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份暴露

汉元三年,此时已经是冬至时节,冬雨淅沥沥,带着潮湿的冷意。

轩辕国国都里,原本应该人声鼎沸的战王府,耳边的嘈杂声渐渐远去。

轩辕国的战王轩辕澈,正慢慢向新房走去。

迈入新房,他的呼吸竟然有些微微的乱了。

新房铺设华丽,入眼清红。

喜烛……喜糖……喜字……喜床……顺着这满室温暖,他略有些紧张的将视线,移到了喜床上端坐的女子。

女子纤细的身影被喜烛投射在墙上,打出一片氤氲幻影。

暗夜迷离,灯火杳杳。

想到那方嫣红盖头下,是那个令自己魂牵梦萦的人,轩辕澈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清浅的笑意。

他环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喜娘的身影。

然,轩辕澈心中并不责怪喜娘,面上挂着浅笑,心里还夸喜娘懂事。

走向床边,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称心杆,准备将新娘的喜帕撩起。

不知是喝多了还是什么的缘故,右手在轻轻颤抖。

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很大的决定一样,将红帕挑了起来。

在喜帕脱离新娘子头顶那一刻,他的表情从紧张霍然变成茫然暴怒——

不是她……嗯?!

他的心猛然坠下,手中的玉如意也在不知觉间掉落到地上,摔成了两截。

“若素在哪里?”轩辕澈一把抓起新娘子的衣领,新婚之夜,自己的新娘君若素竟然消失不见?!送走宾客之后,他满怀着欣喜来到房里,撩起喜帕的一瞬间,看到的却不是自己心中的爱人,那人还是自己的表妹。

坐在床上的女子愣住了,她扑闪着大眼睛,说不出的娇俏可人,轻启朱唇,“表哥,今天是你我的新婚之夜,哪里来的若素?”

轩辕澈没有看到的是,女子隐藏在衣袖下双手已经握得指节都泛了白。

他哆嗦着身子,跌跌撞撞地冲出喜房,留下新娘子一个人颤抖着呆在床边。

与此同时,思慕崖上,一群人围着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女子。

女子已经在众人的咄咄逼人下退到了悬崖边上,身材纤细,双目清冷地看着众人。

她面容很是漂亮,只是此刻嘴角沾了几丝血液。

“妖女!你接近战王到底有何目的?!”其中一个围着她的人手中抓着一把铁铲,双目猩红地大吼着。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妖物留不得!”另一个男子手中握着一根铁棍,看着君若素,深恶痛绝地说道。

君若素似乎没有听见他们说话,只是安静的目眺远方,仿佛这些人的愤怒不是对着她的。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君若素喜服下的双手紧紧握着一只已经死掉了的兔子……那兔子全身血液都被什么吸干,看起来极其可怖。

忽然,一个妇人朝着君若素冲去,猛然抓住了女子的手,兔子仓促的掉落到了地上……

人们的眼神盯紧了兔子,目光里都是惊怒愤恨。

垂眸看着兔子身上早已干涸的血迹,君若素又一次握紧了双手。

心中似乎有着一团火正在燃烧……

“她果然是血族!快杀了她!”一个声音尖锐的让众人清醒过来。

看着这些步步紧逼的人们,君若素忽然仰天长啸!尖叫声刺破了夜空,激起众人心中的怒火。

君若素似乎已经发狂,众人也开始惊恐,“你是血族,为何靠近我们人类?你到底有何目的!”一个男子壮着胆子说着话。

“呵呵。”君若素轻笑着,口中溢出了一丝血液,仔细一看,君若素口中的四颗虎牙竟然比其他的牙齿还要长出好几倍,獠牙可怖!

“我有目的?我伤害过你们谁?”君若素觉得好笑,有些歇斯底里,“说啊!我伤害过你们谁?!”

忽然,往事一幕幕重现,那一次某次敌国探子下毒,国都这里几乎是民不聊生!当时的她对国都里的人们来说,只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个陌生人,她也甘愿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将所有毒素吸收。

可君若素自己得到了什么?不过是一身伤痛,因为毒素的影响,自己时不时地血瘾发作时不时地要靠动物的血液维持自己的生命!

错了吗?自己真的错了吗?看着人群,君若素怒火中烧,自己爱的那个男子,曾经和自己山盟海誓的男子,现在去了哪里?!君若素只觉得无比讽刺,也无比……痛心。

看着歇斯底里的她,手握着各种武器的众人也似乎有些害怕,有几个胆子大的,手握着武器就朝着君若素冲了过去。

“呵呵!”君若素冷笑不已,“都想杀我?”她环顾四周,苦笑道,“我真是看错人了……”

说着君若素举起右手,食指中指成爪,狠狠扎进自己的双眼!

