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床上功夫还真是不怎么样(1)

景惜疼,可是却被他高潮的技巧带进情欲的漩涡,越陷越深。

这么男人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将她的一切都掠夺了干净。

一夜抵死缠绵,直至天明。

景惜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上下都像是被碾过了一般,她挣扎着坐起来,牵动了身下,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

她闭着眼睛微微颤抖着,脑海中是昨夜的一幕一幕。

她有些无助的抱着双臂,屋子里似乎还残留着昨晚欢爱的气息,可是那个男人却早就不见了。

可是顾不得顾影自怜,不就是一层膜,景惜强压下胸口那一抹委屈,咬着牙爬起来,用床单裹着浑身青紫酸疼的身体,

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怎么办?真是喝口水都塞牙缝,出任务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失败,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失了一层膜,最让她无地自容的是昨晚她竟然很享受,她竟然有回应他。

景惜一边砸门一边大骂,“该死的臭男人,你给我滚出来,你放我出去!有本事我们单挑!”

“你个混蛋,你不是男人!你竟然把我关起来!”

“你开门,你......”

门外终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ruse小姐,不要再敲了,慕少说了,让您在里面好好呆着他什么时候高兴了自然放您出来。”

景惜屏息听了一会,那人却不再说话,她在心里盘算了一阵,嘴角勾起一抹笑。

琥珀一般的眸子越发的熠熠生辉,带着未退的情欲,让人心动。

再出口,声音却柔软无力了不止一分,“这位大哥,你还在么?可是我饿了,你可不可以帮我送点吃的?”

景惜小心翼翼贴着门细听,门外机械化的声音再次响起,“ruse小姐,您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慕少说了,昨晚已经把您喂饱了,您只是不会还饿不了”

黑衣保镖说着自己的脸都红的不行,太露骨了,真是羞死了!

景惜拧着眉想了一会儿才 明白过来他的话,小脸刷的一下便红了个彻底,那个该死的臭男人,竟然说了这么不要脸的话。

他竟然把这么私密的事这么随便就告诉别人!

景惜气的脸红心跳,仿佛他的手还在她身上四处点火,不由得脚下一软,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稳。

精致的小脸上表情生动的可爱,小脑袋抵着门,闭着眼睛深呼吸。

景惜在心里骂了那男人祖宗十八代十八遍,不行,她可不能坐以待毙,等到他回来,她想跑就更难了!

景惜跑到落地窗前,窗外是一片偌大的泳池,四周并没有佣人经过,景惜毫不犹豫便跳了下去。

......

慕柏彦仰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薄唇轻抿看着她像是断了翅的蝴蝶一般掉进水里,眸中的颜色暗了暗。

他只在腰腹处围了浴巾,健硕的古铜色肌肤上还沾着水珠,黑发湿漉漉的,却性感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显然景惜是直接掉进了虎口里,而她却浑然不知。

“啊!慕少,那是什么?”

慕柏彦身边的性感美女一脸恐慌的想要往慕柏彦身上靠,慕柏彦嘴角勾着笑将女人揽在怀里,起身往泳池边走去。

黄发的混血美人身材火辣的让人不敢直视,一身泳衣只堪堪的遮住了最敏感的的部位,整个人都靠在慕柏彦身上,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似有若无的挑逗着身旁的男人。

景惜游到泳池边,从水中抬头便看见了眼前的一幕,慕柏彦蹲在他面前,一双暗黑的眸紧紧地锁着自己,深不见底却透着掠夺的光。

而他身边的美人正一脸防备的盯着她。

景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怎么也没想会在这里碰到他,一想到昨晚,景惜觉得脸上热的厉害,他的目光太过深邃灼热,景惜甚至不敢看他!

小小的她,身上的床单飘到水里去了都浑然不觉,正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不知所措,水中出浴的美人处处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慕柏彦下腹徒然一紧。

“怎么?游泳水好不好喝?”

他大手揽着身边的美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英俊的侧脸在阳光下越发的牵动人心,喉结滚动,连同从发中滴下的水让景惜有些慌神。

她找回理智,小狐狸一样的眼睛时不时的瞟到身边面色不善的美女身上,故作镇定的往水里沉了沉,“要你管,我渴了不行么?”

