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做他的女人

“哎!”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在昏暗里传出一道微弱的叹息声,声音里似乎充满了不甘,充满了伤感,还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一道纤弱的身影坐在昏暗的床前,耀眼的火红色衣服被黑暗笼罩,显的有些暗淡失色。

突然间她扳动按钮,顿时刺眼的灯光照亮了偌大的喜房,房间里奢华的装饰,典雅的设计,任何一处都充满了高贵的气息。所有的东西都是大红色的,似乎都充满了喜庆。只有她脸色是苍白的,眼神是黯然的,心是空的。

那扇紧闭的着的门突然间被打开,司徒漠冽硕长的身影傲然挺立在门口。他的左半边脸色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面具是半个张着大嘴的狮子,显的阴冷骇人。

在灯光的照耀下,面具的周围镶嵌上了一道银边,散发出耀眼的光彩,似乎在宣示着它的浮华。

韩雪鸳还沉思在自己悲伤的思绪里,低垂眉目,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之人。

司徒漠冽深邃幽暗的眼眸直直盯着坐在床前韩雪鸳,冰冷的眸子里染上一丝的复杂之意,他的新娘果然惊艳。昨天晚上他并没有看她。

精致的小脸上白里透红,眉毛不修而弯,清亮明晰的大眼睛此时有些失神,恍惚间有种脱俗的清秀。较小的红唇被一道深红色的唇线勾勒出完美的唇形,显的极致妖娆,让人不由的想要去一探她的美好。

司徒漠冽直挺着矫健的身影,伸出修长的腿,迈着矫健的步子,向韩雪鸳走去,他的步伐轻盈,地上又是红地毯,一丝声音也没有。

硕大的身影铺天盖地而来,遮住了韩雪鸳的视线。韩雪鸳猛然抬头,对上了司徒漠冽那双深邃如冰的眸子。

司徒漠冽这时才看清楚,原来她的眼睛是如此的漂亮,她的眼睫毛很修长,如扇子般扑扇了两下,晶莹明晰的眸子里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已经充满的警惕,倔强的小脸上都是不甘。明明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却又要逼迫自己强势。

韩雪鸳明晰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司徒漠冽看,他的全身似乎都充满了霸气,尽管他的半边脸被遮住,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尊贵的外表,优雅而高贵。

他在外面显示的半边脸如雕刻般完美,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幽暗如墨的黑眸,俊挺的鼻翼,冰冷性感的薄唇微微弯起,一抹邪肆的笑荡漾在嘴角,她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完美的男人。

她直难想象传说中被毁容的司徒漠冽竟然会是这样完美的一个男人,她开始好奇被毁掉的那半边脸会是怎么样?

“做了我的女人,眼里看的,心里想的,身体,都只能是我的。”绝对的占有的语气,声音霸气而好声。隐隐还有一股王者的气息。

韩雪鸳那清亮的眸子里顿时染上一丝不屑,他凭什么管着她?她是被人逼着结婚的,也不是她自愿的,她凭什么跟还没有见过面的男人结婚?还要让他管着自己。她昂起头来对视着司徒漠冽的深邃的眸子,他的眸子仿佛有一种魔力,会让人不知不觉的下陷,一直到悬崖的边缘,然后沦陷。

韩雪鸳恍惚间回过神来,完美的红唇上勾起一道弧度。

“你认为这可能吗?”她的字坚韧有力,带着挑判的意味回应了司徒漠冽的话。她的身体已经给了田安锦,她爱的是田安锦,他虽然没有钱,但是却很疼她,这就知足了。

她虽然做为私生女,但是她也是有自尊,有血有肉的人,她有她的高傲,她有她的追求。纵然是身份卑微,但是她也不允许他践踏她的自尊。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