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被众人惦记的白银王老五正在认真的工作。易承是一个可以将工作和私生活完全分开的人,所以,不管他前一秒在干什么,下一秒就会全心全力的投入到工作中,这也是他在短短一年内可以东山再起的原因,虽然公司不是他的,但是他对公司的作用还是不小的。

一个小时后,他从满满的文件中抬起头,再一次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拿起固定电话,拨打了个电话。

“Lily,进来。”

Lily就是刚刚那个女助理,接到电话的同时,她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推开不到两米的门。

“易总。”Lily走到易承面前,接过易承给的文件。

“下午还有事情吗?”

Lily脑子开始转动,不到十秒,她笑着回道:“没有了。”

易承点点头,让她下去。

门关上的片刻,易承瘫软下来,太累了,每天极速转动的脑子,还有一堆有的没有的事情,真的叫人心烦。

易承还没有好好的瘫一会,一个微信视频电话就进来了。

拿过手机,上面闪烁着姐姐两个字,便一改刚刚的疲惫,精神抖擞的接了视频。

“爸爸。”一个轻快的女孩子的声音从视频里面传出来,但是却看不到视频里面的人像。

“宁宁,下午好,为什么不给爸爸看你的脸啊?”不是往常那种十分冷淡的声音,而是带着笑意的关切。

画面里还是没有人,只听到女孩子咯咯的笑,易承只当她是在和自己玩游戏,也就不再纠结这个话题,按照往常一样,例行问了几个问题。

吃的好不好呀?睡的好不好呀?有没有乖乖的听姑姑的话?有没有和弟弟好好玩?等等。

宁宁也乖巧的一个一个回答,看到那么乖巧的女儿,易承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孩子从小被妈妈抛弃,他一个男人一边要顾及自己的事业,也无法去照顾她,只能把她丢给自己的姐姐。就在这些年里,宁宁长大的生活里很少有自己。

他工作的地方和宁宁生活的地方有不少的距离,他本来是打算再过一年,把工作安顿好,再把宁宁接来,自己照顾她。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前不久,公司上市,一堆事情需要他做,自己都无法顾及自己,更不要说管孩子了。于是,事情再一次搁浅下来了,转眼间宁宁要上幼儿园了,易承亏欠她太多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

“爸爸,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我告诉你哦,我们老师给我奖励了小红花,爸爸,你看…”视频中,宁宁突然冒出头来,手上贴着几张贴纸,笑着给他看。

易承眼眶有些湿润,但是他不能在孩子面前哭出来,他只能强笑着夸奖道:“当然厉害了,我们家宁宁最乖了,爸爸好开心!”

宁宁笑的格外开心,忽略了她自己问出口的那句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易承也不敢随便和她承诺,所以,他也没有提起。

宁宁被一个女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抱在怀里逗弄玩了一会,最后让她和一个男孩子去玩。

视频里的女人看了易承一眼,然后不满意的皱眉道:“你自己一个人好歹照顾好自己,怎么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了,你是打算我举家来照顾你吗?”

女人就是易承的姐姐易思,她知道自己的弟弟这一路来确实很辛苦,但是再怎么辛苦,还是要照顾好自己,不然在家里的人该多担心!

“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不要让自己太忙了,宁宁…”易承愧疚的看了眼易思,叹了口气道:“最近公司事情真的很多,我暂且不能回去看她,姐,你多多照顾她。”

易思阴着脸,也不再反驳他,只是点点头,最后两个人说了些其他的话,把电话给挂了。

易承用手使劲的搓搓自己的脸,让自己振作起来,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为了未来,他可以坚持到底的。

不管心里建设有没有做好,他拿起手机,照例打开微信朋友圈,果不其然,又是九宫图。

图片应该是新拍的,就是一些生活照,也没有p,有天有地,还有他自己。

配图文字:希望傻逼离我的世界远一点,感恩…

傻逼?骂谁?易承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但是很快遏制了,自己和他的接触不过是刚刚的加起来五十个字都没有的聊天记录,骂自己干什么?

易承轻车熟路的把文字复制,图片保存到自己的相册,然后一模一样的再发一条。

发完之后,易承在等待,果然,五分钟之后,十条朋友圈评论随之而来。

“哇,男神!”

