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孩子打掉,婚照离

“宁云臻,你说什么混账话!”孟芷萱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侮辱,愤怒中,她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猛地砸向宁云臻。

伴随着花瓶四分五裂的声音,孟芷萱愤怒的尖叫声也跟着响起:“滚,你给我滚!”

这几年,就当她孟芷萱瞎了眼,爱错了人。

“好,孟芷萱,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宁云臻的声音寒气逼人,他冷冷的看了眼孟芷萱,转身摔门离去。

离开医院,宁云臻坐在车里,烦躁的启动引擎。

脑海里浮现出刚刚孟芷萱叫他滚时冰冷的眼神,他用力握紧了方向盘。

怀孕了竟然不告诉他,而是告诉别的男人,孟芷萱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心里烦躁不已,宁云臻掏出手机,找到孟芷萱的号码,正想拨出去。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便改成发信息。

“孩子打掉,婚照离,从此以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还在病房的孟芷萱看到宁云臻发来的这条信息,心脏处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剜掉了一大块,疼的喘不过气来。

如今,她总算见识到了宁云臻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狠心,虎毒还尚且不食子,他竟然要打掉自己腹中他的亲骨肉!

第二天,来医院看望孟芷萱的也只有一个傅子歌,他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

一别三年,傅子歌的眉眼还是像以前一样细长温和,不同于宁云臻狂野邪肆的五官,傅子歌的脸庞温润柔和,有股文人身上的那种淡淡书卷气,令人十分心安。

“芷萱,今天身体怎么样?”傅子歌将热乎的鸡丝粥盛出来放在床头柜上晾凉,自己则自然而然的搬了张椅子,在孟芷萱床边坐下。

鸡丝粥味道辛香浓郁,很容易勾起人胃里的馋虫,更何况从昨晚开始孟芷萱几乎就没怎么吃东西。

“挺好的。”孟芷萱抿了抿唇,想了好久,还是开口说:“子歌,其实以后你不用来医院看我的,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没事的,芷萱,我刚回国,反正闲着也没事做!”傅子歌站了起来,将晾凉的鸡丝粥递给孟芷萱,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来,先喝粥,看你瘦的,以前脸上明明都还有肉的。”

孟芷萱端着粥,良久没动。

直到查房医生的敲门声唤回了她的思绪。

“孟小姐。”医生喊道。

孟芷萱放下手里的粥,朝医生微微一笑:“我是。”

傅子歌则十分贴心的把枕头垫在她背后,好让她靠的舒服一点。

医生不动声色的看着傅子歌的动作,脸上多了丝异样的表情。

“孟小姐,有些话,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医生严肃说道。

以为是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妥,孟芷萱也跟着紧张起来:“您请说。”

“孟小姐,你的身体非常虚弱,加之最近过度劳累,这次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也很不容易,你以后可千万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听完医生的话,孟芷萱脸上当即露出担忧的神色:“医生,什么叫我这次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很不容易?”

“孟小姐,你先别着急,你肚子里的孩子暂时并无大碍。”医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白的话语像是在应付本职工作,“只是你的子宫壁异于常人,非常薄,如果不好好安胎,保持轻松愉悦的状态,你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会保不住,而且流产一次之后,你以后也很难再怀孕了。”

孟芷萱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医生的话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结婚三年,为了不让她怀上他的孩子,每次欢爱后,宁云臻都会强行喂她吃避孕药。

就那一次,就最后他喝醉酒那一次,她说要跟他离婚,两人大吵一架,宁云臻摔门离去,忘记了避孕药的事,没想到,就那一次她就怀孕了。

起初,她还以为是上天垂怜她,所以才赠给她这个孩子,却没想到这只是上天跟她开的一个玩笑。

医生走后,看着陷入痛苦当中的孟芷萱,傅子歌伸开双手想要抱抱她,可就在那双手即将触碰到孟芷萱的身体时,却忽然一偏,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芷萱,别担心,医生也只说是万一的情况,只要你好好休息,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傅子歌的手轻抚过孟芷萱微微颤抖的肩膀,她的骨骼硌的他掌心生疼。

孟芷萱像只小虾米一样弓起了身体,把头深深的埋进自己胳膊之内,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子歌……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呜咽声被她隐藏的很好。

可再怎么装坚强,她也只是个女人而已……

而这边,等孟心怡在孟氏集团正式工作后,宁云臻便开始着手于自己和孟芷萱离婚事宜。

拟好离婚协议书后,宁云臻第一时间就拨通了孟芷萱的电话。

此时,为了胎儿的安全,孟芷萱听从医生的建议,留院安胎。

向晚刚来看她,两人坐在医院草坪上的长椅上晒太阳聊天。

当谈到宁云臻时,孟芷萱一下就沉默了,好在这时凑巧来了一通电话,拯救了孟芷萱的尴尬境地。

孟芷萱忙不迭的拿起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令她心跳忽然加速。

是宁云臻的电话。

自从那天两人在医院不欢而散后,这还是宁云臻打给孟芷萱的第一通电话。

孟芷萱的心里到底还是存了一丝期待,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宁云臻还愿意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她想她会愿意忘记之前在他所受的委屈,和他重新开始组建一个新的家庭。

只可惜,现实还是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她连忙将手机递到耳边,小心翼翼的朝电话那头“喂”了一声。

向晚在旁见她这幅没骨气的样子,便知道打电话过来的是宁云臻,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一个宁云臻能让孟芷萱变得如此卑微了。

“孟芷萱,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了,什么时候你有空过来签个字吧。”电话那头,宁云臻开门见山,冷静的声音是那么冰冷。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