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拆礼物的恶魔

还未来得及思考他话里的意思,她便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带到了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豪华的装潢让人咋舌,落地窗外是漆黑浓密的夜色,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如同那个危险的男人,让景惜喘不上气来!

“醒了?”

男人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景惜被吓了一跳,慌乱间便看见不远处单人沙发上只穿着浴袍的男人。

冷傲的脸部线条在黑夜的映衬下,修长的指尖夹着的烟蒂透着暗紫色的火光,双眸隐匿在氤氲的烟雾下,看不真切。

“你,你怎么在这里?”

景惜头皮有些发麻,忍不住低头慌乱的看看身下,幸好衣服还在。

“不用看了,我没对你怎么样!”

景惜脸一红,从床上跳下来便要离开,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再留下去,更何况她要的情报没有拿到,再保不住自己她以后怎么还有脸回特种兵大队!

“想走么?你也不用费力气,走不掉!”

景惜对着他,深吸了一口气,“那你想怎么样?”

慕柏彦却笑了,如同罂粟一般的笑意绽放,却是致命的毒,“不是第一应召么?刚刚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跟我求欢,怎么现在想跑了?”

景惜恨不得一枪将这个男人给解决了,可是她却硬着头皮转过身,咬牙切齿的说,“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欲求不满了,我看是你吧!”

慕柏彦不以为意的耸耸肩,从沙发上站起身,高大的身子挺拔修长,黑色的浴袍衬托着他细碎的黑发,整个人虚幻的不真实。

“你怎么知道的?”

景惜的脸一红,一时气节却说不出话来。

慕柏彦几步便走到她跟前,顺势便要将她的眼罩扯落,“既然知道了,是不是得让我满足一下呢?”

他的声音轻佻,景惜被他扰乱的来不及遮掩便被他看到了。

女孩子精致的眉眼像是被淬上了水晶一般闪着光,嫩红的唇瓣被小小的牙齿咬出了淡淡的痕迹,一笔一划如同水墨一般醉人心扉。

小脸被怒意熏染的如同樱花一般粉红,琥珀一般的眸子灵气逼人,挑衅一般的望着他。

一把便将他的手打掉了,“种马!”

慕柏彦不动神色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子,她有一种让人瞬间便被吸引的魔力,就连阅人无数的他都不例外。

可是,他向来不喜欢太过美好的东西,让他忍不住想要摧毁,狠狠地撕碎她的纯白。

“莱卡就是让你这样来服侍我的,老是跟我作对?”他优雅的站在她面前,有的是时间跟她迂回。

难得的有耐心和好脾气!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柏彦也不拆穿她,一把便将她扯进了怀里,“既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我们直接进入主题便是!”

“脱了吧!”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冷冷的命令道。

景惜一惊,再次拥紧了自己,冷不丁的后退一步,他眸中掠夺的意味太过明显,她来不及逃跑便被男人给抓了回来。

“你放开我!”随着她的一声惊呼,他强有力的双臂狠狠地钳制着他的纤腰,几乎要将她掐断的气势。

清秀的眉控制不住紧紧地颦着,她被他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震慑住了。

“既然不愿脱,那我便自己动手了!”

说着,一把便扯去了景惜的紧身裙,灼热的大掌紧扣着她娇嫩的臀,狠狠地便压向了他。

景惜委屈的难受,再也顾不得其她,抬腿便要使出全力见他踢到在地,可是却被他轻轻松松化解了。

脸一下子便白了,身上的本事使不出来,只能任由男人将她一把扔在了床上。

高大的身子顺势便将她压进了床榻间,铺天盖地的吻急切的便吻上了她的唇,所有的抗拒都被吞没在唇齿之间!

长舌探进去席卷着渴望已久的甜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伶牙俐齿的让他失去了耐心。

再加上一整个晚上被她挑拨的难受,这女人自以为是,却真真正正的撩拨了他最原始的欲望。

景惜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什么都没得到,还将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眼泪控制不住便婆娑了视线,因为挣扎连身上仅剩的胸衣扣子也跟着松开了来,胸前的美好便肆无忌惮的落入了男人如火的视线中。

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下翻滚着,光洁如同希腊神邸的额角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连同幽暗的双眸也跟着如同促上了一抹魅然的火。

大掌顺着她诱人的凹凸曲线一路往下,景惜从未经历过这些,雪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唇瓣,他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忍不住颤抖尖叫,呻吟。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俯身轻咬她粉红的耳朵,灼热的气息让景惜倒抽一口冷气,“想叫?就叫出声来!”