“我们家木木好帅!”

“怎么会有那么帅的男孩子!”

“我要给他生猴子!”

“我要和他在一起,不要拦着我!”

“木木,木木,我喜欢你呀!”

“木木,在横店要照顾好自己!”

“木木,我好想你,你都不发微博。”

“木木,你翻我私信吧!”

“木木,超级喜欢你,一定要加油!”

前五条是复制粘贴,后五条是每时都在改变的。

值得一提的是,十条评论出自同一个好友:冯曦。

冯曦是谁,冯曦是易承的冤家。不是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多少融洽或者说什么青梅竹马,完全不是。

冯曦的哥哥叫冯俊,是易思的丈夫,也就是易承的姐夫。因为把孩子放在了姐姐家,以前还不怎么忙的时候,他隔三差五就会去一趟冯家。那个时候冯曦还没离开家里去上大学,所以对易承还是很熟悉的。

两个人相差八岁,所以冯曦又叫易承一声哥,易承看这个女孩子也是比较省心的,所以干脆认了干妹妹。

从那以后,易承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为冯曦是一个追星女孩,每天痴迷她的小哥哥们,家里只要是个生物的,都被她荼毒了,其中包括易承。

以前的冯曦比较“水性杨花”,喜欢的小哥哥可以遍布整个世界,但是从一年前,她再也没有转过墙角,把冯曦固定住的墙角叫将辰木,这个出道才一年半的男孩子。

易承真心没觉得这个将辰木多少好看,尤其是放在俊男美女众多的娱乐圈来说,简直就是大众脸。

所以,当初冯曦抱着将辰木的人形玩偶时,他问:“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现在,易承还是可以想到当时冯曦带着痴迷的眼神说道:“始于颜值,陷于才华,终于人品。”

易承不屑一顾,按照冯曦的尿性,不过一个月,怕是连将辰木的脸和名字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可是,时至今日已经一年过去了,冯曦愈演愈烈,易承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将辰木,到底有什么魔力。

但是显然,这些日子接触下来(单方面),易承只觉得这个人太过闲了,还有太过自恋,这是毛病得治。

被说自恋的将辰木,还在现场穿着厚重的戏服,傻傻的坐在那边…憋文案。

将辰木是个生气不过两秒的主,所以那个人送外号江七爷的事情早已经被他抛在身后。

他刚刚闲来无事,翻看了一下微博,到处在轰炸他让他发微博,他也想发呀,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写什么,他绝对最近没事情要说呀!

看到将辰木躺尸的坐在那边,神情木然,助理妹妹笑笑,然后走到他身边:“木木又在憋文案呢?”

将辰木无力的点点头,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立马坐了起来,然后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想要敲几个字,却被一个人打断,神思恍惚之间,强撸灰飞烟灭。

忍字头上一把刀,将辰木告诉自己不能冲动,千万不能失手杀人,他不想因为这个原因上热搜。

他缓缓转过头,想看看到底是哪只小狗害他把文案憋回去的,就看到了一张笑眼盈盈的脸。

将辰木考虑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力,释然的放下双手,立地成佛。

来人是将辰木的经纪人,陈雪宜,人送外号雪姨。

“见到我不高兴?”陈雪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这个男生,将辰木谄媚的一笑:“怎么会呢?来来来,舟车劳顿怕是累了,快坐。我不知道多少开心!您是谁,是照耀我前进的光芒,让我觉得我…”

“闭嘴!”雪姨恢复她的女王样,把将辰木的马屁拍在沙滩上,但是也没有弗他的好意,坐了下来。

助理妹妹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她笑着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将辰木,让他们两个人说话。

将辰木笑笑,就坐了下来。

“干啥呀?你不是在带新人,咋还有时间来找我?”

“说人家新人之前,垫垫自己的重量。”雪姨最看不惯的就是将辰木这样的玩世不恭,明明可以靠实力,一定要靠颜值,最终完败在起跑线。

将辰木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于是关切的问:“到底怎么了?今天好像很生气?”

“你收工了吗?”雪姨没有立刻回他,反而问他的行程。

“没有,还有两场戏。”将辰木老实回答。

雪姨点点头:“我先去酒店等你,拍完戏立刻回来。”

“…好。”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