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能送你进一次监狱,就能送第二次

宁云臻看着孟心怡微微一笑,孟心怡也淡淡勾起唇角,笑的温柔。

看着眼前,宁云臻跟孟心怡暧昧的眼神交流,孟芷萱再也无所顾忌了,果断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从此以后,她跟宁云臻之间,再无关系。

“好了,子歌,我们走吧。”将离婚协议书甩给宁云臻,孟芷萱长长的松了口气。

都说强求来的东西不会长久,这三年的婚姻,到底还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了。

孟芷萱拎起手包,跟傅子歌正要离开。

“姐,当年你那么爱云臻,爱他爱到不择手段的伤害我,亲手把我送进监狱,让我受了那么多苦,没想到今天你还是为了别的男人跟云臻离婚了,姐,你这个人,到底有心吗?”孟心怡眯着眼睛看着孟芷萱消瘦的背影,淡淡开腔。

孟芷萱脚下一顿,她本想签了离婚协议就快点离开这里,不再面对宁云臻和孟心怡之间的恩爱作态,可孟心怡现在说这话明显就是在故意挑衅她。

明明是宁云臻为了她孟心怡才执意要跟自己离婚,怎么被她这么一说,反而像是自己出轨了一样?

孟芷萱咬紧了牙关,无法容忍,转身折回了步子。

“孟心怡,我跟宁云臻为什么离婚,大家心里都清楚,当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都心知肚明,我孟芷萱还没到爱一个男人爱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来污蔑我,我能送你进一次监狱,就能送你第二次。”

孟心怡听到这番话,立马故作害怕的抓紧了身旁宁云臻的手。

宁云臻安抚性的搂着孟心怡的肩,眸光一沉,看着面前孟芷萱咄咄逼人的样子,他忽然觉得她有些陌生。

结婚三年以来,他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枕边的女人。

“孟芷萱,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伤害心怡的机会,你马上给我滚!”

傅子歌将孟芷萱紧紧护在自己身后,危险的眯起眼睛看着宁云臻,俊雅的脸上头一次带着毫无温度的笑意:“宁云臻,为了一个从监狱里出来的女人,你就可以抛弃自己怀孕了五个月的发妻,你可真是个男人。”

傅子歌的声线平和,但眼底却有暗流汹涌:“不知道这件事要是上了连城的报纸头条,全连城的人会怎么看你宁云臻,宁总?”

孟芷萱不愿再同他们两个继续纠缠下去,宁云臻紧紧握着孟心怡手的画面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刺眼,在傅子歌继续说下去之时,她立即扯了扯他的衣角,“算了,子歌,我们走吧。”

傅子歌见孟芷萱脸色难看,担心她身体状况,便不再看脸色铁青的宁云臻和孟心怡一眼,就带着孟芷萱离开了咖啡厅。

傅子歌和孟芷萱离开后,宁云臻望着他们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又低头看向桌上那份被孟芷萱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生活里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也都随着这张纸,全部消失殆尽了。

结婚三年,他们两人之间从未有过夫妻般的温存,可不管他怎么对她冷漠以待,孟芷萱始终都一个人默默承受,就好似她从来不会有脾气一样。

可是今天,她却大胆到敢反驳他的话。

明明他该因为她当初对孟心怡犯下的种种错误,而厌恶她的,可不知为何,她现在走了,他的心里却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签下那一纸离婚协议书后,孟芷萱的心里并没有自己先前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反而有一丝释怀,一丝轻松。

过去是她对宁云臻的爱执念太重,所以才会弄成如今这般两败俱伤的局面。

现在离婚了,对她还有宁云臻都是一种解脱。

从今以后,她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芷萱,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公司的工作太重,孟芷萱现在怀孕已有五个月了,向晚怕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回公司工作。

只是现在跟宁云臻离了婚,也算是正式跟母亲沈兰划开了一条界线。

再加上孟心怡已经出狱回了孟家,她怕是再也回不去孟家,也没有工作,又该去哪里呢?

想起以后,她清澈的眼底忽然闪过一丝惧意。

以后,她该怎么带着孩子一个人过呢?

傅子歌知道,孟芷萱并没有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坚强,无论她怎么将自己脆弱的心思藏起来,他还是能轻易看穿她的伪装,而他也依旧像当年一样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芷萱,我妈生前在国内这边开了一家花店,现在她不在了,不如你来接手?”孟芷萱现在急需一个生活方向,傅子歌想帮她。

孟芷萱瞪大了双眼,急忙摇头,“不可以,这是阿姨留下的店,我怎么能……”

“没关系,再说,让花店重新充满生机,我妈在天上看到了,也会十分欣慰。”

孟芷萱被傅子歌说动了,答应了下来。

她现在也急需一个可以安定下来的地方,打理花店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之后,傅子歌还帮孟芷萱在花店附近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算是正式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了。

傅子歌妈妈的花店开在一条小巷的尽头,环境清幽,邻里和睦,孩童在巷子里打闹,离开了城市的喧嚣,孟芷萱难得可以静下心来,安心养胎。

在这里,没人知道她的身份和来历,也不用经历那些痛苦的事,清早起床时,邻居们碰见她打招呼时脸上的善良笑意,都令孟芷萱倍感温暖。

这天晚上,经营了一天花店的孟芷萱疲惫不堪,一个人回家时,甚至都没发现,在暗处,一直有一个身影,隔着远远的距离跟着她。

回到家,掏出钥匙,孟芷萱才刚刚进门,门就被一直强有力的大手给撑住了。

她回头一看,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宁云臻。

宁云臻阴暗着眼神,如刀如刺一般的盯着孟芷萱,似乎恨不得把对方拆吃入腹都不解恨。

她怎么敢,在跟自己离婚后,就立马住进了傅子歌为她建造好的乐园。

“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来干什么?”孟芷萱吃了一惊,随后淡淡说道。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