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车祸

天浩医院。

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

手术室门上刺眼的红灯,亮了三天三夜,刺得宋无双眼睛疼。

她想躲避光芒,微闭眼睛,身体失控倾斜。

“无双,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好不好?”

墨夜寒守眼疾手快,小心扶着她,坐到长椅上。

“不,我要在这里等,我要等爸爸,妈妈和哥哥醒来,我要陪着他们。”

他知道,她的犟,他拗不过。

于是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挺直的背影,隐隐心疼。

他是她的未婚夫,可她从没想过依靠他。

*

冷霆琛在办公室里一刻不停批阅着文件,目光时不时扫上社会新闻。

“宋氏集团总经理宋正南及父母宋治国、陈晓凤,在天浩医院抢救三天三夜,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墨氏掌门人在医院守护未婚妻,三天三夜寸步不离!”

第四天,他终于站在医院走廊里,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宋无双靠在墨夜寒的肩膀上。

冷峻的脸上瞬时布满阴霾,凌厉的目光几乎要绞杀他们,青筋暴起的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真感人!订婚全家进医院!”

宋无双闻声,身体一颤,警惕的站起来,假装平静:“冷霆琛,这里不欢迎你!”

冷霆琛冷哼一声,说出的话像冰刀子:“这就是你勾引男人的报应!”

没等宋无双回应,墨夜寒已经冲过去,一拳砸到冷霆琛脸上,顺势扯住他的衣领,怒吼道:“冷霆琛!警察检查了车子,发现有人故意弄坏了刹车片,是不是你干的!”

有人蓄意破坏刹车片?

宋无双脑子嗡的一声,准备上前阻挡墨夜寒的身子僵在原地。

这几天,她只顾着伤心。配合警察调查的事情,都是墨夜寒在处理。

她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

可是,哥哥宋正南处事一贯稳重谨慎,父母还在车上,哥哥开车肯定更加小心。

而且,时间这么巧,就在她订婚当天。

是他,肯定是他,他认为她害了他父母,所以他也要害死她的父母!

想到此,她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崩塌,彻底崩溃了,疯了似的上前撕打冷霆琛,眼泪如洪水泛滥,倾泻而出。

“冷霆琛!我说我没有害你爸妈,你不相信我!你要报复我!我坐了五年的牢,你还不满意?我爸妈有什么错?我哥又做错了什么?有种你冲我来,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就是了,你为什么要害他们?”

冷霆琛站着原地,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任由她撕打。

她打的每一下,不是打在他身上,而是捅在他心上。

她眼眶里奔涌而出的眼泪,像是沉溺他的海水,他觉得自己喘不上气。

他伸手想拉住她,告诉她,他没有害她父母。

可他手上又传来剧痛,女人狠狠地咬着他的手,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感受到她无尽的恨意,她嘴里吐出鲜血,咬着牙:“冷霆琛,如果我爸妈和我哥,有一个人好不了,我和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冷霆琛觉得心口狠狠震了一下,她是恨极了他。

墨夜寒不想宋无双和冷霆琛再有牵扯。

连忙紧紧抱住她,冲着冷霆琛怒吼:“你这个混蛋!你知道她为你付出了多少吗?你这样伤害她,会后悔的!赶紧滚!”

冷霆琛没有反驳,阔步离去。

再多留一秒,他一定会宰了墨夜寒!

墨夜寒抱住宋无双,安放到长椅上,后悔自己刚才怒不择言。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无双,冷静点,爸妈,哥哥会没事的。”

宋无双坐在长椅上,挂满泪痕的眼睛,盯着手术室门,痛苦地摇摇头:“爸妈,哥,是我害了你们。你们千万别丢下我一个人。”

“手术中”的红灯刚刚熄灭。

宋无双蹭的跳起来,跑到手术室门口,披在礼服外的男士外套掉在地上。

“医生,怎么样?我家人是不是没事了?”

医生刚走出手术室门,就被冲过来的女人抓住手臂,看着女孩祈求的眼神,面色更凝重:“宋小姐,手术结束了,你哥哥已经醒了,你父母也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还没有苏醒。”

他顿了顿,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请宋小姐做好思想准备,如果病人三天后还没有苏醒,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

天旋地转!

宋无双眼前一黑,身体倒了下去。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