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床上功夫还真是不怎么样(3)

她忽然被他纠缠的好累,明明他们是两个毫无关联的人,她知道是她自作自受,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他不是应该放走她么?

慕柏彦定定的看着她,她瑟缩成小小的一团躺在他身下,那么无害,却偏偏得理不饶人,每一次都像一只小兽一般撕咬,反抗。

“我承认是我不对,一开始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已经失去了自己最美好的东西,我已经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代价,你还想我怎么样?”

慕柏彦咬牙放开她,烦躁的扯了扯颈间的领带,“哭什么!”

他看见了她的眼泪,像是水晶一般挂在她无暇的肌肤上,像是浓硫酸一般渗透到他的心里,滋滋的生出一股莫名的难受。

“下车!”

他拧着眉,熄了火下车,景惜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就在不远处,她像是上了马达一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快速的打开车门就往车库外跑去,眼看着就要跑出去了,整个人却被一股大力强行压制住。

景惜弓着身子猛地回头,“你放开我!”

慕柏彦嘴角衔着笑,将她小小的身子懒进怀里。

“怎么?部队里就教的你这些?学会当逃兵了?”

景惜抬起小腿想要狠狠地踹死这个可恶的男人,“你才逃兵呢!说你是个兵,连我都嫌丢人!”

慕柏彦手上的力气更大,“好啊,既然不是个逃兵,那就乖乖的跟我呆着!我命令你,服从!”

他放开她,退了两步,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捋了捋衬衫上的褶皱,英俊的眉眼不觉的染上一抹锋利。

景惜强压下胸口的恼意,她就不信,一辈子都逃不掉!

“跟上来!”

......

夜深下起了雨,此时天气阴沉着,在这半山腰的豪宅里也透着一股寒气,景惜整个人缩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心有些凉。

慕柏彦坐在不远处的办公桌前,整个人安静的翻看着桌前的文件,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

景惜抬头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眼,灯光打在他毫无瑕疵仿佛神邸一般的侧脸上,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看够了么?”

他忽然抬眸,景惜猝不及防便对上他的眼睛,深邃的仿佛不见底的海洋,仿佛瞬间就能把人吸进去。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看你?”

景惜嘴硬,她偏偏不喜欢他这付故作沉稳,惺惺作态的样子。

“好,你没在看我。”

慕柏彦挑挑眉,似乎没想要和她继续深究下去,景惜却觉得有些坐不住,她霍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慕柏彦身前。

跳坐在他办公桌的一脚,轻蔑的一把扣上他手中的文件,“说吧!陪吃还是陪睡?”

慕柏彦看着她,站起身,将她自然的圈在自己的两臂之间。

他刚刚冲过澡,整个人干净的几乎透明,黑发服帖而柔顺,双眸熠熠生辉仿佛黑曜石一般,似乎是头顶的灯光太亮了。

忽明忽暗觉得不真实。

“这觉悟来的倒是让我很意外!‘

景惜厌恶的往后低了低身子,净白明艳艳的小脸上写满了鄙视,她不想跟他靠的太近。

此时她压低了身子,而他却偏偏靠的更近,她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独有的好闻的气息。

“你干嘛!离我远点!”

景惜皱眉想要推开他,却不想被他一把揽住了腰,灼热的大掌霸占性的贴住她,“离你远点怎么吃?怎么睡?”

景惜咬咬牙,索性闭上眼睛,“要吃要睡就快点!吃完了睡完了放我走!”

小手仿佛在压抑着什么,紧紧地缠在一起,呼吸也有些急促。

慕柏彦静静的看着她有些滑稽的表情,大手轻抚上她翘起的下巴,心念一动,靠近,薄唇几乎就要触上那一抹柔软的唇瓣,却顿了顿,然后退开了身子。

他重新坐了回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

景惜猛地睁开眼,“那你真要管好你自己,不然小心我让你下半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慕柏彦站起身,揉了揉额角,抬起步子往外走。

走到景惜身边的时候,他小声的靠在她耳边说,“确实需要陪吃陪睡,但是要睡你的可不是我!”紧接着是很小的关门声,景惜却听得分外清晰。

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向他消失的方向,忽然觉得世界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而自己正被带进一场巨大的阴谋,就像这漫天无极的黑暗,永远逃不出边际。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