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以后不能住在你家了

夜色深沉,安然放下披肩的长发,画好妩媚的妆容,面无表情的抓起自己的单肩包,转身向外走去。

“安然小姐,又要出去啊?”门口的仆人问了一句。

“这大好的夜色,用来睡觉多可惜!”安然冲着仆人一笑,身影跑出门外,钻进一辆车里,疾驶而去。

剩下仆人站在门口,冲着安然消失的方向一声叹息,原本也是大家闺秀,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可惜了。

仆人的一声叹发出来之后,立刻就感到了后背的寒意,转身一看顿时脸色一惊,“苏少爷,您……您还没睡呀?”

“她要出门,你有意见吗?”苏洛辰声音不高,却在寂静的夜里,极具穿透力,让仆人身子一颤,连忙说:不敢。

凌晨,天色微亮,整个别墅依然沉寂在黑暗中。

一个拎着单肩包的妩媚少女回到了别墅,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苏洛辰。

“玩够了?”苏洛辰的声音平静的像是湖水,不起一丝波澜。

“辰哥哥~”少女有些醉眼朦胧的叫了一声,扑到苏洛辰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爬起来走向楼梯。

背后响起苏洛辰叹息的声音,“微微,你以前很乖,不是这个样子的……”

安然身形一滞,眼中闪过一丝苦涩,快速的被掩饰,“太乖了不好玩,还是学坏一点有意思。”之后又补充道,“辰哥哥,我快要离开了,谢谢你的照顾,祝你幸福!”

突然的转折有些突兀,但是他能听的明白她的意思,苏洛辰站起来走向安然,高大的身形将她笼罩,“安然,你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没有了我,会不会不习惯?”

“总要习惯的,不是吗?”安然枸杞嘴角的弧度,美眸流转,却隐藏着难言的酸涩。

她从小就赖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父母出国的时候,她也是大哭着不放开他的衣袖,最后父母只带走了弟弟,她成功的留在了他身边。

一个人,却并不孤单,她的辰哥哥给了她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疼爱,在这个城市里,安然是唯一一个坐在云端的人,只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叫苏洛辰的人。

然而,她的辰哥哥要结婚了,她终将失去他的庇护,因为他要去保护另外一个人。

苏洛辰像是这个城市的星光一样,总是能够吸引所有的视线,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女人。

她以为,他喜欢那样的女人。于是小小年纪的她学会了化妆,也学会了怎样去故作娇媚,讨人欢心。她的辰哥哥只能属于她自己,她不想让他被别人抢走。

直到听到辰哥哥要结婚的消息,她才如遭雷击一样的惊醒,原来,他不喜欢那样的女孩。

但是,她已经变成了那种女孩。

她已经回不去了,至少在他的心里,再也回不去了。像是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让她痛得无法呼吸,明明为你才去改变,却最终还是失去了你。

听到辰哥哥要结婚的消息,她也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对他的依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爱!

口鼻中飘荡着他身上的香水味,安然走进他,帮他整理一下身上的衬衣,视线带着留恋,转身走上楼梯。

“辰哥哥,你要幸福。”她在心中默念。

他身上穿的,是她给他买的衬衣,唯一的一次为他买衣服,而且是用的他自己的钱。

一个女孩怎样才能快速的长大,最好的答案就是,让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苏洛辰,就是这座城市的天,无论是苏家的背景,还是他手中的势力,即便是苏洛辰这三个字,也足以让人癫狂,或者想尽一切办法靠近,或者敬若鬼神的逃离。

然而,他终究还是一个人,要面对七情六欲,面对生活中的各种无奈。

苏洛辰的视线盯着安然上楼的背影,直到她转身不见,他笑了,眼中带着同样的苦涩,这个小丫头终于还是长大了,他竟然再也看不懂她的心。

人的心果然是世界上最深奥的东西,即便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也终于有了隔阂,可他明明只大她三岁而已。

楼上的房间里,安然卸下脸上厚厚的妆容,恢复了原本的清纯,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只是眼中多了几分沉郁。

披着浴巾走出房间,身体伏在栏杆上,看着楼下大厅里脱下衬衫的男人,突然开口,“我睡不着,家里有安眠药吗?”

她知道他不会给。

从小到大,她像是这座城市里最尊贵的公主,用的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安眠药这种东西,他怎么舍得让她触碰?

苏洛辰走上楼梯,抱起她和她怀中的小熊娃娃,走回卧室放在床上,“我看着你睡,等你睡着了,我再出去,好不好?”

安然嘴里突出两个字,“不好!”

“为什么?”苏洛辰的声音很轻很柔,很暖。

安然噘着嘴,“我们都长大了,你不能再守着我睡了。”

苏洛辰轻笑,“我现在就是你的安眠药,除非你想继续失眠。”

安然不怒,只是看着苏洛辰的脸,然后她也笑了,就像小时候,两个人看着对方傻笑。

天亮以后,安然缩在被子里懒床,门被打开的声音传进来,安然闭上眼睛假装在睡觉,嘴角轻松地向上扬起。

苏洛辰坐在床上,把被子的一头翻开,露出安然的小脑袋。看着她脸上恬静的模样,他不禁失笑,睡得这么稳,可不像是失眠的样子。

吃过早饭,苏洛辰坐在书房的办公桌前,安然窝在沙发上,两条腿放在小凳子上晃来晃去,这种感觉,很温馨。

苏洛辰俊美的侧脸那么迷人,从小到大她看了无数次,始终不会觉得厌烦。反而,这张脸越来越深刻的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他在书房里看各种文件的时候,她总会静静地陪着他,不发出声音,然后偷偷的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暗暗出神。

慵懒的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安然看着对面的男人,这样的日子也许不会持续多久了,她开口,“辰哥哥,到你结婚的时候,我就从你家搬出去,好不好。”

苏洛辰笔尖一颤,刚刚写好的签名上多了长长的一条线。随手把文件仍在纸篓里,不动声色的说,“安然,不许胡闹!”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