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倔强的下场

司徒漠冽的脸色一沉,眼神一暗,他大步上前扑上了韩雪鸳,顿时两个人都滚向了地上。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无耻之人。”哼,敢说他无耻,那他就无耻给她看。

韩雪鸳被推到在地,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屁股几乎要疼成两半了,她想要动一下身体都很疼,她的头磕碰到了桌子角,也很疼,有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使她想要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司徒漠冽的粗野的吻上了韩雪鸳柔软的身体,他的吻很快的就转变成了啃咬,他的大掌紧紧的压着韩雪鸳的身体,不给她一点机会去反抗。

他的薄唇咬上了她胸前的一点,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他很满意她身体的敏感。

韩雪鸳瞪大眼睛望着这个近在咫尺的恶魔,他那半边绝美的脸上都是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寒意,让她的心也不由的颤了起来。

“怎么样?舒服吗?”司徒漠冽空出的那一只手已经游走在了韩雪鸳身上,他的眼里染上了浓浓的欲/望之色。

韩雪鸳脸上都是羞愤之意,她想要反抗,但是小手被紧紧的砸住了,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她倔强的小脸上充满了怒意,更多的恨意。

“滚开,你个恶魔!丑八怪!”韩雪鸳不由的骂出了口。倔强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泪光,但她很快就将泪不逼退了回去,她不允许自己哭,尤其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恶魔?丑八怪?”司徒漠冽的脸色又阴沉了几份,他这是在嫌弃是他丑吗?因为被毁容了,所以她在嫌弃他,所以她才会说出刚才的话,说他丑?果然,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在乎他的外貌。

他突然间抓住了她修长的粉嫩的大腿,用力的掰开……

“啊……”

下身传来的疼痛让韩雪鸳大叫了一声,那种疼似乎是将她撕碎了一般,硬生生的将她撕成两半,再也不会拼凑完整。昨天晚上她已经记不清是怎么欢爱的了,但是现在却清醒的知道,是这般的痛苦。

眼里滴落了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流入了头发里。显了枕巾。

她紧紧的握着双手,倔强的小脸上都是恨意,这婚是她被人爸爸逼的,韩家,是她恨透了的一个地方,她发誓,她会报复。

“该死的,贱女人,没想到你这么放荡,都不处了?说,你与多少男人上过床了!被男人上是不是很爽?”司徒漠冽一边疯狂的抽动着一边冷声问道,他就是要羞辱她,跟爸爸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人都没有活路,包括这个刚刚与自己结婚的女人。

韩雪鸳咬紧牙关,嘴唇被自己咬的已经泛苍白不堪了,她的自尊再一次被侮辱,他竟然问她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是啊,她是下贱,昨天晚上还与田安锦滚床单,今天晚上就与这个恶魔滚床单了。

“你的身子就是贱,你看下面的水已经泛滥了!”他不得不承认,他与这具身体真的很贴切,这个女人如果能乖乖的,做他的床伴也不错。他突然间冒出了一个这样想法。

韩雪鸳的眼里突然间有了焦距,既然他这么羞辱她,她怎么能坐以待毙?

“我是下贱,我承认,但是你这么一个高尚的人何必要与我这个下贱的人滚床单?你还不是一样的下贱,我是跟别的男人滚床单,你就没有与其她女人上过床吗?听到女人呻/吟是不是很爽,你比我更贱!”

韩雪鸳语气尖锐的回应了司徒漠冽,他既然不把她当人看,那她也不会将他当人看。她倔强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脸上顿时露出一对浅浅的小酒窝,反正已经是具破身体了,既然如此,那她就破罐子破摔!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