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见是陌路

到了中午时,守在酒店房间门外的助理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直接打开门,可里面哪里还有楚沐雨的身影。

沈少卿正在开完重要会议,便接到了助理的电话,“boss,那个女人跑了……”

他的脸色一沉,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冷冽地吐出几个字:“找回来。”

手机被他紧紧捏在手中,脑海中她娇媚入骨的声音和泫然欲泣的双眼仍萦绕在脑海,一夜的温存瞬间荡然无存,沈少卿狭长的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然而,楚沐雨这一消失,便再也无所踪影。

……

六年后,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

街头的路灯昏黄,凌晨的街道冷清而寂静,雨淅淅沥沥地打在女人的肩上,而那把大伞却始终向着她怀中的小女孩倾斜。

女人的脸庞清瘦而有些苍白,头发是没有营养的栗色,却并不掩精致的五官和清丽的气质,身上只随意披着一件薄薄的米色开衫。

可窝在她怀中闭着眼的小女孩却穿着厚厚的羊羔小棉服,小女孩粉雕玉琢的脸上染着一抹不正常的绯红。

紧紧地抱着糖宝,楚沐雨的心里又急又慌,今晚睡觉的时候唐宝突然发起高烧来,而她住的偏僻,这个时候街上连计程车也没有了。

好不容易,路边的积水溅起水花,前方的好几辆车陆陆续续经过,刺眼的车灯打在楚沐雨脸上,楚沐雨大力地挥着手臂,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眼看糖宝额头的温度越来越高,楚沐雨的身子颤抖,紧咬着下唇,慌乱而不知所措……

天边轰隆隆地打了几个响雷,一场暴风雨即将更猛烈地来袭。

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打着双闪缓缓驶了过来,雨刮器甩得飞快。

楚沐雨顾不上那么多,猛地几步扑到路中心,挡住车子的去路。

开车的司机雨天视线模糊,一时没注意,前方一道纤瘦的身影扑了上来,他吃了一惊,猛地踩紧了刹车,在距离那道身影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及时地停了下来。

因为车子的惯性,坐在车后座的男人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有些不稳地往前倾了倾。

男人缓缓睁开那双狭长而漆黑如墨的双眼,绯色的性感薄唇轻启,长眉微蹙,闪过一丝不悦,“怎么回事?”

司机连忙赔笑,转过头,一把降下车窗,一脸火气,语气不善地对撞上来的楚沐雨恶狠狠道:“怎么走路的?专业碰瓷啊,往路中央撞……”

然而,他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全身湿淋淋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用央求的目光看着他:“求求你,可以送我去医院吗?”

司机皱了皱眉,拒绝道:“我可不是做善事的,哪有这个时间!”

“真的拜托你了,孩子发高烧了,真的很急很急。”楚沐雨说着,已经不由自主带上了哭腔。

坐在车后座的沈少卿轻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不耐地听着司机和对方的纠缠,抬了抬手,也降下车窗,看向车外的人。

这一眼,却让他怔了怔。

只见卑微地躬着身子乞求司机送她去医院的女人身形单薄而清瘦,怀中抱着一个肉嘟嘟的小女孩。

昏暗的光线下,她的侧脸线条柔和而温婉,头发凌乱地束在脑后,整个人柔软得像小猫。

沈少卿的眼底一深,这张脸渐渐和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

真的是她吗?

六年过去了,年月久远到他开始渐渐不确信,久到他已经不能具体地记起,她眉眼间的一点一滴。

像她,却也不那么像她。

记忆中的她纤瘦却不失饱满,那个夜晚里,她一次又一次的辗转低吟,脸色微醺得像美好的粉刺,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瘦到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上车。”沈少卿的眼底一深,轻抬了抬下巴,淡淡道。

闻言,楚沐雨连忙朝司机道谢,走到后座,拉开车门,动作匆忙地坐下。

“非常谢谢。”她小心翼翼地将湿衣服收好,对男人道谢,一抬头,动作却不由一顿。

宽敞的车后座,男人穿着身黑色的长风衣,剪裁得当的风衣挺括而有型,立起来的领子衬得男人原本就棱角分明的下颔线条愈发凌厉。

修长的双腿微敞,姿态慵懒而恣意,骨节分明的双手放在膝盖上轻点,袖口处隐约可见价值不菲的链表。

男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淡淡落在她身上,和她怀中的糖宝,但也只轻轻一扫,便转移了视线。

楚沐雨的身上湿了一大片,因为出门时匆忙,开衫下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裙,此时更是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材的线条。

她有些局促地收紧胸前的衣服,脸上闪过一丝窘迫。

去医院的全程,沈少卿和楚沐雨没有一句话的交流,可他却察觉到了她的疏离和警惕,抱着小孩坐得离他远远的,仿佛恨不得贴在车门上。

长眉不由皱起,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不悦。

沉默的车厢内,氛围很是凝固,糖宝不时地咳嗽几声,听起来很是令人心疼。

这时,沈少卿才打量了楚沐雨怀中的糖宝一眼。

小家伙留着可爱的西瓜头,圆圆的脸颊上染着一抹绯红,垂下来的睫毛像蒲扇一般卷翘,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你女儿?”片刻,他开口,终于打破了这沉默的氛围,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楚沐雨愣了愣,一双清透的双眼微眨,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沈少卿薄唇轻抿,不置可否,眼底的复杂神色却越来越深。

医院到了,楚沐雨连忙道谢,抱着糖宝下了车。

沈少卿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拨出了一个电话:“查,她是谁。”

他就这么站在风口,冬夜的风凛冽而冰冷,沈少卿的头发被吹得凌乱地搭在额前,他就这么站着,不由自主地出神。

过去不到十分钟,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沈少卿点开,脸色一沉。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