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寂寞的妖精

季末是一个妖精,一个很能撩起男人情 欲的妖精。

门刚一打开,她就被时子琰拖进房间里,纤细的腰肢撞击在门板上,生疼生疼的。

不过她没有在意,精致的下巴抬起来,笑盈盈仰视着男人的脸,粉色的唇微微开启,带着极致的诱惑。

下一秒,时子琰微凉的薄唇就覆了上去,牙齿咬着她的软唇,舌尖探进去,和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

他的力道很强势霸道,吻的季末嘴唇有点发麻。

这个女人很能撩动男人的欲望,在夜店看到她的第一眼,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有了冲动。

炽热的浪在身体里翻滚,时子琰一身的欲 火被激起,急着发泄。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裙子。

“等等……”季末恢复了一丝清明,忽然伸手挡住了时子琰的薄唇,呼吸微喘着,“我先洗个澡。”

时子琰盯着她湿湿的唇,精壮的身体将她抵在门板上,大手一路向下,“无所谓,反正你这种女人,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刺耳的话让季末微微蹙眉,但是唇角的笑意丝毫不减,“那……你也不希望我身上,有其它男人的味道吧?”

时子琰眸子微眯,死死盯着她的脸,片刻之后猛地松开手,“十分钟!”说着,他一边解着衬衣纽扣,一边朝大床走去。

……

季末裹着浴巾走出来,还没站稳,就被时子琰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

“时先生,这就等不及了呀?”声音软软的,听在时子琰耳朵里痒痒的,很好听。

她的头发带着水珠,卸了妆的小脸依然艳丽,但比化了妆的时候,更能让人生出一股肆意蹂躏的欲望。

“小妖精!”时子琰俯身而上,扯掉浴巾,大手落在她玲珑的躯体上。

时子琰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在床上。反正这种夜店里的女人,男人一碰就能软成一滩春水,前戏都省了。

两个身体很快就缠在一起。

“唔……”季末被时子琰的力道贯穿,柳眉微微皱了下,她忍着不适,长腿藤蔓似的缠绕在时子琰的健腰上,软软的嘤吟一声,“时先生,轻一点……”

不知道是触碰了哪根神经,他身下的动作一下子变的狂猛起来。

季末感觉自己都要散架了,没想到时子琰斯文的外表下,竟然这么狂野。

她死死咬着牙,还是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鼻息之间溢出来,“时……先生……慢一点……”

……

第二天醒来。

季末撑着疲惫的身体坐起来,看着身上一片片的痕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刚想伸手摸一下时子琰的脸,就见他眼睑动了一下。

季末迅速缩回手,“时先生,你醒啦?”

“嗯……”时子琰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特有的暗哑,他睁开双眼,看着面前跟自己一样赤 裸的女人,眸子里多了一抹炽热。

大手覆上她挺翘的柔软,“刚睡醒就勾引我?”这女人不仅生了一张妖精的脸,连身体也发育的这么好,让人难以抗拒。

明明是夜店里的女人,却如同处子一样紧致。时子琰回味着昨夜的疯狂,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由得多用了几分力气。

季末很轻易就被他撩起了情 欲,呼吸急促了几分。却在意乱情迷的时候,被时子琰推开了。

看着他抽身而退,淡定的开始穿衣服,季末精致的小脸上有些意犹未尽和茫然不解,“时先生?”

这就完事了?

时子琰站起身来整理衣服,脸上早已恢复了平静,“我不会在一个小姐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我不是……”解释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下了,她看着男人的侧脸,耸了耸肩膀,从地上散乱的衣服里,掏出一包女士烟,夹在指缝间点燃。

时子琰一向很反感女人在他面前抽烟,粗俗又丑陋,可是……眼前这个女人抽烟的样子,居然该死的性感,让他小腹又是一热!

整理好衣服,他走到床边,指节捏住季末小巧的下巴,“你的名字。”

“我?”季末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我叫季末。”

“寂寞?”时子琰轻笑,以为这是她调情的手段,“很适合你。”一个寂寞的妖精!

季末知道他肯定误解了,从小到大,她因为名字闹过不少笑话,已经无所谓了,“时先生,这就走了吗?”

“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钱?”时子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从钱夹里面抽出一叠钞票,丢在床上,“你的酬劳。”

他嘴角那一抹嘲讽的弧度,精准的刺痛了季末的心。她盯着红红的钞票一阵失神,再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时子琰的身影。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季末把剩一半的香烟按进烟灰缸里,嘴里嘀咕一声,“我不是小姐啊……”

话说,找男人做,真的超痛的!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