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热嘲冷讽

一夜昏昏沉沉,米小爱在自己的梦境里沉浮。

次日,闹钟将她吵醒时她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般。头疼,身上也疼。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烫,应该是有些发烧。

昨天她简单的为自己消了消毒,现在额上贴上一块白色的纱布。她的脸色很差,米小爱化了一个淡妆,下楼。

萧国权和萧置迓在楼下吃早餐,米小爱听见他们聊的话题。

今晚萧置迓要去见夏黛,市长的千金,萧国权心目中最配得上萧置迓的人。

萧置迓注意到从楼梯上下来的米小爱,他到了嘴边的拒绝成了接受,“好啊,我们一起吃顿饭,要是可以的话就定下来吧。”

米小爱的心中一疼,定下来,他们终究是越走越远了。

萧国权的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他本来想等萧置迓和夏黛熟悉熟悉再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同意了。当然,老狐狸知道,米小爱功不可没。

于是见米小爱下来他瞬间变成了一副好男人的模样,他搂着米小爱的肩,十分宠溺,“怎么不多休息会?”

米小爱的肩膀被他搂得生疼,却也只能咬牙忍住。

“我休息好了。”

看见两人的互动,萧置迓脸上的表情更冷了。他看着米小爱额上的纱布,语气关心,眼神却恨不得将她吞没。

“小妈,你的额头怎么了?”

米小爱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萧国权抢了先,“怪我,昨天没有节制。”

他的话音刚落,萧置迓猛地起身,椅子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有些尖锐,他语气不善,“我去上班了。”

说完,萧置迓大步向外走去,萧国权还不忘提醒他今晚的宴会。

萧置迓不耐烦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过来看着米小爱,“小妈记得去。”

米小爱脸色一白,她有些愣神,萧国权的大手却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

“我知道了。”米小爱的声音有些克制,可是却没人注意道。

等萧置迓走后,萧国权瞬间恢复冷淡。

“想你姐姐没事的话,你最好给我配合一点。”

米小爱目睹了昨天姐姐受的伤,她当然知道配合。

晚上,米小爱到的时候,夏家的人和萧国权他们已经到了。

本来一派和气的聚会因为她的出现气氛一下冷了下来,空气中有一瞬的尴尬。米小爱看见夏黛坐在萧置迓的旁边,她一副少女娇羞的模样,而萧置迓很帅。

不得不说,男才女貌,他们看起来很配。

萧国权站起来迎接米小爱,明明是责备,他却说得一脸宠溺,“小爱,怎么这么久才来,大家都在等你了。”

米小爱向在座的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工作有点忙来晚了。”

萧置迓冷哼一声,看见萧国权和米小爱恩恩爱爱他就浑身不自在,“小妈还真是忙,你看看在座的各位,那个不比你忙?”

夏黛的父母只当萧置迓是不高兴萧国权娶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当妈,只得在场上打着圆场。

米小爱坐下后,夏黛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小爱,你好厉害的,我看过你设计的婚纱,都好漂亮的。我和置迓的婚纱,小爱帮我们设计好不好?”

“我现在的设计还不太成熟,你们的婚纱这么重要,还是找更专业的人设计吧。”米小爱连忙拒绝,她可一点也不想给这两人设计婚纱。

“哼,不太成熟?小妈学了这么多年的设计,一件婚纱就难为你了?还是,小妈只是不想给我们设计婚纱罢了?”

“我——”米小爱刚想说话便被萧国权打断,他急忙道,“你小妈当然不是不愿意为你们设计婚纱,这样吧,你们的婚纱就交给小爱设计好了。”

米小爱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打开手机,是萧国权发来的信息,“答应他们,我让你见你姐姐一面。”

米小爱抬头看着萧国权,眼神中颇有些难以言喻的滋味。

但是这动作传到萧置迓的眼里却变成了她和萧国权的传情。

他的眉峰一紧,下一秒便听到米小爱松口。

“我做的婚纱,那就希望你们不要嫌弃了。”

答应的这么快,谁知道老头子答应了她什么事。

夏黛开心的拍了拍手,“谢谢小爱,你做的婚纱一定会超级棒的,这是你对我和置迓最好的祝福。”

最好的祝福,米小爱在心中冷笑,那就最好的祝福吧。实在受不了那一抹浸着毒的目光,她起身,有些仓皇,“我去一下洗手间。”

一路上心不在焉,米小爱只想着帮他们设计婚纱能够见到姐姐。到卫生间,她刚拉开一个门便被一道大力推了进去。

随之,一个身体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米小爱有些呼吸急促。她以为自己遇到了变态,脑中的神经一下就高度紧张了起来。

刚想大叫,她便听到一阵沉沉的声音,“米小爱,你真贱。”

是萧置迓。

这道声音将米小爱的心狠狠的丢入万劫不复的大海,她爱上的男人,在狭小的公共卫生间里,一边卷起她的裙子,一边骂她真贱。

米小爱笑了笑,“对啊,我真贱。所以,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她这么贱,他还有心思强奸她,又是什么心理?

那抹笑容萧置迓只看了一半,觉得刺眼极了。

有一股气堵在他的胸口,却怎么也不发出来。

他手下的动作狠了些,眼神冷冽,“你这样的女人只配在这种地方被干——”

米小爱的耳朵被人重重的咬了一下,酥麻漫过全身,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就软了起来。

感受到她的反应,萧置迓冷笑,“你就喜欢在这种地方被人干吧。”

没有说话,米小爱咬紧自己的唇。

从来,她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也不是萧国权的对手。

在这场相互利用的游戏中,她不过是彻彻底底的牺牲品罢了。

萧置迓恨死了米小爱这副死样子,他每天晚上听到她的浪叫。怎么,在他爸那她就享受了?在这她就是这副被强还独自忍者的可怜模样。

挺身一进,米小爱就算咬着嘴唇也忍不住闷哼。她身上汗津津的,只觉得难受。

就在想等着男人发泄完怒火的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一道声音——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