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宁云臻,我们离婚

午夜十二点,宁家别墅里却响起了一阵碗碟碎裂的声音。

“云臻……”哽在喉间柔软委屈的女声还来不及发出,孟芷萱便被宁云臻反手推倒在餐桌上,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剧痛来临时,孟芷萱痛的死死攥紧了手指,指甲都嵌入了掌心皮肉里,嘴唇也咬出了血,却得不到男人一丝一毫的疼惜。

身上的男人疯狂的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欲望,可情到浓时,嘴里叫出的名字却是——“心怡!”

心怡,孟心怡,这个名字让孟芷萱的心瞬间如坠冰窖,眼眸酸涩。

三年婚姻,她就是这样被宁云臻当作玩物一样宣泄欲望过来的,而他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自己的妹妹——孟心怡。

“宁云臻,你给我看清楚了,你正在上着的人是我孟芷萱,而不是孟心怡!”她抬头,毫不畏惧的仰视着男人冷峻邪魅的脸,眼神冰冷。

“啪”的一声,一记毫不留情的耳光重重落在孟芷萱的脸上,“你没资格提心怡的名字!”

孟芷萱下意识捂住了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不肯落下。

宁云臻被她那泛着泪光的倔强眼眸看得心里一颤,有些不忍,但想起当初是她亲手把孟心怡送进了监狱,心里立马对她只剩下了厌恶。

“孟芷萱,你现在装出这幅样子给谁看?你的心肠到底有多歹毒,我可是见识过的,你让心怡吃过的苦,我全都记在心里,她过得不好,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三年了,我天天都对你说我没有害过心怡,可你有哪一次……”

孟芷萱刚解释,宁云臻却已不耐烦的直接上手撕碎了她的衣服。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孟芷萱便被他毫不留情的推下了餐桌,狼狈摔倒在地。

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捏碎了她心底对他最后一丝希望。

“你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爬上我的床,所以这身衣服穿与不穿,又有什么区别呢?”宁云臻冷笑了一声,“孟大小姐,衣不蔽体的感觉如何?”

孟芷萱低头不语,贝齿死死咬紧下唇。

三年来,对于宁云臻的侮辱,她,已经习惯了。

但是人的心,总有冷却的一天。

“宁云臻,我们离婚吧。”孟芷萱忍着下体的疼痛站了起来,冷眼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出奇的安静。

“离婚?”宁云臻点烟的手一颤,毫不避讳的对孟芷萱露出厌恶的表情来。

在他看来,离婚不过是孟芷萱用来威胁他的筹码而已。

“离婚就离婚,这可是你先提出来的,你妈那边我不管,但是我爸我妈这边,你自己去说,我期待你尽早滚出我们宁家!”

说罢,他便狠狠掐灭手中的烟,摔门离去。

两行清泪终于顺着孟芷萱的眼角缓缓滑落。

宁家父母对她视如己出,这是她嫁给宁云臻后唯一的一点慰藉。

他们两老一直都盼望她能和宁云臻生个孙子给他们抱抱,但是现在看来,她怕是要辜负他们的期望了。

“怎么,又跟云臻吵架了?”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一名身着奢华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属于上流社会人士的贵气。

她看着站在大厅中央默默流泪的孟芷萱,脸上的表情始终冷漠。

“妈……”孟芷萱赶紧擦干眼泪叫了一声。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种会陷害自己亲妹妹的恶毒女儿。”沈兰猛然打断孟芷萱的话。

“妈,到底要我解释多少遍,你才会相信我没有害过心怡,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孟芷萱依旧还想去解释,可不管她为自己辩解多少次,都没有人相信她,他们眼里始终只有那个如月如水的孟心怡,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又是啪的一声,一只手已经狠狠扇上孟芷萱粉嫩剔透的脸上,让她原本就红肿的脸此时更是高高肿起。

沈兰收回手,像是看仇人一样死死瞪着孟芷萱。

而孟芷萱只是捂着自己的脸,泪水流的毫无预兆,划过脸颊,留下一片心碎的痕迹。

这就是她的妈妈,她的亲生母亲啊……

“妈……”孟芷萱又叫了一声。

“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再叫我妈,我只有一个女儿,她已经被你害进监狱了!”沈兰脸上的表情越发无情,“既然你现在已经跟云臻结婚了,就别再想着离婚,至少等心怡出来,不用再嫁进宁家!”

沈兰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对于孟芷萱脸上的泪水不为所动。

原来如此……她就是不想让孟心怡出狱后再嫁进现在已经摇摇欲坠的宁家,所以才一直无视宁云臻对自己的伤害,所以才一直不准自己跟宁云臻离婚,无论她曾经有多么努力的去讨她的欢心,到头来,她心心念念的还是只有孟心怡这个女儿。

孟芷萱自嘲的喊住了沈兰,“妈,你从来就没有拿我当过你的女儿吧?一直以来,你承认的也就只有孟心怡这个女儿而已!”

沈兰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心里突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她似乎是真的忘记了,孟芷萱也是她的女儿……

面对母亲沈兰绝情的离去,孟芷萱终于绝望了,她已经看透了这个家。

他们人人都以为是她害得亲生妹妹孟心怡进了监狱,可又有谁知道,这么些年来,真正生活在监狱里的人其实是她自己啊!

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但孟芷萱已经颤抖着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闺蜜向晚的电话。

“晚晚,你带我走好不好,他们都不相信我,云臻也是,妈妈也是,我好难受。”

孟芷萱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十分脆弱,向晚询问缘由,但孟芷萱一直哭,什么都不肯透露。

现在,她也就只能在向晚面前露出自己脆弱易碎的一面了。

翌日清晨,向晚一大早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了宁家别墅,带走了孟芷萱。

孟芷萱随后便在向晚家安顿了下来。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