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固定炮友

海川国际,周年酒会。

宋无双租了礼服仓惶赶到现场,她迫不及待要去找墨夜寒,去见念念,可又怕突然出现会吓着他。

纤细的高跟鞋,哒哒敲击着地面,每走一步就感觉离人间更近一点。

刚进会场,正和客户碰杯的墨夜寒就看见了她。

面色不改,长腿迈开,一切都化成了背景,将左顾右盼的宋无双扯进怀里,惊喜异常。

“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宋无双礼节性抱了抱墨夜寒,从他怀里退开,极力掩着此刻的心急,扯开淡淡笑容:“打去公司,秘书说你来这了,念念还好吗?”

“等你亲自检阅,你先吃点东西,咱们马上回家。”

墨夜寒把她安置在轻食区,去和客户道别。

宋无双太久没来过这样光鲜的场所,极力避开人群,坐进角落里,捏着手指。

念念,会认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妈妈吗?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勾引男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她耳边散着寒气,冰冷又熟悉。

她像受惊的兔子,腾地站起,还未迈开步,就被冷霆琛拽着手腕,拖进了卫生间。

深色木门重重合上,宋无双被压在了墙面上。

“你和他什么是关系?”冷霆琛抬手压住她消瘦的肩头,眯着双眸,发出危险的信号。

“他?冷先生是问,刚才我和相拥的男人吗?当然是男女关系。”她故意笑得妩媚。

看着她宋无双平静的眼神,冷霆琛手上青筋跳跃,直接跳入她的裙底,一把扯掉她的底裤,身下一挺,长驱直入。

没有恢复好的伤口,再次被撕裂,锥心刺骨!

“男女关系!”

冷霆琛咬着后槽牙,被这四个字刺激的不轻,重重撞着她。

宋无双对上他阴鸷的眸光,笑的更加骄傲,“对,男女关系,他是我在监狱里的固定炮友。我们,革命情谊深厚。”

呵。

冷霆琛听完忽地笑出声,握着她的细腰,恨不得掐碎:“真贱,在监狱里都能勾搭上男人,我看你就是欠操!”

曾经那些美好,全都碎成了泡沫,再也经不起回想。

宋无双痛的痉挛,死死咬上牙,冷漠的样子彻底激怒了他。

捏住她的下巴,愤怒变成千军万马,在她的身体里厮杀掠夺。

“荡妇,你给我叫出来!”

骨架被碾碎的痛楚再一次袭来,一股腥甜味在口腔中扩散,宋无双大笑,“冷霆琛,你还真是孝顺!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为自己的仇人服务!你爸妈泉下有知,会不会气醒过来?哈哈哈哈哈!”

“你找死!”

话音刚落,“霆琛!”一道甜腻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