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指望他看上你?

“呵~”这下沈源毅倒是笑了,眼底的轻蔑毫不隐藏,“苏凉,说大话之前也该自儿个照照镜子,不管是你的身份地位还是相貌才情,这江城上流圈子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看得上你?更何况刚刚那一位可是我们沈家都不敢得罪的主儿,你指望他看上你?别逗了你。”

苏凉感觉呼吸都开始发紧,脸上也有些烧,她握紧手指,依然是那副招牌式的冷笑,“终于承认了吧沈源毅,说什么喜欢我,欣赏我,我和别的女人不同,不过是你为了达到目的而用来骗人的鬼话!说真的沈源毅,你婚前出轨我还感谢你、让我看清你并非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但你为达目的而出卖感情的虚伪姿态真的让我恶心!”

苏凉说完转身就走,她怕再待下去她会忍不住动手打人,而以她现在的处境,她能做的只能是忍下这口气。

沈源毅并未拦她,只在她身后凉凉的说了句,“说起来很久没见到岳父岳母了,所以我准备把他们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段时间,你应该没意见的吧?”他的语气很淡,却透着浓浓的威胁气息。

苏凉气的差点骂人,转身狠狠的瞪着他,“你敢动他们试试!”

沈源毅抬手看看腕表,没回答她的话,只虚假的笑了笑,“哟,四点了,岳父岳母这会应该已经到了,你不去看看?”

……

苏凉再次亲身感受到沈源毅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可怕性。

一个家具齐全十分宽敞的公寓内,苏凉的父母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见到苏凉,苏母脸上扬起高兴的笑容,因为常年做重活她的腿落下了病根,她步履蹒跚的迎过来,有些心疼的说,“茵茵,你最近又瘦了……”

“妈……”看着年迈的母亲,苏凉眼里有湿意,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什么话都不能说出口,她忍住心酸,佯装高兴的说,“你们怎么来了?”

苏父和苏母对视一眼,有些惊诧,“不是你……”

随后进来的沈源毅及时揽住苏凉的腰,从容的笑笑,“岳父岳母,我先道个歉,把你们接过来这个事儿是我瞒着苏凉安排的。她平时总在我面前念叨着想念你们,所以我就赶在结婚之前把你们接过来住,想给她制造一个惊喜,你们二老不会怪罪我吧?”

苏凉这才知道原来沈源毅是以她的名义把爸妈接过来的,她看眼厨房里忙活的保姆,还有刚刚进门时守在大门口的保镖,心不由自主的往下沉。

沈源毅为了防止她逃婚,居然把她的父母“软禁”起来了!

苏父苏母哪里知道这些,苏父一向没主见惯了,他只是笑笑说没事,苏母则是高兴的说,“怎么会怪罪你呢,我和茵茵她爸一辈子都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这次还是托女婿的福,也是我们茵茵有福气,才找到你这么好的老公。”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从最初两个人在一起时对有钱人家的偏见,到对沈源毅喜欢的不得了,不得不说,沈源毅这个人很会做戏,不光骗过了她,也骗过了她的父母。

现在即使苏凉告诉父母沈源毅的真实面目,他们应该也不会相信她了吧,只会觉得是小两口吵架闹脾气。

苏父苏母留两人吃过晚饭,苏凉想留下来跟父母住,顺便想跟爸妈摊牌,但沈源毅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对苏父苏母说了句明天要带苏凉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寿宴,今天晚上必须回家准备。

苏父苏母连留都不敢留苏凉了,连自己的女儿再三说她没什么要准备的也被二老从公寓里赶出去。

出了电梯,苏凉步伐很快的往前走,一句话都不想跟身边的人多说,男人到底腿长,沈源毅几步追过去,在她身旁幽幽的叹口气,“嫁给我,不好吗?”

“十分不好!一万个不好!”苏凉是个直来直去的性格,在父母面前装了一晚上,又被沈源毅步步紧逼,她感觉自己都快疯了。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男人笑出声,因为刚刚陪苏父喝了酒,此刻有了些许的醉意,他看着面前的小女人,“苏凉,你该知道我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婚姻大事是根本做不了主的,比起那些矫揉造作的大小姐们,我倒是更愿意和你结婚。”

“然后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苏凉冷笑。

沈源毅无奈的叹口气,“还在为昨天的事吃醋?苏凉,我们交往一年,你都不让我碰你,我是个男人,我也有需求,所以……”

苏凉清楚的看见他喝了多少酒,一时分不清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又或是怕她整出什么幺蛾子而灌的迷魂汤,但无论是什么她都不再关心,拉高袖口露出胳膊上青紫色的掐痕,这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迹。

她笑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二少您上的一般都是处的吧?怎么?现在口味变了?看得上我这种被人用过的二手货了?”

她的话瞬间膈应到沈源毅,他看着她身上的印子,任他巧舌如簧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苏凉趁这个空档,拦下一辆出租车,车子没走几分钟,沈源毅的短信发过来:明天九点准时到达仕林庄园,我在门口等你,晚一分钟我就去请岳父岳母。

苏凉握紧手机的手气得发抖,胸口剧烈的起伏,现在只能怪自己当初瞎了狗眼没认出这个人渣。可她真的不想就这么嫁给沈源毅,识破他的真面目之后,现在连见到他都觉得恶心。

她手掌盖住眼眸,看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灰姑娘遇到白马王子?如果真的有,那个王子肯定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