慕柏彦看着水下隐隐约约的动人曲线,仿佛又回到了昨晚,让他欲罢不能的夜里。

眸中闪过一抹微薄的怒意,声音也暗哑了几分,抬手指了指水里的黑色床单,“你喜欢光着身子游泳?”

黄发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景惜闻着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皱了皱眉,臭男人都喜欢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

她心里嘟囔着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小脸瞬间便绿了,抓起床单便往身上裹。

“慕混蛋,你闭上眼,不准你看!你个大色狼!”

景惜心里又气又急,再次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景惜无助的躲进水里,可是却像是透明的一般无处可躲。

慕柏彦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拨动着水面,随着他的动作波纹似有若无的像是他的手抚摸上了景惜裸露的肌肤上。

“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有见过!”

景惜咬着牙往后退了退,这个嚣张的男人,她发誓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听了这句话,黄发美女可不乐意了,“慕少,咱们不要跟这个旱鸭子玩了好不好?咱不要让她破坏了我们的兴致嘛!”

景惜忽然觉得有些冷,浑身一颤,被她的声音从头酥到脚。

慕柏彦的表情到没什么变化,只盯着水里表情变幻莫测的小女人,话却是对身边的女人说的,“你先脱光了去床上等着我,嗯?”

微微上挑的眉,性感低沉的嗓音加上暧昧不明的话让身边的女人脚有些软,有些犹豫的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个人之后乖乖的离开了。

景惜还未来得及反应,慕柏彦轻巧一跃跳进了水里,瞬间便被抵在了水池的边上。

大手狠狠地捏着她小小的下巴,高大的身子带着巨大的压迫感,“怎么了?想跑?刚刚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怎么现在想跑到哪里去?”

“你混蛋,我没有!”

景惜咬牙忍着痛,一想到刚刚他轻佻的话便恶心,小手紧紧攀着身后的池壁,想要退却无处可退。

“你,你离我远一点,楼上还有一绝世美女脱光了等着您临幸呢!还是请您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慕柏彦看着她不说话,忽然便笑了,俯身靠近她,“怎么?吃醋了?”

“你,你胡说八道!看见你就让我觉得恶心!”

慕柏彦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来,冷冷的讽刺道,“恶心么?那昨晚上谁在我的床上叫的那么销魂?嗯?”

景惜脸色微白,慕柏彦却不打算放过她,“怎么?忘记了?要不要我们再复习一遍?”

景惜压下心底涌起的不安,抬眸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英俊的男人,“我是夜店第一应召女郎,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慕柏彦轻笑,一手撑在景惜身侧,深不见底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着她,“小东西,还真以为你装一下,然后爬上我的床就是ruse了,想要当上第一应召,还是先练好床上功夫再说吧!”

他黑眸沉暗,像黑潭般漾着阴郁的光,光洁的下巴微微蹭着她的耳侧,带起一阵酥麻,和着男人好闻的剃须水的味道让景惜瞬间怔忪了片刻。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不是ruse,心里又急又气,原来他早就识破了她,却直到将她吃干抹净之后才揭穿他。

卑鄙又下流的男人。

“慕少,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男人,吃干抹净了翻脸不认人,哦,不对,你这样算男人么!”

景惜故作镇定的侧脸躲过他灼热沉烫的视线,两只小手抵在胸前防止男人的进一步靠近,毫不示弱的挑衅。

慕柏彦眸色瞬间沉郁的可怕,大掌狠狠地捏上她瘦削的下巴,那么小小的脸盘,不服输的对上他的眼睛。

真是个浑身带刺的小猫!

“第一次遇到?可是我怎么记得昨晚是我破的你?嗯?”轻佻的尾音上扬,慕柏彦目光一瞬不瞬的锁着她的小脸。

她的身子几不可闻的僵了一下,却很快的恢复镇定,连心思沉静缜密的他都以为是错觉。

“慕少难道不知道,那层膜是可以做假的......”

