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孟芷萱心里一震,迟迟不语。

三年,整整三年的夫妻情谊和腹中的孩子,竟都比不过一个孟心怡吗?

孟芷萱在心里狠狠嘲笑了自己一声。

“喂,孟芷萱,你在听吗?”听筒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却没有任何话语回应,宁云臻不耐烦的提醒了一声。

孟芷萱这才回神过来,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好……我会去的。”

她不知道是什么支撑自己开口回话的,但这五个字,已经用尽了她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一开口,五脏六腑便疼得厉害,连呼吸都是满满的痛楚。

宁云臻,你还能再狠心一点吗?

听到孟芷萱的回答后,宁云臻果断挂断了电话。

孟芷萱看着已经黑掉的手机屏幕,自嘲一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如果说刚刚她还心存侥幸,认为宁云臻心里会有她的,那么现在,她终于彻底死心了。

她和宁云臻之间,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

孟芷萱低头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里面这个来之不易的脆弱生命,承载了她所有的希望,她绝对不可以失去这个孩子。

“医生,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留下。”孟芷萱坚定的对医生说道。

医生叹了口气,“孟小姐,你真的不跟宁总商量一下吗?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你们母子俩都会没命的。”

“医生,你上次不是说,如果这个孩子保不住的话,以后我就很再怀孕了,我不想放弃这个当妈妈的机会,所以我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保住这个孩子。”

孟芷萱深知,宁云臻有孟心怡,他不需要她的孩子,而她也不需要他当她孩子的父亲,从今以后,她会一个人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可是……孟小姐,你要知道,如果你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可能你们母子俩都会有危险的……”

孟芷萱没等医生说完,便无比坚定的道:“我不怕危险,医生,我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求你了。”

医生看着孟芷萱苍白如纸一般的脸上浮现出的倔强神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好吧,孟小姐,我给你开一些安胎的药,试一试帮你尽力保住这个孩子,剩下的,还要看你们俩母子的缘分了。”

说完,医生便给孟芷萱开了几副安胎的中药。

孟芷萱身子虚,不能吃西药,只能靠中药一点点的补。

傅子歌陪孟芷萱去楼下药房拿了药,又将那些草药带回家里,亲自煎好送来医院。

孟芷萱从小就怕苦,这点傅子歌心里很清楚,所以每次喝药对孟芷萱来说,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还没开始喝,就只看着杯子里灰褐色的浓稠液体,孟芷萱的脸就皱了起来,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每次都还是认认真真的喝完了一大碗的药。

喝了整整一个月的中药,孟芷萱的身体终于有所恢复,也终于可以出院了。

出院那天,傅子歌和向晚一起来医院接她。

向晚去办出院手续,傅子歌则留在病房内帮孟芷萱整理行李。

看着坐在窗边发呆,不知想着什么事的孟芷萱,他开口唤回了她的思绪:“芷萱,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孟芷萱迟疑了一下,低头沉思,不一会便抬起头来,“既然现在我身体已经好了,跟宁云臻之间的事情,也该有个了断了。”

傅子歌脸上表情温和,淡淡点头:“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好。”孟芷萱深吸了口气,将耳畔的碎发轻拢到耳后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要跟宁云臻做了个了断了。

刚出院,孟芷萱便安排好和宁云臻见面谈离婚的时间。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来临,但她心里还是会有一阵难以抑制的难过。

因为担心孟芷萱会受到宁云臻的欺负,傅子歌执意要跟孟芷萱一起去。

孟芷萱拗不过他的固执,只好答应了。

跟傅子歌一起来到和宁云臻在电话里约定好的咖啡厅,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左右,宁云臻才姗姗来迟。

孟芷萱立即朝两人看过去,眸光微微一颤。

许久不见的宁云臻,着了一身简洁大气的黑色西装,宛如王者般尊贵。

而站在他身边挽着他手臂,笑意盈盈的女人正是孟芷萱的“好妹妹”孟心怡,穿着一身优雅精致的白色连衣裙,整个人显得轻盈而唯美。

两人一同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呀,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孟心怡走过来时,十分夸张的捂住了嘴巴,看向孟芷萱的眼里有难掩的惊讶。

孟芷萱如今已有将近三个月的身孕,小腹已经肉眼可见的隆起,如果不是因为她消瘦,可能还要更显怀一些。

再加上为了调理身子,她连月连月的喝中药,整个人浮肿的厉害,不施粉黛的脸像极了发面的包子。

被孟心怡肆无忌惮的嘲笑了一番,孟芷萱心里正憋着股气,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也没搭理她。

一旁的宁云臻斜倪了眼孟芷萱身旁坐着的傅子歌,心中堵着一股闷气,旋即,冷冷地往桌子上抛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快点签字吧!”

孟芷萱听后,不由紧咬嘴唇,眼圈微微泛红。

孟心怡现在出狱了,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和自己离婚吗?

他知不知道,自己这下和他一离婚,跟母亲沈兰那边就算彻底闹翻了。

看着孟芷萱脸上悲伤难过的表情,傅子歌赶紧握住她的手。

孟芷萱微微吸了口气,转头看着傅子歌,嘴角勉强的勾出一个笑意。

宁云臻看得心头一刺,冷嘲的笑道:“孟芷萱啊孟芷萱,我可真是低估了你厚脸皮的本事,在自己前夫面前都能肆无忌惮的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

她还没签字呢?这就前夫了吗?孟芷萱冷笑着看着宁云臻,只恨看不穿他冷漠的外表和那颗硬如磐石的心。

宁云臻被她看得心底莫名有些慌乱,连忙别开眼,却不想正巧撞进身侧孟心怡的眼中。

对了,他怎么忘记了,自己一直以来爱的人都是孟心怡啊,为什么要为孟芷萱这个恶毒的女人起了怜悯之心。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