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其实,我暗恋你

她害羞地低垂下眉目,两只绞着的手,绞得更紧了,先甩出一招欲擒故纵,低声辩解道:“你是我的直属上司,摸清你的喜好厌恶,对我工作更加便利。”

顾景延见她一副含羞羞娇滴滴的模样,心里莫名其妙被撩了一下,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跟前一颗红艳艳的小辣椒,忽然一下子变成了绿油油的小白菜了,新鲜得很。

他轮廓冷峻的脸,五官精致得如同上好工笔画里眉目如画的男主角,清晨的阳光从他侧边的落地窗撒进来,恰好给某人冷凝的神色给模糊掉了。

曲盈盈努力扮作花痴相,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将跟前的脸转化成另一张笑意温柔的俊脸。

好吧,曲盈盈,催眠催眠--

顾景延见她完全一副出神的模样,心里被勾的痒痒的,居然鬼使神差地站了起来,踱步到她身侧,俯身凑到了她的耳边,用魅惑而低沉的嗓音道:“哦?你一个负责文字工作的?打探我的喜好厌恶,是为了在宣传册上将我当成卖点?”

曲盈盈被他突如其来的嗓音吓了一跳,他突然凑得这么近,气场还这么强,真的有点抢氧气啊!

她嘻嘻地对着顾景延干笑,忽然一脸信誓旦旦道:“怎么会呢!我巴不得所有人都不知道总裁您的庐山真面目!”

顾景延勾起一丝不以为然的笑意,使本来就清冷的脸庞显得越发疏离,他声音也凉了几分:“哦?是吗?”

曲盈盈心里恨的咬牙切齿,面上却是一副虔诚真心的样子,尤其是那双大眼,盛满了欲语还休的害羞。

“嗯,其实……其实我--我打听你是因为我暗恋你!”

谁知道这招美人计对顾景延来说根本就没用,他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比原来更冷了几分。

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抬起曲盈盈的下巴,迫着她与自己对视,声音阴沉:“你才认识我几个小时?暗恋我?莫非,早就有预谋?”

曲盈盈心里猛地一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特么的这个男人,他眼睛装了x光吗?连她有阴谋都看出来了?

曲盈盈忍着下巴传来的微微痛意,强作镇定道:“几小时怎么了?几小时就够了!总裁年轻英俊地位不凡,最重要的是你有钱,你有钱!这个看财的社会,只要有钱就够了!”

顾景延忽地猛一下松开了她的下巴,眼神中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鄙夷。

“这么爱财?”顾景延轻嗤一声,背对着曲盈盈走回到自己的座位。

曲盈盈见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顿时一落千丈,心里也有些懊恼,撅着唇不服地说道:“不是爱财,是爱有钱人!就喜欢嫁个有品位的有钱人,有面包又有爱情!一举两得!当然像总裁你这样的配置,一举n得了!这么划算,我惦记着有什么稀奇?”

这才认识几个小时,就想嫁给他?口气不小!顾景延扫了她一眼,冷冷扯了扯唇角,讽刺道:“可惜像你这样的配置,顶多能嫁给糟老头做个填房。”

他话毕,还不忘将鄙夷的目光落在她的胸脯上三秒,才毫不留恋地移开。

曲盈盈:“……”

尼玛的,这是什么话?她配置怎么了?

曲盈盈脸上染了一抹滚烫的绯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她的目光带了一丝羞愤,紧紧盯着顾景延那张毫无表情的冷脸。

“我怎么了?我很差吗?”曲盈盈低头扫了扫自己的身材,自为满意道,“我身高一六七,纤腰长腿翘臀,五官清丽口齿伶俐,名牌大学毕业,工作能力优秀!我怎么了!”

顾景延闻言回头又扫了她一眼,沉着悠然地说道:“名牌大学?工作能力优秀?那你去把这摞文件给我弄清楚了。”

曲盈盈不服输的一面被他眼里的轻视完全激发了出来,她上前抱起那摞小山高的文件,嗤了一声:“搞定就搞定。”

顾景延面无表情,淡淡地瞥了一眼门口,示意她可以滚了。

曲盈盈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幸好没有暴露什么。她面上也挂着傲娇的神色,轻轻抬了抬娇俏的下巴,踩着高跟鞋走出了总裁办。

不就一摞文件嘛!难得住她吗!难得住吗!

不过,等曲盈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文件的时候,还真被难住了。

她不过是一个负责文字工作的啊,各部门的支出与收入平衡,财务报表,人事流动原因调查干她毛事啊!

“真是看不出来,总裁这个人长得挺人模狗样的,怎么心眼儿这么小呢!这么折腾我一个新员工,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曲盈盈被报表上密密麻麻的数字晃得眼花,拿着笔有些无从下手。

阴损!真阴损!曲盈盈心里不舒畅,骂起人来毫不嘴软,越说越难听,旁边的小宁都听不下去了,对着她挤眉弄眼示意她闭嘴,她却仿若未闻。

“曲小姐,拜托你声音小点儿。”小宁压低声音提醒她。

“为什么要小声点呢?我还打算让后勤给曲秘书拿个扩音喇叭呢。”曲盈盈正想跟小宁吐苦水来着,身后却忽地响起一道凉飕飕的声音,就像是一条蛇缠在脖子上的感觉,整个人都觉得后背发凉。

曲盈盈心里咯噔一声,生无可恋地回过头来,就看见一身正装的顾景延好整以暇地倚在秘书室的门边,神情幽深,目光清冷。

我的个天,她今天出门是忘了看黄历了吗?

顾景延的目光凉凉地定在她身上,曲盈盈再好的口才在两目相对中也卡词了,大眼瞪着顾景延,不知道作何反应,心里头只有两个字在重复--完了完了完了--

正等待着暴风雨降临,却见外面来了位行色匆匆的男人,恭敬道:“顾总,高氏那边的代表过来了,已经在会客室候着了。”

顾景延并没有马上抬脚离开,深沉的目光淡漠地盘旋在曲盈盈罩着乌云的头顶,声音威严而沉寒:“曲秘书,你跟我去接待客户。”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