“还很是嘴硬!是假的足以乱真了!”他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长驱直入,毫不留情的探进她身下。

邪恶的按着那一点敏感揉捏。

景惜躲闪不及,被他的话气的难受,却不想这男人的行为比说出的话更加下流。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他的手强悍的占领着她最羞人的地方,景惜难耐的想要挣脱,却被男人狠狠的收进怀里。

该死的男人,竟然敢质疑她的纯洁!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小处女好不好!!

即便心里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男人千刀万剐了,可是此时的她明明处于劣势。

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身上的床单对他来说形同虚设,景惜不知道自己是在天堂还是地狱,。

慕柏彦满意的看着她眸中的倔强被难耐与羞涩代替,食指直直的探了进去,那么热那么紧致的美好,那里昨晚刚刚被他开拓,他清晰的记得自己的自制力失去控制,像是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一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便越发的难看。

倏然便放开了怀里被他挑逗的瑟瑟发抖的小女人。

景惜一个不稳差点栽在水里。

景惜难堪的别过脸,眼眶有些红,他阴沉的可怕,仿佛能洞悉她一切的心思,让她一切的努力功亏一篑。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ruse,那你放我走!昨晚的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她必须要走,她不能留在这里,这个男人太危险,她怕自己被他吃的连渣都不剩。

慕柏彦咬牙目光森森的看着她,英挺的五官在阳光下去透着刺骨的寒意。

“放你走?这位小姐,你,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站在水里往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他高大健壮的身子在她的小脸上投下一抹暗影。

景惜愤怒的瞪着他,一双猫一样的眼睛像是要喷火一般。

他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她,深不见底的黑眸中是浓浓的嘲讽和不屑,沾满了水珠的身体如同雕塑一般线条流畅,手臂上的肌肉恰到好处,不显得夸张,却也让看惯了军营里好身材的景惜别不开眼。

她稳住心神。

“那到底想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让我想想,放过你?等我玩腻了也许我会放了你!”

说着不顾她的反抗将他扛到肩上便要带出水池,景惜大叫,“你混蛋!你放我下来!”

她倒挂在他的肩上,脑袋一时间血液上涌,小脸涨得通红,没命的在他身上乱抓乱挠。

慕柏彦丝毫不理会她的挣扎,一手拍在她俏挺的臀瓣上,顺带揉捏了一把,触感美妙的让他恨不得揉碎了。

“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不然我把你扒光了倒挂在墙上!”

景惜瞬间白了脸色,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却在心里问候了这男人的祖宗十八代。

敢摸我的屁股,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就你的技术还想混饭吃?

景惜再次被丢进了海景房,她可怜兮兮的窝在地毯上,抬眸望着那张昨晚两人还缠绵过的水床,心里不禁生出一阵阵的寒意。

显然,才刚刚在军校混了几年的小妮子不是他的对手,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个冒牌货,竟然还陪着她演了一个晚上。

只是如果这样,他们的任务不是就曝光了,她不能确定慕柏彦是不是跟莱卡已经在一条床上,可是毕竟他们跟军方显然不是一条路上的,慕柏彦对他们的任务如同一颗随时都会被引爆的定时炸弹,这让景惜的心越发的惴惴不安。

可是,现在的她,真的一点都不好。

浑身上下布满着欢爱的痕迹,狼狈不堪。

她咬咬牙,身子有些发软,她已经被囚禁了一整天了,连站起来都困难,可是早上被慕柏彦丢进来之后便连个苍蝇都没看到。

如今,她没力气想其他的,只是实在是饿得难受。

......

景惜是被饿醒的,她模模糊糊的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高大的身影隐匿在夜色中,伴着漫天寥落的星辰,虚幻的不真实。

镂空的窗纱、如同撒旦一般的男人,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高大的身躯陷进沙发里,指尖的烟蒂透着暗紫色的星光,猎豹一般的双眸微微眯起,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总算是醒了!”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景惜咬牙往前爬了几步,“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放了我?”

他轻笑,眉目上挑成好看的弧度,清俊的过分的脸地下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地毯上脸色不怎么好的小女人。

“怎么?你觉得招惹了我,我会放过你?”

