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应召女郎的骑马舞

暧昧迷离的夜,低调而奢靡的魅火夜店。

偌大的舞厅被大手笔的包下,此时舞台上的表演正进去高潮阶段,尺度火辣的让人热血沸腾!

而台下,进行的则是涉及整个东南亚的海上运输交易。

霓虹灯扑朔迷离了视线,除了那个高不可攀的傲然身影,在这场深夜的交易中一切都暗淡了光影!

台下居中坐的男人危险的勾着嘴角,深邃魅惑的侧脸在灯光下明灭不定,猎豹一般冷漠的黑眸带着巨大的磁场,致命的如同暗夜撒旦。

剪裁合体的手工西裤衬托的双腿笔直修长,他轻轻抚着唇角靠在真皮沙发里,将大地万物的光华都收敛了去!

这个男人,危险的可怕,却又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只是淡淡的望着舞台,黑眸深邃的不见一丝表情。

“慕少,接下来可是今晚给您准备的压轴表演,是由我们魅火的第一应召女郎ruse为您精心准备的空中钢管舞!”

坐在一边的莱卡先生眯着小眼靠近,眸中一抹精光闪过!

慕柏彦似是并不将对方的话放在眼里,不回应,却漫不经心的抿了一口酒,清洌犀利的双眸在水晶酒杯中倒影出暗淡的光影。

暧昧含春的音乐响起,灯光霎时打量了整个舞台。

伴随着乐曲声,空中飘出一缕七彩丝带,如同蝴蝶一般飞舞而下的女子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一身火红的裹身短裙将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衬托的让人血脉喷张。

如同水蛇一般盈盈一握的腰身柔软的不可思议,随着节奏感舞动,气氛瞬间便膨胀到极点。

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在黑丝下散发着诱人的光,一下一下牵动着众人的心弦!

精致而灵动的五官被古欧洲风格的眼罩盖住,遮挡了视线,却挡不住让人心痒难耐的春光。

火红的娇嫩唇瓣勾起一抹笑意,洁白如玉的小脚轻盈落地的那一刻,视线便锁定了目标。

一双灵气逼人的水眸如同野猫一般慵懒的微微眯着,一步一步径直走向居中坐着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微微抿着唇,英俊的侧脸被灯光映衬的如同雕像一般,即便没有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

景惜不动声色的压下胸口莫名涌上的紧张感,她大胆的走到男人身边,忽略他周围强大的冷气流和压迫感,景惜双腿迈开跨坐在了他身上!

不就是骑马么?她刚刚学会了骑马舞,正好把这个下半身的动物当马骑一骑!

可是看在别人眼里却是致命的诱惑,是让人血脉喷张的邀请!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景惜嘴角眉梢都是笑意,水眸流连在他倨傲俊美的五官上,有着超强记忆力的大脑飞速运转!

慕柏彦,跨国集团慕海国际的总裁,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冷静犀利,心狠手辣如同暗夜撒旦般强大。

正是莱卡安排ruse今晚拿下的人物!

为了打入莱卡老窝,身为特种兵的她不惜只身犯险,打昏了化妆间的ruse假扮了她。

理智回笼,景惜便直直落进一双平静无波的黑眸,她故作娴熟的在他的大腿跟上辗转厮磨,小手伴着音乐的节奏流连在裸露在外的性感锁骨上.

她卖力的挑逗,额角沁出一缕薄汗,可是身下的男人,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神色如常。

她有些沮丧,明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抵在自己私密之处昂扬的勃发,可是却从他的表情中看不出一点涟漪。

深邃的几乎要将她吸进去!

她咬牙,小手触上他的昂扬,似有若无的抚弄着,强压下胸口强烈的羞愧和不情愿,她真是豁出去了!

音乐声殊然结束,景惜来不及抽身,便被男人猛然按住了身子,大掌在外人看不见的角度直接便罩住了她掩饰不住春光的胸前柔软。

“嗯!”她咬住唇瓣,试图掩饰自己该死的生理反应,却从男人眸中看出一抹掠夺而戏谑的目光。

该死的,她竟然被他挑逗了,似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大掌灼热的温度和微微粗喘的气息,明明是她在撩拨他,却没想到被他占了先机!

