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求婚

第二天。

冷氏,总裁办公室。

“冷总,查清楚了,墨夜寒五年前入狱时间和宋小姐相近。听说他出狱时,抱着个孩子,叫墨念念。墨氏集团的慈善基金,四年前更名为念念基金。”

呵。

冷霆琛心中一震,猛然起身,骨节分明的手压在桌子上,气压骤降。

王特助立在一边,低下头,大气不敢出,衬衣已湿透。

许久,才听到冷霆琛低沉的声音响起:“派人24小时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随时报告。”

*

天道广场。

宋无双无力的坐在台阶上,捂住脸。

念念不愿意接受她,一看见她就反应激烈。

惊恐地叫声,像刀子一样往她心里扎。他的眼睛,嘴巴,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拒绝她。

要怎么办?

眼泪从指缝里渗出,比在监狱里还要难熬。

哇!好漂亮!

忽然,周围发出一声声惊呼,宋无双蹭干眼泪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置身于一片红色花海。

而她,是花的中心。

错愕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朝她走来,墨夜寒?

他一身白色燕尾服,俊美阳光,帅气逼人。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让宋无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她以为,他们只是朋友。

她以为,他待她只是弥补妹妹走失的遗憾。

可当他单膝跪地,双手捧上钻戒,一字一句问她:“无双,你愿意嫁给我吗?”

宋无双这才深深意识到,这个男人隐忍的感情。

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忽地,一个白色的,小小的身影,捧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跑了过来。

念念?

宋无双呆住了,任由念念将花束推进她怀里,瞪着一双溜黑的眼睛,躲在墨夜寒身后,略带不安地望着她。

眼泪一瞬盈满了眼眶,喜悦感顺着血液淌遍全身。

“念念。”她轻唤。

呼吸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大声又吓着她的宝贝。

念念紧贴着墨夜寒的手,一刹间收紧,在宋无双一颗包裹着惊喜的心要摔回肚子里时,他揪着裤缝的手指松了。

非常迅速地抓了一下宋无双的手指,又缩了回去。

泪珠一颗一颗从宋无双脸颊上滚落,她哭着咧开嘴,激动地看向墨夜寒。

“夜寒,念念他接受我了吗?”

墨夜寒微笑着点点头,为她擦去眼泪,将念念从身后牵到身边,将他的小手放进宋无双的掌心里。

低声轻问,“念念,有妈妈在我们的家才完整。我们再也不和妈妈分开了好吗?”

念念低着头,盯着贴在一起的两只手,过了好一会才浅浅的点了一下,随后像小鸡啄米似的,使劲点着。

宋无双激动坏了,一头扎进墨夜寒怀里,哭的不能自已。

三个人拥着的画面,被人拍下,挂在网上,也传到了冷霆琛的手机上。

一个月后,海川酒店。

天城商政两届名流,齐聚一堂,参加墨夜寒和宋无双的订婚宴。

墨夜寒走到熟悉的身影旁,温柔催促:“无双!快开始了,我们去后台准备。”

苏婉婉闻声,回眸一笑:“墨总,我是苏婉婉,在订婚宴上,认错未婚妻,被人知道会很丢脸哦。”

墨夜寒看着陌生的面孔,忙致歉道:“苏小姐,实在抱歉!”

这时,主持人高昂的声音,响彻宴会厅:“今天是墨夜寒先生和宋无双女士的订婚宴,欢迎大家到来,一起见证他们的幸福!”

同时,电子屏亮起,一对男女在卫生间里欢爱的限制级视频,出现在荧幕上。

男人动作凶猛如兽,冷冽肃杀的声音传出:“宋无双!既然你这么欠操,我就当着墨夜寒和你父母的面,好好操你!你被我操的这么爽,还敢说又细又短?”

女人被压在墙壁上,冷艳的笑着:“冷霆琛!比起我们家夜寒,你就是又细又短,给不了女人性福!祝你早点精尽人亡!”

顿时,宴会厅里炸了锅。

墨夜寒脸上血色全无,冲出人群!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