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敢冒犯我

司徒漠冽突然间欺近,顿时一阵小女人的清香扑鼻而来,扰乱了他的心神,她的味道很香,很诱人。

“你没有反抗的资本?婊子生的野种还如此张狂?”他邪恶的加深了嘴角的笑意,想到了她昨天晚上的美好,眼里染上了欲望,继续向韩雪鸳凑近。

韩雪鸳生平最恨就是别人说她是婊子生的,她妈妈是在酒吧卖的女人,但有谁知道她妈是怎么沦落到那种田地的?她之所以答应与司徒漠冽结婚,是因为爸爸答应了她将妈妈接回韩家。

“没有婊子的话怎么让你下流,你不下流的话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婊子?”韩雪鸳硬生生的反击着,其实她的妈妈最苦了,如果可以她愿意带着妈妈远离这个事非之地,过着自己平静的生活,但从她踏入这里的那一刻,她的梦想将会变成奢望。

“贱人说出来的话也是贱的,不愧是婊子生的野种,还伶牙俐齿的。”司徒漠冽在说话间又向韩雪鸳凑近了一些,他们两个的距离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韩雪鸳想要后退,但是自己的后面是床,没有后退的余地,这种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大,一种特殊的男性气息顿时传入了她的鼻子,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淡淡的栀子花香味儿。

他的靠近让韩雪鸳终于有了害怕,小脸又苍白了几分,她的小手抵在他的胸膛,他那矫健的腹肌让她不由的心跳加速,她还是第一次与男人距离这近,当然是在清醒的情况下第一次与男人距离这么近,在她的印象中就连田安锦接吻都没有过。除了昨天晚上。韩雪鸳摸到了他强健有力的雄肌,想要抽手,但又怕他再向前靠,她的心凌乱了。

“野种怎么了?你还不一样是个丑八怪吗?你也比我强不到哪儿?”韩雪鸳的身体虽然有些颤抖,但是她小脸上却依旧带着几份倔强。耳朵上那对深红色耳钉发出幽幽的光泽,为她增添了一份无形的美感。

“呵……那我倒想要看看婊子生的野种是如何在床上放荡的!”司徒漠冽在这一刻彻底的怒了,她竟然敢嘲笑他丑?她是第一个敢说他丑的,她竟然不把他看在眼里,她敢无视他!他会让她知道无视他的下场。

就在这一瞬间,司徒漠冽那性感的薄唇猛然吻上了韩雪鸳的红唇,他的吻带着狂野的气息,霸道的占有欲,疯狂的掠夺着韩雪鸳嘴里的美好。

她的唇很柔软,很香甜,让他不由的想要更多。

韩雪鸳奋力的反了起来,小手胡乱的捶打着他,他的身体却惊人的丝毫不动,她不允许自己落泪,落泪只是懦弱的表现,她的懦弱从来都不会表现在外人面前。

大掌毫无怜香惜玉的握住了她的圆滑,用力的揉捏了起来!

“唔……”韩雪鸳疼的想要大叫,但是她的小嘴又被堵住了,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现在才知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的感觉,竟然是这般的痛苦。

韩雪鸳修长的玉腿胡乱的蹬了起来,她不能束手就擒,她要反抗。

“嗯!”司徒漠冽突然间闷哼一声,停下了动作,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踢他那里,果然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安分。

第一次,有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可怕的气息。

韩雪鸳一看司徒漠冽没有了反应,她立刻就去推开司徒漠冽.。

她还有她深爱之人,她不能任由他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她的男朋友还在等她回去。

“滚开!无耻下流之人!”韩雪鸳随口骂道,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添油,这火还岂有不着之理?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