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得回家了

陈薇薇本想随便草草了事,可谁知道王总成心没想放过她,一杯接一杯的,还要看着她见底,紧接着亲自帮她倒的满满的才算,还得再喝!

她已经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了,不能再喝了,从口袋摸出手机,北堂冰还没来电话,都八点多钟了,按理他早就到家了,回到家没看到她,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在乎她?也不找她?

不就是昨晚意见不合吗?

做 爱不戴套不是更能满足他么?

不就是她想有个他的孩子吗?

他长得那么英俊帅气,人见人爱,路过的少妇都流口水,她不就是想有个孩子母凭子贵,巩固家庭地位,这也错了吗?

十八岁相遇,爱上他,一路磕磕绊绊,过关斩将,终于修成正果,在二十五岁花季年龄嫁给了他,我容易吗我?一想到,往后的人生还要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哎……还能让人开心的过日子吗?

命苦啊!

“王总,我,我喝太多了,我得回家了!”陈薇薇陪着笑脸。

王总拉下脸,老杨一看表情立马出面,“再来几杯,还早,夜生活才刚开始,这么早回去干什么!”

“就是嘛,难得玩儿的这么开心,今晚定要不醉不归,等下换场继续嗨!”王总嘿嘿的笑着,又给她倒了杯满满的!

陈薇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视线有些模糊,“王总,我已经结婚了,你就省省吧!”

这时,一起来的女同事嗤之以鼻,讪笑,“薇薇,你总跟大家伙说你结婚了有老公了,可我们全公司连你老公影儿都没见着,平时聚餐聚会的也没见他来过,上下班也就你一人回家也没见人来接过你一次,你这老公是有多磕碜才不敢带出来见人啊?”

一桌子人都各种表情的哈哈大笑!

陈薇薇就行政部一文员,很少与市场营销部来往,自然也没什么交情,对方又是能说会道之人,针针见血。

陈薇薇那可是老公第一的人,宁愿骂她不能骂她老公的!一听有人如此说北堂冰,立马起身,甩开王总正欲伸过来的爪子,拨开老杨,绕过圆桌,几步挎至那女同事面前。

“你说什么?”

女同事瞄了瞄桌上偷笑的几人,“我说的不对吗?有种带你老公出来瞅瞅,看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瞅瞅??挑菜呢?还什么东西?

陈薇薇轮起拳头就想上去给她一耳光,那女的可能也是喝醉了,抖抖的伸着食指指着她说,“你以为你谁啊,大家心里明白就得了,少在这里假清高,还立牌坊!”

“立什么牌坊?谁假清高?”

陈薇薇非常生气的问她,那边,王总醉醺醺的跑过来搂她的腰,“小陈啊,别理她,咱们喝酒,喝酒……”

“喝你妹的!”陈薇薇是真怒了,一手直接掰开腰间的猪蹄,“你要是再往老娘身上摸来摸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早就不想忍了!

王总一听这话,太没面子了,生气的瞪大眼睛,指着老杨,“杨经理,她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是,啊?”

“呦,王总,您大人不知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老杨扯过她的手臂,“大小姐,你这火气还不小啊?不就是把手放在背上吗?你这不是还穿好几件衣服隔着的嘛!”

陈薇薇甩开他的手,“经理,你这意思是我穿了衣服的,可以随便摸是吧?你咋不给他随便摸?”

“我愿意他随便摸啊,问题是他不摸我啊!他要是摸我,还要你做何事?”

“……”陈薇薇无语,“走开,走开……我要回家了!”

她一手拿起凳上的手提包甩头就要走,老杨立马拉着她,挡在前面,陈薇薇反手甩掉,顺口一句:“让开!”

正在两人拉扯争吵中,“砰!”包厢的门被外面一脚踢开!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