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你这个贱人

出了宾馆,季末回到对面的酒吧。

包厢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一个打着哈欠的男人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款女式包包。抬眼看见季末,呵呵一笑,“季末,我正想去找你呢。你的包忘拿了。”

季末接过男人递来的包包,冲他笑了笑,漂亮的小脸带着摄人心魂的魅惑,“琛哥,早啊!”

“早?现在已经中午了!看你这样子,昨晚一定过的很快活吧!”乔琛瞥见季末脖子上红色的草莓印记,唇角露出一抹揶揄的笑意,眼底却不经意间闪过一丝黯然。

“还好吧。”

时子琰不可能对她负责任,尤其她是主动送上门的,这种一夜邂逅通常天亮之后就不会有联系了。

乔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你们之间……”

“他把我当成小姐啦。”季末假装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只是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乔琛看着季末强颜欢笑的小脸,想要安慰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季末,其实……”其实只要时子琰对她产生了兴趣,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凭借季末的外表,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吧?

“管他呢!”季末撩了一下自己的大啵浪卷发,她就是喜欢时子琰,怎么样?

……

季末下半年就要毕业实习了。

毕业之后回家么?不!她一点都不想回那个家,宁可继续住在学校里,也好过天天面对家里人那些嘴脸。

走出酒吧,季末打车回了学校。

刚推开宿舍的门,还没站稳,耳边就吹来呼呼的风声,紧接着‘啪’的一声响,季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你这个溅人!”

“嘶……”脸上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抬头就看见一张化了妆的漂亮脸蛋。

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季末顿时就笑了,“是你啊?找我什么事?”

“你真是个溅货!”季雨涵揉了揉发麻的手,盯着她脖子上的红色痕迹,咬牙道,“昨晚爽吗?”

季末点头,“嗯,挺爽的。”时子琰的床上功夫,确实挺强的!

“你……”季雨涵脸上的怒意一下子飙升,抬起手还想给季末来一巴掌,“季末,我警告你,时子琰是我的男人,你离他远一点!”

季末打掉她的手,满不在意,“呵呵!你不过是个床伴而已,哪来的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时子琰身边女人很多,但从来没有被他承认的女朋友。

这句话刺痛了季雨涵的玻璃心,她跟时子琰有两个月了,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仅仅是维持床上关系而已。

季雨涵原本觉得,就算不被认可,只要能缠住这个男人,她就还有一丝希望。可是,她最受不了的是,季末竟然插了一脚,要来抢她的男人!

季末天生就有一张做小姐的脸,男人见了就流口水,让她怎么能不担心?

“季末,你别不自量力了,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季末似是无意的撩动一下领口,“而且,我昨晚已经赢了,不是吗?”

“你……”季雨涵瞪了她一眼,有些气急败坏,“你等着!”

“好啊!”季末‘砰’地一声关上门,耳边终于清净了。她昨天晚上劳心劳力,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 …

季末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她眯着眼睛,小手在被子低下摸索出手机,“喂……”

“季末!你在哪儿?”电话里传出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爸?”季末心里一颤,睡意顿时消散了大半,声音冷冷的开口,“我当然在学校喽,找我有事吗?”

“现在立刻回家!”

“回家?干嘛?”季末眉头皱了起来。

“少废话,我让你立刻回家!”季文力吼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季末不耐的丢开手机,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磨磨叽叽的穿衣服下床。脚一落地,腿上软了一下,差点跌倒,她扶着床边站起来,低咒一句:靠!

… …

回到家的时候,季文力正在打电话,刻薄的脸上陪着谄媚的笑,“王总,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晚上见。”

挂断电话,季文力转身就看到季末进了家门,“季末,去换身衣服,晚上陪我出去吃个饭。”

季末咬了咬唇,下意识的摇头,“我不去。”

“还想不想找工作了?”季文力眉头一竖,“这是我好不容易争取的机会,多见几个老板,对你以后有帮助!”

“越大越不懂事,你就不能跟你妹妹好好学学!”

季末嘟囔一句,转身回了房间。

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住,书桌上已经落了一层灰,季末打量着冷冰冰的房间,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门外传来季文力不耐烦的催促,季末拉开衣柜,随便找了件白色的衬衣套上,“来了!”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