景惜又羞又愤,倔强的抿着唇不看他。

却不曾想,那该死的男人大掌瞬间便揉捏上她胸前的饱满。

她毫无防备,几乎就要哭出来,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脚底一直涌到心里去,让她忍不住蜷缩了身子低低的呻吟出声。

男人的眸子又暗了一分。

景惜咬牙想要推开他,他太危险了,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不想死的太惨,就乖乖听话!”

“求你,放了我吧!”景惜是真的怕了,她可怜兮兮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低低的求饶。

慕柏彦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俯身再次将她的小嘴含住了,借着她刚刚说话的缝隙,将她的丁香小舌拖出来狠狠地吸吮。

真甜!

景惜被他折磨的喘不上气来,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的理智一点一点的消失殆尽,心底竟然涌出来不止一点的渴望,她竟然喜欢这个刚刚见过一面的男人这样对自己。

他的手恶意的黏着她的顶端,景惜的手忍不住插进他的发里,她像是孤岛上的扁舟,莽撞不知道接下来面临自己的是什么。

慕柏彦将她生涩的反应看在眼里,冷哼一声,“怎么就这样就受不了了?”

景惜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一般,理智瞬间回眸,终于记起自己是在这个邪恶男人的身下。

“你混蛋!你放开我!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景惜狠狠地捶打着他,她竟然这么简单就沉浸在了他制造的情欲里。

部队里的那些训练都练到脚底下去了!

慕柏彦轻松便钳制住她不老实的双手,一手竟邪恶的伸进了她的小裤裤里,穿过丛林,直直的探进那从未有人触碰过的诱人地带。

景惜咬牙狠狠地看着他,他的手让她无 地自容!

“让我放开你?小东西,难道你忘了?是你先勾引我的,是你爬上了我的床,怎么现在想跑了?你不觉得有点晚吗?”

他的声音低低哑哑的,景惜的心慌乱的跳动着,小脸红的不像话,该死的她竟然觉得现在的他好性感!

景惜深吸一口气,她就当是被狗摸了!

慕柏彦看着她视死如归的小脸就来气,手指在一个点上轻拢慢捻着,满意的看着她隐忍却动情的样子。

“坏人!你个坏人!”景惜被他的手弄的几乎就要哭出来。

“还在嘴硬!”男人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手指毫不犹豫的便抵进里面去,狠狠地动起来!

“啊!”

景惜终是忍不住叫出声来,脸颊上挂着泪痕,却媚态横生,理智什么的早就被男人折磨的一点不剩。

慕柏彦也不好受,光看着她在他身下的样子就让他差点忍不住。

手指越来越深入,景惜颤的越来越厉害,小手竟情不自禁的缠上了他的脖颈,一双长腿透着渴望缠在了他的腰上。

慕柏彦轻咬着她的小嘴,“乖!帮我脱衣服!”

景惜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觉得想要靠近他,心口空荡荡的,小手胡乱的便去扯他的衣服。

慕柏彦倒抽一口冷气,没几下便退了自己的裤子。

男人的火热和女人的娇小没有一丝阻隔的紧紧贴在一起,他的坚硬肆无忌惮的抵在她的柔软上。

景惜的呼吸都乱了,汗水湿了发角,忍不住哭出声来。

“不准哭!”

他忍不住了该死!

再也不想等,将她嫩白的长腿缠在自己的腰上,狠狠地推进!

景惜咬着牙小脸瞬间便苍白了,怎么这么疼,呜呜呜呜,怎么这么疼!

她竟然被上了!她刚刚竟然还一幅沉浸其中的样子!她真是自作自受!

“你出来!你个臭男人!”

“你闭嘴!”慕柏彦忍的痛苦,一咬牙进到最深处。

那么紧,差点让他死掉!

“啊!你混蛋!我要告你强奸!”景惜疼的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撕碎了一般。

竟然是个小处/女,慕柏彦低吼一声,狠狠地抽插起来!

“刚刚不是还一脸享受的样子!现在装成贞洁列夫不是太晚了!”她的味道怎么可以这么好,好的让他几乎停不下,恨不得将他揉进身体里去。

景惜疼的难受,小手无助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怎么可以这么疼!

他一下一下顶的那么深,让她几乎无处可逃。

一下一下撞进了她小小的心里去。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