景惜咬牙,跟这样的男人根本没有办法沟通。

一只小手抓着地毯,目光湛湛的锁着他,“那你是想饿死我?” 慕柏彦看着她,小小的一枚,匍匐在他的脚下,雪肩颤颤的暴露在空气中,昨晚他的粗暴落下了青紫的痕迹,让形状优美的肩颈透着致命的诱惑力。

她脸色苍白,眼睛却出气的亮,似乎还透着氤氲的水汽,让慕柏彦的小腹蓦地一热,想要将这个毫无知觉的女人给吃下去。

他一把将窝在床单里还有些发抖的女人拽进怀里,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大掌霸占性的揽住她盈盈一握的小腰,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

“饿了?嗯?”声音出奇的低沉暗哑,夜色里如同藤蔓一般盈盈缠绕,让景惜不由得一颤。

她没力气躲,小手无助的抓着他昂贵的墨色衬衫,咬着唇低喃,“嗯。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慕柏彦大手抬起她小小的下巴,目光沉沉的锁着她,“我这里可不是乞丐收容所,不是什么人想吃就吃的!”

“看在我昨晚被你吃干抹净的份上,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景惜的声音又软了几分。

“就你那技术,还想混饭吃?”

景惜的脸色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扭捏着就想要从他的身上趴下来,真是软硬不吃的臭男人,竟然还不忘了羞辱她。

怎耐抵不过男人的力气,被慕柏彦再次收进怀里,他竟然很享受的将手摸进她裹体的床单里。

大掌像是带着电一般,揉捏上她一侧的柔软,恶意的捻起敏感,景惜的身子不真气的再次软了下来。

“你放开我,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承认我骗了你,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慕柏彦怎么可能放开她,那么香,那么软的小人儿,让他恨不得撕碎了揉进身体里。

“不放!睡都睡过了,现在再后悔不是晚了么?”

他遇到过无数的女人,每一次都处心积虑的想要爬上他的床,可是她竟然一脸嫌弃,才昨天开始就想方设法的逃跑。

景惜的眼泪湿湿的,无助的看着他。

“你......”

“不然这样个,我陪你练练,看你的床上功夫能不能长进?说不定,你也有成为第一应召的潜质。”

景惜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不怀好意的男人,既然将视线落在他的西裤裤裆上,那么鼓鼓的一团,显然早就有了抬头的趋势。

景惜一咬牙,倾身上前,微微喘息,那样香甜可口的气息尽数撩拨着男人的自制力,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更是不怕死的触上了男人的坚硬。

男人目光深沉的看着她,沉沉的目光如同满天的暮色一般,涌动着难辨的情绪。

景惜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慕少,我的技术不好,怎么我还没碰您您就硬成这样了?”

慕柏彦一把按住她欲收回的小手,“想跑?”

景惜摇摇头,小手将他的扯开,轻轻撩开身上的床单,干净美好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慕柏彦喉结翻滚,伸手牵制住她的柳腰,忍不住将她贴近。

景惜笑笑,娇艳的唇毫不犹豫的吻上他的喉结,小小的贝齿像是一只只小猫的爪子一般轻咬男人的性感。

慕柏彦似喟叹一声,大掌火热的流连在她光洁的美背上,景惜的小嘴一路留恋,留下湿濡的痕迹。

双腿勾魂一般缠住男人的腰,私密处没有任何遮挡,却直直的坐上了男人的坚硬。

那么硬那么软的对比,男人微仰着头,倒抽一口冷气。

景惜被那处坚硬灼热吓到,身子也禁不住的发软。

声音却强迫自己保持理智,“怎么?才这样就受不了了?”

慕柏彦却一点都不介意,额头轻轻考上她的,声音低沉暗哑的可怕,处处都透着致命的危险,“帮我脱衣服,嗯?”

景惜的眸中满是动情,小手似是急不可耐的去扯他昂贵的衬衫,然后随手扔出去。

伸手就要去扯他的皮带,却被男人一个挺身翻转了过来,景惜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趴在了沙发上,身后是男人解皮带的声音,然后裤子拉链被拉开。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