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日做梦

温暖和煦的阳光洒在卧室里,钢琴,华服,柔软的大床。

“小姐,老爷太太让您下去用早餐。”

“知道了,让我在睡会。”一节藕白色的玉臂从被子里伸出,慵懒的摆了摆手。

呀,这床真软真舒服。好像是一团大大的棉花,一扑倒就会把整个人陷进去,把你埋在里面,亲吻着你,温暖着你。

“言儿,快起床了,别赖床了。今天你父亲要带你去参加舞会,你还要梳妆打扮呢。”母亲慈爱的声音响起,边说边拉我起床。刚想撒撒娇……

“哗!”一桶冰冷的水从头泼到了脚,鱼无言不禁打了个冷战。艰难的撑开眼皮看着眼前的人。

“看什么看,你个小破落货,天天净是偷懒耍滑!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啊,也不照照你那副样子,在偷懒,我打死你!!”

言毕,扭着圆滚滚的屁股走了。她是鱼无言寄养人家的女儿,容貌算得上是清秀,但是脾气秉性像极了她的母亲,飞扬跋扈,冲淡了身上原本的美丽。因为太过跋扈,小小年纪就生了横肉,好似要冲破面皮飞出来一样。

水顺着发梢流进眼睛,刺痛的睁不开眼。许久未洗的头发一缕一缕打成了结,突然一遇水像是解放般的流着灰色的水,顺着额头刺痛了眼睛。褴褛的衣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哪里有个大小姐的样子啊。鱼无言哑然失笑,扶着墙摇晃着起来,今日身体不甚舒服,整个人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可能是昨晚露水太重着了风寒吧。也没什么关系,扛过去就好了。

院子里已经放好了满满一大盆衣服,鱼无言上前端衣盆,因为发烧的缘故整个人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怎样都端不起来。鱼无言咬紧嘴唇想要努力的端起来,因为太过用力,嘴唇竟让她咬出了血珠子,摇摇晃晃的端起了衣盆,走了没几步因为没多少力气,衣盆砸到了脚面上,巨大的疼痛感让鱼无言瞬间清醒了不少。端不起来就拖着走吧,她找了根麻绳,绑住了盆子,比原来节省不少的力气。

“吱嘎”一声,王家破败的大院门缓缓的打开了。鱼无言拖着衣盆缓缓的走出了院子。十一岁的年纪正是美丽的时候,好像一朵花含苞待放。鱼无言本来就生的眉清目秀,虽然皮肤不够白皙,但是泛着一层蜜糖似的颜色,竟也有了别样的韵味。乌黑的头发有些糟乱的绑在脑后,也有一股迷人的美丽。

“快看呀,这个千金大小姐又来洗衣服了。啧啧,看她的装扮也不比我们乡下丫头好到哪里去嘛!”“就是就是,我看还不如我们呢。我娘才不舍得让我做如此粗重的活计,她一天天的净是干活了。没天安生日子。哎!!”

村民见到鱼无言就好像是见到了天外来客一般,窃窃私语,虽然她小时候就出现了这村子里,但终归不是这村子里的人。人们对她的谈论,不知道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鱼无言听到了村人对她的评论,没什么反应,淡淡的看着谈论的村人微笑。人也不好意思在继续谈论她,慢慢散去了。

找到洗衣的地方,鱼无言先用清凉的河水洗了洗自己火烧一样的脸,洗去了泥垢也露出了她原本的样子,因为发烧,脸上像是涂了胭脂一样娇媚。她看着河里倒映的自己,身上的衣服洗了又洗,补丁打补丁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了。她原本就不觉得自己美丽,俯身捧了点水润了润嗓子,撸起袖子开始清洗那些臭哄哄的衣服。浸到水里水里打湿,用洗衣的木棒用力的敲打,看着污水流出,与清澈的河水融合在一起。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洗的衣服污染了这河水。

王家是鱼无言父母的远亲,在鱼无言姐妹俩还是婴孩的时候就就王文带到了他家,他在城里的一个大户人家做事不经常回来。家里只有王文的媳妇跟女儿在家里,儿子在外念书被一个富家小姐招了做上门女婿。王文媳妇周氏为此总算是骂骂咧咧觉得儿子给别人了,自己气不顺。总是有事没事的虐 待鱼无言出气。

浣洗完这一盆臭哄哄的衣服,已经是正午了,太阳火辣辣的晒着。鱼无言身上已被汗水浸湿,经太阳一烘烤反倒是觉得暖洋洋的,不那么难受了,身体的软绵无力与太阳的烘烤让她觉得惬意,但肚中的饥肠辘辘又尝尽了难过的滋味。无力的一笑,还是回那个所谓的家里吧。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