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夜逃走

古色古香的书房中,两个大男人隔着一张书桌面对而坐,桌上放置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这个洛晓依怎么样?能入得了大少爷您的法眼不?”向云深笑嘻嘻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老友。

君少初撇了一眼像是在邀功请赏的向云深,嘴巴缓缓蹦出两个字,“凑合。”

听到这个评价向云深可不干了,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哇哇大叫,“什么叫凑合!是很好行吧!找到这个女人可是废了我很多力气的耶,她又不像是其他女人一样,看到你第一眼就急着爬上你的床,况且,人家也抵挡住你的诱惑了嘛!你要是实施你的计划,洛晓依才是最好的选择好不好?”

要知道,能对君少初不为所动的女人她是前所未有头一人耶!

君少初的淡淡一撇就让某男成功的闭上了嘴巴。

君少初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看得出洛晓依是真的很排斥,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那种排斥感就更加的尤为强烈,可见她并不是在欲擒故纵,而就是这种的视而不见彻底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还有,计划吗,他当然要按照原先订好的方法实施了。

看着对面好友突然上挑的唇角向云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他觉得好冷,每次君少初露出这个笑容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希望这次他的目标不会是自己。

“少爷,洛小姐离开了。”管家站在门边,恭敬的弯腰。

上挑的唇角蓦然僵住,深邃的眼眸正在酝酿着极地风暴,书房里的洛度骤然下降了数度,宛如地狱勾魂使者一般的鬼魅嗓音响起,“你说什么?”

“洛小姐,从二楼的窗户跳下,现在正在下山。”管家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惶恐。

向云深看了一眼窗外的夜空,一股不妙的预感浮上心头,山里的天气最后变幻莫测的,尤其是这种闷热的夏季,“暴风雨要来了。”

君少初脊背靠向皮椅,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周遭围聚着低气压风暴,窒息感让向云深很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这个洛晓依就能不能安分一点,好了吧,这下君大少生气了,要知道君大少生气来可是很恐怖的!他这个穿一个裤裆长大的受害者可是深有体会啊!

“去找。”两个字冷冷的从性感的薄唇蹦出。

洛晓依,你好样的,竟然敢将他的警告当成耳边风!你最好乖乖的自己回来,如果让他找到他会让你知道违背他的下场是什么。

“还不快去找,一定要在暴风雨之前将人找回来。”向云深可是急的直跳脚,看着窗外暗黑的云层,剑眉越皱越紧,女人果然是麻烦的代名词。

深夜中,洛晓依在拼命逃离别墅。

呼呼,洛晓依搂紧身上的衣物,口中喘着粗气快速的向山下跑去,深一脚浅一脚。

可就在洛晓依跑到半山腰的时候她悲催的发现,竟然下雨了,而且还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洛晓依停下脚步,喘着气仰望着纷纷细雨的夜空,糟了,这有可能是暴风雨,像这种雨季山上的暴风雨可是一发不可收拾。

回头看了一眼被落在身后的别墅,如果现在返回的话可能会躲过这场暴风雨,但是……

想起君少初那张冷酷的脸庞,洛晓依闭上眼深呼吸一下,迈开步子坚定的向山下跑去。

不能回去,回去的话她就彻底被牵制了!

眸子闪过坚定的神色,向山下奔跑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一定要在暴风雨来之前离开这座山!

雨势越来越大,山上的道路越来越泥泞,她的体力也渐渐的消失殆尽,奔跑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

可是,她还是不肯放弃的奔跑着,忽然脚下磕着一枚小石子,整个人向前摔去,一滩泥水飞扬在雨丝间。

膝盖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洛晓依忍住热泪缓慢的从地山爬起,四肢撑在地面上,紧闭着双眼,双肩不住的抽动着。

可恶!她洛晓依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都是那个臭男人害的!

雨丝夹杂着一颗颗晶体砸在她的后背,看了看旁边的妮坑。暴风雨加冰雹,她的命运可真是够悲催的。

拖着受伤的腿,在一颗大树下缓缓坐下,咬牙看着不作美的天公。不行,她一定要离开,她敢肯定,如果她停下来的话,一定会死在那个男人的手里。

就在她一手扶着树干努力的站起时,一束灯光透过密麻的雨点打在她的身上,她伸出手眯眼挡住那晃眼的光线。

“找到了!洛小姐在这里!”一道兴奋的嗓音透过雨帘希落的传进她的耳里,心脏咯噔一声,顿时脸色发白。

被发现了!

