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念念

宋无双惶惶然回到大厅。

顺手端起酒杯,仰头灌下,一杯又一杯。

和冷霆琛对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心痛的指尖发颤。

他有了未婚妻,为什么又来缠她!

想着,眼泪啪嗒啪嗒落进杯里,宋无双胡乱抹了一把。

湿漉漉的手,被墨夜寒牵起,他一言不发带着她离开了酒会。

一路静默,回到庄园。

宋无双站在门口,有些迟疑:“夜寒,念念能接受我吗?”

“别担心,相信我,念念会喜欢你的。”墨夜寒看着她,眸光真诚笃定。

可,所有以为做足的心理准备,在宋无双见到念念的一刹那,灰飞烟灭。

“念念,我是妈妈,我可以牵牵你的手的吗?没想到我们念念已经这么高了,过来让妈妈看看好不好?”

宋无双脸上挂着最温柔的笑,矮着腰,一点点朝念念靠近。

她的宝贝,五年了,日日夜夜都在期盼团聚。

迫不及待,好想把他抱进怀里,亲一亲他的小脸蛋,摸一摸他黑软的头发。

可念念黑葡萄般的眼睛里,盛满警惕和惊恐。

紧紧抱着怀里的熊仔,躲在墨夜寒身后,不让她靠近

就当宋无双要摸上他的手,念念突然惊叫一声。

手里的熊仔使劲砸向她,紧紧抱上墨夜寒的腿,往他身上撞,歇斯底里抵抗着和宋无双接触。

宋无双呆住了,直挺挺跪在地上,震惊又痛苦。

她的孩子,不认她……

直到墨夜寒将念念抱走,她才紧紧捂住脸,压抑着哭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墨夜寒一脸愧疚走下楼。

见宋无双抱着手臂,哆嗦着站在窗边,不由捏住拳。

“无双,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念念。”

“不,夜寒,是我的错,是我太失败。我不该任性生下他,让他在没有父母的环境里长大,我更不应该让你把他关在房子里。是我自私,都是我的错!我从未为念念做过任何事,我有什么资格当他的母亲。我还不如去死!”

宋无双越说越激动,颤着身体,为了让自己不再哭出来,死死咬住了发白的拳头。

血丝从齿间渗出,眸中也染了血色。痛苦又绝望的模样,像是要咬下一块肉。

墨夜寒劝不动,赶紧将念念抱了下来,看见儿子安睡的小脸,宋无双终于松开口。

轻轻伸出手,眸色也变得柔和。

念念落进怀里那一刻,隐忍的泪终于淌出眼眶,她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墨夜寒拿过两把椅子,摁着她坐下,浅浅舒了口气。

“无双,你从没跟我提过念念的父亲。是冷霆琛?”

宋无双眸色一怔,墨夜寒一直是个细心的人。

她不想欺骗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压着声音冷冷道:“他不配做念念的父亲,我们不会认他。夜寒,拜托你帮我保密。”

说完,垂眼看着念念,语气更加坚定。

“我一定要查出当年纵火案的真相,我要让冷霆琛在真相面前,忏悔一辈子!”

墨夜寒不再言语,也看着念念。这些年,他一直在等真相。

从未想过自己的对手,竟是冷霆琛!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