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份转变

喜房内。

“我和我爸,谁让你更爽?嗯?”豪华的屋子里,灯光暗淡,房间处处透着芳香,到处是可见的大红。床幔是红的,被子是红的,台灯是红的,萧置迓的眼睛……也是红的。

透着嗜血的怒气的红。

房间里传来一阵阵抽动的声音,满室蔓延着男女的欢愉。

萧置迓咬了一下米小爱的耳垂,他喘着粗气,声音带着从地狱出来的寒冷。

米小爱咬了咬唇,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这个男人,总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让她遍体鳞伤。

可是,置迓,你知不知道,我有我的苦衷。

“置迓,求你,别这样……”米小爱的的声音带着哭腔,她的手指紧握床单,那指节发白而用力,“求你,你爸爸马上就来了,你别这样。”

“米小爱,你倒是有能耐。”萧置迓轻笑一声,那笑里满是嘲讽。他身下的动作狠了起来,惹得身下的女人一下叫出声来。

昔日的恋人转眼变为他的后妈,怎么可能没有能耐。

他爸爸玩了这么多女人,这么多年,都没动过再娶的心思。

她米小爱能踏进他萧家大门,转眼便做了主母,又让他怎么能不对她刮目相看。

“置迓,我求你,现在我嫁给了你爸,我们就没有关系……”话还未说完,萧置迓的大手便抚上米小爱胸前的稚嫩,他的手劲很大,仿佛要把身下的女人捏碎。

“没有关系?米小爱,你做梦吧。就算你做了我爸的女人,也仍然是我萧置迓发泄的工具——”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皮鞋接触地板发出的踢踏声,那声音越近,米小爱越是感到头皮发凉。

“小爱,你在干什么?下面的宾客还等着你呢。”萧国权的声音响起,带着成功的中年男人特有的成熟。他从楼下走来,好像还带来了楼下欢快的音乐与笑声。

可是米小爱却全身紧张,她乞求的看着萧置迓,刻意压低了声音,“置迓,求你……”

不能被他爸爸发现的,绝对不能。

“我在换礼服呢,马上就出去。”米小爱强装镇定,然后便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男人丝毫没有因为米小爱的求饶而停下来,动作反而是更加狠了。他挺身一进,米小爱差点就叫了出来。

“你说,我爸爸看到你这么骚,还要不要你?”萧置迓在米小爱的耳边轻声道,他的眉眼邪魅极了。

米小爱的脸上是一副赴死的害怕,因为男人的话她全身都忍不住颤栗起来,却又死死的忍住不发出一丝声响。

片刻,在米小爱觉得萧国权就要进来的时候,她听见男人的脚步一顿,“那你快点,我在下面等你。”

米小爱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萧置迓冷笑一声,从米小爱身上起来。

“这次,算你幸运。”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米小爱,睥睨着衣冠不整的她,嘲讽十足。米小爱没有去看他眼里的鄙视,任自己瘫在床上。

待房间只剩下了米小爱,她能够听见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

她身上穿着红色旗袍款式的礼服,头发从额间撒落几丝下来,原本盘得整齐紧致的头发现在变得松垮,她的红色礼服也因为大力的揉搓变了形。

房间里的红,透到她眼里只剩下落寞与凄惨。

没有呆多久,米小爱从床上起来。

坐在梳妆镜前,她清楚的看到脖子上暗红的牙印和吸允过后的痕迹。

门咔哒一声响起,米小爱的心里一紧,以为是出去了的萧置迓又重新回来。

刚看清来人,她便被一个巴掌打翻在地。向下倒去时,米小爱的额头磕上梳妆桌的边角。脸瞬间红肿起来,米小爱感觉到一阵疼痛袭上神经。有一股暖意从额上流下,流进她的嘴里,是铁锈的苦涩。

萧国权身上带着戾气,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米小爱,“我让你不要去招惹置迓?你忘了吗?”

米小爱顾不上疼痛,她看着萧国权,声音带着颤音,“我没有去招惹置迓……是他自己来的,我姐姐……我姐姐怎么样了?”

爬到萧国权的脚边,米小爱刚摸上他的裤脚便被他一脚踢开。

“我已经嫁给你了,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不能伤害我姐姐!我姐姐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呀,她还有心脏病,姐姐她现在在那?我要看她,我要看她!”

米小爱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一个掉下悬崖的人在找那根能让她续命的开在悬崖中的树枝。

她的声音激动,额上的血流让她看起来面目狰狞,有些癫狂的模样。

萧国权看着她就像看一只蚂蚁,“要是想你姐姐没事,最好乖乖听话。要是下次让我知道你勾引置迓,就不能保证你姐姐会不会断只胳膊断只腿什么的了。”

说完,萧国权转身离去。

米小爱的眼泪落下,沾上了血,变成了血泪。

她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揪起,再也忍不住,她低声哭了起来。哭声压抑而沉重,是她忍了这么久却又无可奈何的委屈。

萧置迓喜欢她,喜欢到宁愿放弃家族企业。而一生以儿子为骄傲的萧国权,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他要他的儿子,娶最强大的能助他一臂之力的女人,而不是为了一个只有外貌的米小爱和他断绝关系。

于是,老狐狸绑架了米小爱的姐姐,以米小雅来威胁米小爱。

嫁给他,和萧置迓了断。

任他萧置迓再怎么狠厉张狂,也不会去和他的继母纠缠。

姜还是老的辣,而米小爱,不过是萧国权掌控儿子的一颗棋子。

她不过是爱上了一个翩翩少年,到底做错了什么?

房间里响起米小爱的声音,她哭得凄厉极了,那声音透进人的骨子里,让人听得无端生凉。

她浑身很疼,可是心里更难受,没有比什么失去挚爱,让他误会,只为了救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更重要。

不一会儿米小爱手机上发来一条视频,那是一间废弃的阴暗的仓库。米小雅被绑在一根椅子上,被人用粗厚的长鞭抽打着。几鞭下去,她嫩白的皮肤瞬间外翻,米小爱看见姐姐痛苦的表情,心里也感同身受。

只觉得那鞭子抽到了她的心上,骨上,让她窒息。

末尾,是萧国权在灯下仍然阴暗的脸,他威胁气十足,语气透着冰寒,“这是对你这次的惩罚,下次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这次的惩罚,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认识萧置迓吗?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