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谋失身了

天山岛屿,狂风暴雨,雷加闪电,司徒别墅在雷雨中显的更加挺拔,奢华而神秘。

房间里,韩雪鸳火辣的身材不断的摇摆着,她的脑子似乎除了情欲已经没有其他了。

“好热…好热……”她不由的开始扯自己的衣服,她热,全身都热,口干舌燥的,她好想

韩雪鸳已经神志不清,被催情药迷幻了,即便是没有做过男欢女爱种事情,但脑海里都会出现这种幻觉。

司徒漠冽深邃的眸子里都是邪肆的笑,既然是爸爸让他娶的女人,那他怎么也得给她一个婚前难忘的夜晚吧。

他要她在婚前失身,他要在婚后来羞辱她。怪不得他心狠,怪只能怪她是爸爸按排的人,他恨司徒天,所以也恨司徒天为他安排的一切。

一道雷电闪过,照亮了房间里这一对抵死缠绵的人,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看不清容貌,但是男人的侧脸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他的右半边脸上带着一个恐怖的狮子面具,在闪电的那一瞬间,显的更加阴森恐怖,与他的另一半边脸有天地之差。一双深邃的眸子里迸发现骇人的寒意,俊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微微的扬起,勾起一道完的弧度,笑里充满了邪恶。

他的腿很修长,身材近乎完美,让人忍不住为这个传说中毁容的男人可惜。

他本来是想将她破处算了,但她的身子实在是太诱人了,让他不由的想要更多。

“安锦……安锦……”韩雪鸳的嘴里不由的低喃出声,田安锦是她的男朋友,在潜意识里她以为跟她做的是田安锦。

司徒漠冽猛然停止了动作,脸色更加的阴沉,该死的,贱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他进入时的那一道屏障,他会以为这个贱女人已经与她嘴里叫的那个男人有苟且之事了。但她在他的身下叫着其他的男人,这已经是精神上出轨了,他怎能容忍?

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明天就要结婚了,然而今天晚上她的嘴里却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很好,不仅是他给了她一个难忘的婚前夜,她也同样给了他一个难忘的婚前夜。

他进攻的更加凶猛了,他让她明天下不了床,看她明天如何难堪?

他恨爸爸,恨爸爸拿公司来威胁他结婚,恨爸爸辜负了妈妈,在爸爸与田氏结婚的当天晚上,他自毁了那王子般的绝美容貌,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加记清楚这个恨,和这个永远也不可以泯灭的痕迹。

其实他爸爸已经帮他找到了最好的皮肤科医生,并告诉他,他的脸可以治好,不会留下一丝的疤痕,但被他拒绝了,他要清楚的记着这个恨,这个带着痛的伤痕。

韩雪鸳是被外面的砸门声而敲醒的,醒来后居然发现自己没有在韩家,而是在自己以前租的房子那里,她想要下床去穿衣服,下身突然间传来的疼痛让她不由的大惊,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似乎还有一点点印象的,但是只记得一点,她与田安锦……

韩雪鸳大惊,她昨天是太激动了吗?所以才大胆的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安锦,算了,给了安锦总比给了那个从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强吧,而且还听说那个人毁容了半边脸,想想肯定是个丑八怪。

韩雪鸳尽管浑身酸痛,但她还是忍着将婚结了,她虽然已经恨透了韩家,可是为了妈妈,还有爸爸向她下跪的那一刻,她还是心软了,就因为一时的心软,害了她的终身的幸福。

天色渐渐的昏暗了下来,微弱的月光低档不住黑暗的袭击,变的更加暗然。司徒家族的华丽大别墅在黑暗的衬托下显的低调神秘。周围的一切都静让人心慌,想要逃离这种充满压抑的寂静,又想要去探究这里面的充满诱惑的神秘。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