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怀孕了

不忍看孟芷萱再这样日益消沉下去,向晚便将自己旗下的一家小公司交给她打理。

孟芷萱也是国外留学归来的海归高材生,早年还在孟氏集团待过,就因为三年前出了孟心怡那档子事,母亲便让她离开了孟氏集团,后来嫁给宁云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工作过。

但毕竟有以前的业务能力做经验,孟芷萱处理起公司的事务来,倒也算是得心应手。

一连过了半个月,除了宁家父母偶尔会打电话来问问她的近况,但都被孟芷萱给应付过去了,除此之外,宁云臻和她的亲生母亲,从来都没有来找过她,就好像她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直到这天,宁云臻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

孟芷萱盯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头一动,可是一想起前几天宁母告诉自己孟心怡要提前出狱的消息,她便放弃了要接电话的念头。

铃声一直不停的响起,一旁的同事询问孟芷萱为什么不接电话。

孟芷萱猛的一激灵,竟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孟芷萱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姐,好久不见!”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娇柔的声音。

孟芷萱浑身一颤,这个声音的主人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正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孟心怡。

没想到孟心怡真的提前出狱了!

再次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确认是宁云臻的号码无疑。

孟芷萱的心里泛起阵阵冷嘲,孟心怡这算什么,胜利者的挑衅么?

“姐,我出狱了,是云臻亲自把我接回来的,我现在在家,妈为了补偿我这几年在监狱所受的苦,要把孟氏集团给我呢,还有云臻,也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噢,听说你们要离婚了,是吗?”

孟芷萱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孟心怡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狠狠地扎进她的心里,扎的那么深,拔都拔不出来。

“他们怎么对你,与我无关。”孟芷萱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颤抖。

孟心怡凉薄一笑,“噢?是吗?我还以为你会很在乎呢,毕竟云臻爱的是我,妈妈爱的也是我!”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孟芷萱颤抖着挂断了电话,眼角微微泛红,指节攥的泛白。

原来,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比不上孟心怡在他们这些人心中的地位。

很好,这些年来,她输了,彻底的输了……

而电话那头,孟心怡看着被仓促终止的通话记录,按了删除键,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孟芷萱,你急什么啊,这才刚刚开始呢,你从我身上夺走的,我都要一样一样的抢回来!

下午,孟芷萱特意给自己安排了繁重的工作,因为只有忙碌,才能让她忘记一切,忘记宁云臻和孟心怡,以及自己亲生母亲给她带来的伤害。

“合作愉快!”

孟芷萱跟客户握手道别后,拿着合同出了公司大门。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沉的,空气也闷的叫人透不过气来。

她忙了一整天,都没有休息过,现下体力已经趋近身体的极限,但她都不想去管了。

看着路口的车水马龙,孟芷萱忽然眼前一黑,就这样倒了下去。

傅子歌一直跟在孟芷萱身后,本来是想找机会告诉她自己回来的消息,可远远就看见她晕倒的场景。

吓得他立即推开看热闹的人群,将孟芷萱抱起,送到医院救治。

病房里,傅子歌守了孟芷萱整整一个下午,孟芷萱才终于在天快黑的时候醒了过来。

“芷萱,好久不见。”

孟芷萱眼中褪去了一贯云淡风轻的神色,她惊讶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这个面容清雅的男人,整个人几乎石化:“傅……傅子歌,你回来啦?”

“是啊,芷萱,我回来了,数数,自从你回国之后,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傅子歌笑的温润俊雅。

孟芷萱与傅子歌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之后还一起出国留学,可自从孟芷萱为了宁云臻回国之后,他们便再也没见过了。

但是在孟芷萱心中,傅子歌永远是她能依靠的哥哥。

“芷萱,这三年,你过得好吗?”

傅子歌简单的一句问候,却令孟芷萱眼睛一酸,有些想哭。

“挺好的,你呢?”

“我也很好。”傅子歌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听说你回国之后跟宁云臻结婚了,他……对你好吗?”

孟芷萱苍白一笑,好?可惜,宁云臻的好,从来不是对她,而是对孟心怡。

“我要离婚了。”

傅子歌听后,心里一震,犹豫许久,才说了出来,“芷萱,你怀孕了。”

傅子歌的话像一道闪电一样,瞬间劈碎孟芷萱的理智。

她错愕的看着傅子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她准备和傅子歌离婚时,竟然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吗?

……

因为时间仓促,傅子歌将孟芷萱送来的是最近的一家私立医院,而这家医疗机构,恰好隶属于宁氏集团旗下。

当院长将这个消息告诉宁云臻的时候,他连刚出狱的孟心怡都顾不上了,开车直冲医院。

刚到病房,宁云臻一眼就看到里面正在说说笑笑的两人。

面对傅子歌时,孟芷萱笑的那样清丽明媚,是宁云臻从来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过的笑容,这让他觉得胸腔里某个位置憋的慌。

看着两人,他阴阳怪气的嘲讽道:“孟芷萱,看来我真是太小瞧你了,这还没跟我离婚呢,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

“你怎么在这里?”孟芷萱看着眼前这个此时最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病房内的男人,本能的攥紧了手指,尤其是他的侮辱,更是让她嘴唇发白。

“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你孟芷萱勾搭野男人的本事这么厉害呢?”说完,宁云臻还颇有深意的看了眼一旁的傅子歌,眼神里的含义,不言而喻。

“宁云臻,你说话别这么难听,芷萱她毕竟是你妻子。”傅子歌眉头紧蹙,忍不住为孟芷萱鸣不平。

“妻子?对呢,你不说,我都忘记我可是一个有妻子的人,可是这个妻子,我嫌太贱。”宁云臻瞬间拔高了声音,语气尖锐的厉害,“况且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还不一定呢,谁知道是她和外面哪个野男人珠胎暗结的!”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