕她的丁香小舌。

洛晓依惊慌的瞪大眼睛看着他,等看到她深邃却邪魅的眼眸后开始奋力挣扎,可是躯体却因为下药的作用而瘫软无比,挣扎的动作反倒更想是无意之间的挑逗。

可恶!这个下流又没有节操的男人竟然敢再次掠夺她的吻。

“放开我!”这声怒吼听起来更像是娇媚的怒嗔,在君少初的眼里风情无限。

“你快放开我……”全身的力气早已被抽光,现在就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

在她背上的手滑进她的衣服里,爱恋的抚摸几下她柔滑的肌肤后,便解开她胸衣的暗扣,洛晓依低头一看,羞愧的再次激烈的抗拒着他。

“不!不要……”

她的呼喊随即被他的热吻全数吞没,一股前所未有的电流窜进身体里,霎时,她全身火辣虚弱无力,尽管如此她脑中仅剩不多的理智仍让她拼命推着他的头,想要远离这种羞人的接触。

“放……放开我……快住手……”洛晓依用力的推拒着,却撼动不了他分毫。

“住……住手!”残存的一丝理智让她大声制止他,抬起的手腕无力的倒向一边,一个不大不小的声响让君少初停止了动作。

她强抑住自己的已然翻江倒海的情欲,艰难万分的从男人的身下爬出来,慌张的整理着自己敞开的衣襟,咬牙戒备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心跳仍如擂鼓般的她简直不敢再去想他企图对她做的事,她羞愧的责备自己居然对他的亵玩挑逗有了反应。

他的邪恶魅力太可怕了,她根本抵挡不住他高明的挑情技巧。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个恶魔!

倔强的小脸露出一抹脆弱的神情,那神情让君少初的眼眸闪烁了一下,高大的身躯从她头顶慢慢移去,深陷的床位也恢复了平坦。

君少初捞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径自整理着装,完全无视她那如小兽般瑟瑟发抖的身躯。“你可以正式上班了。”

蜷成一团的洛晓依在他说出这句话时全身一阵泛凉,苍白的小脸别过头,不愿看眼前这个今晚将她弄的体无完肤的男人。

刚才又是一场测试,从两人一见面他就在测试自己,而这次和初次见面的实验都是想证明一件事,她对情欲的抵抗力,为了结果这个男人竟然不惜对她下药。

苦涩的笑容爬上她的脸庞,没想到她洛晓依也会有这一天。

“以后每天你都要承受这样的煎熬,你要随时随地做好准备。”君少初看向镜中的自己,“一个月内,你不能离开这栋别墅,你的工作我已经处理好了。”

呆愣的眼神看向凌乱不堪的床面,一滴晶莹的液体滴落在床面,迅速的向周围蔓延开来。

“我要离开。”深深呼吸了一口,洛晓依强迫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倔强。

君少初依然自顾自的整理着颈上的领带,透过镜子的折射看了一眼将头部深埋着膝盖中的洛晓依。

“你别无选择!”冷魅的声音,丝毫都没有感情,却不可抗拒。

“我不管!我要离开!你这个王八蛋!混蛋!”洛晓依心情崩溃。

一颗枕头迎面飞来,君少初回头一把抓住了袭击物,平静的将枕头扔回床上,目光冷冽的看着床上那张布满泪痕的小脸。

“你认为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是你自己选择跟我回来,容不得你反悔。”

那冰冷的嗓音瞬间将洛晓依打入地狱,身躯僵硬的看着眼前这个平静的不似正常人的男人。是啊,孤儿院还在他的手里,自己哪里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像是有什么重重击在洛晓依的新房,她猛然呆住了。

看到洛晓依安静了下来,君少初转身离开房间,“不要妄想逃走,想想我手里的东西。”

君少初临走时冷冷扔下一句话,让洛晓依终于放弃了刚才的坚强,眼泪无声的落下。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