她微微挣扎,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慕柏彦强忍着下腹处汹涌而来的欲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狠狠地揉捏,似是在发泄着蓬勃而出的情绪。

另一只大手紧紧扣着她盈盈一握的小腰,竟然敢来挑衅他,竟然让他有一种想要捏碎她的冲动。

身下的僵硬如铁咯的她生疼,小脸在眼罩之下红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景惜有些害怕,她终于知道了男人和女人实力的悬殊,更何况是如此强大的男人。

慕柏彦的自制力强大地惊人,即便深陷欲望之中,他还是能貌似平静的看了一眼身边一脸暧昧不明的莱卡先生。

“莱卡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莱卡先生干干的笑了两声,“这不是ruse已经仰慕您很久了,听说您要来,就让她好好的服饰服侍您!”

慕柏彦却冷哼一声,“是么?可据我所知,ruse虽是这里的第一应召,可却是你莱卡的私人物品,要召也只召你,怎么今天却跑到我跟前来搔首弄姿了!”

他的声音透着些嘲弄,景惜狠狠地咬牙却不敢反驳,竟然敢说她搔首弄姿,她出卖色相,他竟然还一脸不屑。

明明都一柱擎天了,闷骚的臭屁男!

莱卡先生脸上有些挂不住,他不安的挪动着身子道,“不是,慕少,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柏彦有些不满的皱眉,怀里的小女人此时出奇的乖巧安静,发丝间涌动着水果的香气,莫名的牵扯着他的神经。

Ruse,第一应召女郎,怎么会不带一丝脂粉香气却被水果香代替了呢!

他心里明白的很,不是莱卡的调虎离山,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横插了一脚!

“可是,我慕柏彦,从来都不喜欢脏东西!”他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怀里女人的发丝,如同丝绸一般的质感缠绕在如同艺术品一般的手指尖,声音却带着微怒的寒意。

“慕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让慕少好好的放松一下!”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你过问了?”

莱卡吓得脸色都白了,慕柏彦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了的,即便不涉黑,也能让人闻风丧胆。

更何况,莱卡是为了整个金三角的巨大的海上交易链而来。

“慕少,您大人有大量,ruse还不快下来!”

景惜被他按在怀里脑袋闷闷的,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慕柏彦重新按了回去。

他胸口微微震动,低沉的如同大提琴的音质让人着迷,“这是做什么,虽然我不喜欢脏东西,可是莱卡先生的诚意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他双眼迷离,带着极致的慵懒和性感,波光流转间的情绪没有人能看得懂。

莱卡摸了摸冷汗,连连点头,“是是是,只要慕少不嫌弃,就是给我莱卡最大的面子了!”

慕柏彦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然后便从沙发上站起来,怀中的景惜也被顺势打横抱了起来。

“那既然这样,我看我们的谈判还是改天吧,这礼物还是趁着新鲜赶紧拆了,不然坏了味道就可惜了!”

景惜顿感大事不妙,再也不能做错头乌龟了,要是真被这个闷骚男当礼物拆了可就不好了。

她暗暗挣扎可是没想到这男人早就存了防备的心思,就算是在特种大队呆了几年的她也不是对手。

慕柏彦说着便抱着景惜往外走,莱卡想要挽留却被一行黑衣人挡在了身后。

走廊里的琉璃宫灯洒下一片金色的光辉,慕柏彦大步流星的往前走,景惜管不了这么多,垂着他胸口不顾形象的大叫,“该死的臭男人,你给我放开,你放我下来!”

慕柏彦嘴角挂着笑意,“别浪费力气了,我不会放你下去的!”

景惜胸口一股气血涌上来,那小小的血气方刚也一并被激发了,一口便咬在了他胸口上。

慕柏彦眸色一深,疼的倒抽一口冷气,顺势便将她抵在了墙上,高大的身子附上来。

“你放开我,你要把我带去哪里,我不去!”

隔着一层眼罩,景惜躲闪着他探究的有些莫测难懂的目光,咽了咽口水问道。

他冷哼一声紧捏住她娇嫩的下巴,“真是好大的胆子,属狗的?”

“你才属狗,你们全家都属狗!”景惜心里也慌乱,这男人太危险,她甚至没有一点逃脱的可能。

“你再说一遍?!”慕柏彦手中的力量加重,深色的眸危险的眯着,沉声道。

景惜咬着牙,理直气壮的反驳,“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不听是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