洛晓依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几个抢过来的保镖押上了车,忐忑不安的朝别墅驶去。

应该是回来之前就有人向君少初做了报告,车子刚回到别墅,就见管家快步上前,打开车门让洛晓依下车。

洛晓依浑身狼狈不已,穿着满是泥浆的衣服,整张脸都被泥水给染成了黄色,衣服不仅脏,还被撕破了好几处。

君少初走过来一把将她拎上了楼,一脚踢开主卧室的门,而后“砰”的一声反手用力关上,手里用力把洛晓依推进浴池,里面早已注满了洛水。

君少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洗干净,然后出来说明。”

半个小时后,浴室门开,洛晓依从里面走了出来。纯白的睡衣,刚洗完澡后的头发还滴着水,散落在肩头。

君少初手里夹着烟,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脚底下大片的花园。

房间内十分安静,但是一踏入卧房洛晓依便警惕的感觉到了流动在空气中的狂怒因子。

“为什么要逃跑?”一室的安静中,他的突然发声让洛晓依打了一个激灵。

洛晓依明显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

“说话。”君少初冷声问了第二次,不变的冷然让人察觉不出他的情绪。

洛晓依深呼吸一口,发动全身的勇气,勇敢的睁眼直视着眼前凛然气质的男人,“我说过我要离开!”

高大的身躯顿时遮挡了所有的光线,洛晓依仰头看向面无表情的男人,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

看着那倔强的视线,君少初唇角忽然勾起一抹微笑,眸中闪烁的狠厉被他隐藏在眸底,“很好,是你先打破游戏规则的,那么你就要承受失约的后果。”

冰冷的嗓音像是宣布她的刑法一般,洛晓依愣在了当地。

当君少初抓住她雪白的浴袍,继续向她逼近,并伸出双臂将她整个人拉进他的怀里。

洛晓依不禁惊慌了起来,床上的那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呈现出来,

“住手……”她的喊叫声立刻被他火烫的热唇给封住,然后他微一使力,就将她的手腕轻易的扣在身后。

他激狂的热吻着她,饥渴的吸吮着她舌齿间每一分甘甜滋味,箍在她腰上的大掌将她搂的更紧,让她雪莹的肌肤毫无空虚的和他结实胸肌紧密的贴在一起。

“我警告过你不要妄想逃走,是你不听劝告。”冷魅的声音中,沾染一丝情欲。

他炙热有力的拥抱让洛晓依感到屈辱的流下热泪,而他明显的侵略意图更她急于逃开,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脱离不开他,反而更加刺激摩擦着他的壮躯。

“不要!你快放开我!我只是……临时女友!”洛晓依急中生智,慌乱的喊道。

就在她奋力挣扎的时,君少初的大掌钳住她的下巴,逼她仰头于于狂怒的黑眸对视,“怎么,现在想起自己的任务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紧接着,君少初一甩手将她整个人摔倒在床上。

很快,火热的吻堵住她的叫喊,手指将她胸前的布料粗鲁的扯开,直接扔下床。

顿感凉意的她被君少初的举动给吓着了,当看到黑眸中闪烁的欲望洛晓依心中大喊不妙,这个男人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要自己!

惊慌的眼眸导致慌乱的开始挣扎,“你快放开我!”

不能!他不能这样对自己!

一股恐惧浮上她的面容,君少初对于她脸上的恐惧很是满意,大掌護住她的手腕举至头顶,两人的鼻尖靠在一起,君少初停止了动作。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可是从你逃跑的勇气来看,你的胆子很大嘛!”大掌突然抓了她的柔软丰满,那刺痛的感觉让洛晓依溢出一声呻吟。

大腿抵在她的双腿花心间,阻止她的挣扎,“而且……我说过你不要企图逃走,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嗯?”

粗指滑行在她赛雪的面容上,那充满惊恐和惧意让君少初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很好,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嗓音不似那冰冷的泉水,却让洛晓依感到不安,平和洛雅的音调更让她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那种气息和之前狂怒的他完全不一样,仿佛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这样的危险和……恐惧。

“看样子,你是将孤儿院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呢!”君少初微微俯身,伸出洛热的舌在她苍白的唇上浅尝了一下,眼中盈满冷意,似是在说明她的愚蠢。

“不!你不能……”提起孤儿院洛晓依的情绪开始波动。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的事情!”君少初冷冷的截断她的话,“在你逃走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将孤儿院弃之不顾了,既然这样,我就如你所愿。”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