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拍卖的女人

身下传来一阵冰冷的凉意,由一根根坚硬的钢筋构成的囚笼仿佛带着久远而瘆人的意味。

楚沐雨缓缓睁开双眼,陌生而阴森的感觉让她瞬间竖起了全身的防备和警惕。

四周刺眼的光线打在她身上,她难以适应,伸出手挡了挡,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笼子之中!

华丽而宽敞的大厅里,无处不彰显着奢靡而禁忌的味道。

一双双冰冷而写满欲望的眼睛缠在楚沐雨身上,让她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有些恐慌,这究竟是哪里?

她不由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她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上了一套性感而大露尺度的情趣内衣。

上身的那片黑色的蕾丝半透明堪堪蔽体,酥胸半露,若隐若现,而下身更是羞耻,除了那遮挡重要部位的薄如蝉翼的布料,再无其他遮挡物。

楚沐雨脸色一白,猛地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用力地在遮挡着自己的身躯。

莫大的羞耻和凌辱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紧咬下唇,将头低下去,不敢看向那些让人感到恶心的目光。

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浑身一颤。

“现在大家眼前所见的展品,我命名为“囚笼中的初夜”,她……非常干净。”

苏寄言的声音有条不紊,还带着一丝意味深长,仿佛正在拍卖一件艺术品,而不是他的未婚妻,楚沐雨的初夜。

楚沐雨的心狠狠咯噔一声,猛地抬头看去,嘴唇不停地颤抖着,终于确信,前方站着的那个男人,在拍卖她的男人,正是他的未婚妻苏寄言。

他看向她的眼神变得那样冰冷和疏离,仿佛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牵绊一般!

楚沐雨的嘴唇毫无血色,眼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寄言。

她很想上前狠狠地质问苏寄言,为什么要这样将她当成一个玩物拍卖,这无疑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和伤害。

而苏寄言却在有意地回避着楚沐雨震惊和怨恨的目光,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奢侈而华丽,妆容精致的女人。

今晚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源于他身旁的女人林素媛的一句话:“如果你能做到将楚沐雨的初夜卖掉,我就相信你,嫁给你。”

为了得到林家强有力的家族支持,苏寄言只好顺从了林素媛的意思。

这画面何其讽刺,楚沐雨双手紧握成拳,指节发白,又气又怒,嘴唇都差些要被咬出血了。

耻辱和愤怒像滔滔燃烧的火焰,不断地吞噬和席卷着她的全身。

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目光胶着在她的身上,楚沐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宛如让她当众受刑,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指节发白,嘴唇都快要被她咬破了。

事已至此,她就像是一个溺水的稻草人,被当成鱼肉般任人处置,她恨,可是更多的却是无能为力!

黑暗不断朝她靠近,她不知道今晚接下来,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

囚笼的楚沐雨肌肤洁白无瑕,周身散发着莹白的光润感,腰身细得盈盈一握,仿佛轻而易举就能揉碎。

一双纤长而笔直的腿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而该有肉的地方一点也不少,胸前的大片雪白引发人的无尽遐想。

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庞,仿佛不施妆容,就足以让周围的所有人黯淡失色。

台下的叫价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激动,一个比一个挥金如土。

楚沐雨看见这混乱不堪而让人心底发麻的局面,恐惧地摇了摇头,鼻头发红,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拍卖员的喊价已经到了七百万,越到这样的时候,楚沐雨便越是惶恐和害怕,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将头狠狠地埋在双膝之间,不敢再听下去。

然而就在那第三声拍板交易的声音即将发出的前一秒,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角落传来:“八百万。”

话音落地,全场瞬间寂静了一刻。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仿佛是大提琴发出的低沉而悦耳的音节,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朝他看去。

男人站了起来,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剪裁得当的深黑色长风衣衬得他本就修长的身形愈发挺拔,他的眉眼凌厉而精致,仿佛是经过精雕细琢雕刻而成的完美作品。

立领料峭,衬得他坚毅而流畅的下颔线条愈发凌厉。

他背着光而站起来,气场却清冷而令人难以靠近,长腿轻抬,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被困在笼子中的楚沐雨。

她纤瘦的身子缩成一团,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里,看起来是那样的惶恐和无措。

沈少卿缓缓走到楚沐雨面前站定,抬眉,淡淡地对苏寄言道:“八百万,我给,放她出来。”

楚沐雨闻言,缓缓地抬起头来,她害怕而绝望,双眼泪眼婆娑,哭肿得像个核桃般,男人背着光而站,从她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脸。

只见笔挺的西装裤下,是一双一尘不染而价值不菲的牛津皮鞋,他的双腿修长笔直,长风衣更是衬得他气度卓然,袖口隐隐露出价值连城的腕表,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强势气息。

他站在她面前,宛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仿佛能够为她遮挡住身后那些如狼似虎而下流的目光。

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可那双狭长而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双眼,却牢牢刻在她的脑海里。

“救,救救我。”她不知道他是谁,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终于看到了一片绿洲。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音和来自深渊的绝望,将最后一丝希望,都放在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沈少卿深深地看了楚沐雨一眼,转身,从风衣里面拿出一张支票和钢笔,潇洒利落地签下名字,夹在指尖,淡漠地递给苏寄言,“放了她,结束这荒谬的一切。”

苏寄言从沈少卿的手中接过支票,眼底划过一丝复杂而阴沉的神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买下楚沐雨的初夜的人,竟是沈少卿,他在商场上水火不相容的死对头,这样的行为,无疑是一种正面的挑衅!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