噗嗤一声,血溅四方。

原本想要冲上前人们都愣住了。

君若素竟然这么决绝……

“死我也不会让你们染指一分一毫!”那凄厉的嘶吼,那失明的双眼流出了血液犹如血泪,一字一句,敲击在众人心头。看着疯狂的君若素,众人心中似乎有了些许的动摇。

“不论如何,这个妖孽就是血族!是人人得而诛之的血族!放过她,我们还能有安宁之日吗?!”忽然一个正义凛然的声音响起。

众人也都回过神来,心中的气愤压过了怜悯,又是嫉恶如仇地看着君若素。

见到效果起来了,那个‘正义之士’轻勾起唇角,隐到人海中。

君若素狂笑不止,倏然用空洞的双眼直勾勾的没有目标的望着众人,冷漠孤傲,“我要见轩辕澈。”

她就不信,自己甘愿付出一切,爱了那么久的一个人,会放弃自己,任由自己被万人唾弃。

“你以为战王不知道吗?战王此刻正和白桐姑娘洞房呢!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染指我们战王?!”那个人又一次说话,却一字一句都尖锐如刀。

君若素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已经无力去追究这个,一直冷言冷语鼓动他人伤害她的人究竟是谁又有何目的,满脑子回想的都是这一句话:‘战王和白桐洞房。’

“哈哈哈哈哈哈哈!”难怪,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轩辕澈竟然没有出面,竟然是美人在怀……他终究是负了自己啊!

当初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还是敌不过自己的身份暴露。

君若素的舌尖舔舐着长长的獠牙,嘴角挂着血迹,那样子狠辣犹如恶鬼,好似地狱里来的嗜血修罗一般,刺激着众人的心里承受能力。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君若素癫狂地大笑。

眼角不断有泪水滑落,可惜她的双眼已被刺瞎,再看不见世间的一切,血与泪融合,滴落在大红喜袍上,简直触目惊心。

脸上的悲戚隐没在了阴影里,令人看不清她的伤,看不清他她的痛。

“我君若素朝天发誓——若有来世,我一定断情绝爱!不再相信任何人!”紧接着她素手一扬,右手掌心里凝聚起一颗红色的光球,勾起了唇角,笑得凄美凌厉。

她大笑着,将右手掌心中的红色球体朝着自己左胸口心脏处重重一拍,铮的一声!

众人只感觉自己心中有那么一根弦猛然断裂开,再看向君若素,她的嘴角已经溢出了刺目惊心的血红!

血族的生命无穷无尽,近乎不死不灭,唯有将心脏碾碎,方才能将血族彻彻底底消灭。

她……竟然甘愿自缢……

“轩辕澈……你竟负我……”君若素的眼角一次缓缓滑过一行泪珠,整个身体朝着悬崖下倒去。

紧闭上已经被自己戳瞎的双眼,君若素心中一阵解脱爽快。

“若素!”一阵咆哮声响起,众人同一时间心惊起来,转身看去,竟然真的是战王轩辕澈!他竟然舍下“新婚妻子”来了!

他们都低估了轩辕澈对君若素的痴心!

在轩辕澈冲上前的时候,众人伸出手将他死死拦住。

“若素!”轩辕澈试图伸出手想要拉住身体不断下坠的君若素。

可惜,君若素的双眼紧闭,无论他如何呼唤也不再回答,似乎已经身死于那一掌,“啊!若素!你为什么不等我?!”

轩辕澈挣扎着,想要逃脱众人以血肉之躯给她铸造的人墙。

“战王不要啊!君若素是血族!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血族!您可别再执迷不悟了!白桐姑娘还在等着您去洞房!”又是那个声音,若是君若素能看到这个人的脸,肯定会认出,这人就是白桐父亲白祭月的亲信……

听到白祭月亲信的话,轩辕澈渐渐安静下来,他愣愣地看着悬崖处,众人见他冷静,皆认为他已想明白,也都放下了拦住他的手。就在这时候,轩辕澈眼中冷芒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悬崖冲去。

“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君若素一个!即使灰飞烟灭,即使罪无可恕,即使命丧黄泉!我轩辕澈,都不会后悔!”轩辕澈的吼声划破夜空,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得众人措手不及。

几乎在同一时间,碧月大陆上,一颗红色而璀璨的繁星,正冉冉升起,似乎预示着碧月大陆的新篇章,逐渐拉开了帷幕。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