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婚纱的归属

林微是米小爱的死对头,她们俩同时进这个婚纱公司,但是米小爱混得却比她好。

最重要的,是她喜欢的男孩喜欢米小爱。

本来这次也是米小爱负者夏黛和萧置迓,但是林微非得自己跟过来。

夏黛笑得开心,“对啊,你不知道吗?小爱是置迓的继母呢。”她没有一点防备的说出这句话,在看见米小爱和萧置迓的脸色不好后,她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林微愣了愣,没有想到米小爱竟然嫁给了一个可以给自己当爹的男人。那么,在事业上,没少抱那个男人的大腿吧。

米小爱把自己的设计图悉数交给夏黛,她眼尖看到其中一中,眼神一变,想要把那张设计稿抽回,“这张不是。”

夏黛也看到了那张设计,她扯着这张设计的一边,米小爱拿着另一边。

林微看了看这张设计图,对夏黛笑了笑,添油加醋道,“萧夫人,这张设计可是我们米设计师的宝贝,前段时间有个明星结婚出天价我们米大设计师都没有卖这张设计图。”

夏黛好整以暇的看着米小爱,“这张设计莫不是对小爱有什么特殊意义?”

米小爱看着手中因为两人的拉扯有些皱巴巴的纸,这个设计是她给自己留的,她想嫁给萧置迓的时候穿。

她笑了笑,掩去眼中的失落,“哪有什么特殊意义,不过是我的第一个作品,有些舍不得罢了。”

“置迓,我想要小爱的这个设计。小爱,你就给我们吧,第一次的作品,好有纪念意义的。”

看到婚纱,萧置迓的心中一紧,他看过这张设计,以前米小爱说,要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他。

看着米小爱不肯放弃的手,他冷笑了一声,她都嫁给他爸了,还留着这图干什么?

“既然你喜欢,就让小妈给你好了。小妈,你不会不愿意吧?”萧置迓的这声小妈喊得极其不屑,米小爱的心中滴血,既然他要,她就给她好了。

“当然愿意,你们喜欢,我高兴还来不及,那有不给的道理。”米小爱从夏黛的手里抽回设计,“这件衣服我做好了再通知你们过来吧。”

看到她这么快就答应把设计给夏黛,萧置迓眼神寒冷,“那小妈就快些做吧,我想快一点把黛黛娶进门,她可不想某些女人这么廉价,是需要好好对待的。”

某些女人,她吗?

“小爱,我不是记得你已经做出这套婚纱了吗?”林微适时的提醒,夏黛的表情瞬间开心起来,“真的吗?小爱,你已经做出来了吗?”

“还没有做完。”米小爱瞪了一眼林微,多管闲事的女人!

“我可是记得还差一点点装饰了,现在上身的话是看不到什么瑕疵的。萧夫人,你过来我给您拿吧,您穿一定漂亮极了。”

林微像是这件衣服是自己的一般熟练,而夏黛倒是没有客气,跟着她走出去。

办公室重新空下来,米小爱觉得自己有些累,哪里都累。

“米小爱,我倒真是小看了你。”说话的事林微,她把衣服交给夏黛就走出来了。

“情妇上位吧?啧啧啧,真厉害。”

米小爱现在不想和她理论,便直接开口道,“你既然知道我上位成功了,就不怕我对付你啊?我告诉你林微,少在我面前作妖!”

林微脸色一愣,却是真的不敢再惹米小爱。

一阵鼓掌声响起,萧置迓从门外走进来,“我倒是没有想到,小妈在外竟然是这么以权压人的。”

米小爱心里咯噔一声,没有想到萧置迓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陪夏黛试婚纱去了吗?

大手紧紧的压上米小爱的脖子,米小爱被他压得出不了气。

“我倒是想知道,小妈是什么时候爬上我爸的床的。”

见米小爱的脸开始涨红,眼睛有些翻白,萧置迓实在下不了手,却又不这么想轻易放过她。

他心中有恨。

一种想要将米小爱毁灭,却又下不了手的恨。

米小爱的身后是一个沙发,萧置迓使劲想把她推到沙发上,却没有想到米小爱直直的向旁边倒去。他一下着急起来,眼神中闪过一抹悔恨。

米小爱直直的撞在办公桌上,手臂带动了花瓶,花瓶砸在地板上的声音清脆极了。

萧置迓连忙去拉米小爱,“小爱,你没事吧?”

米小爱的脸惨白,脖子上还有他刚才抓着的红痕。

没有人回答他,他怀里的米小爱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

萧置迓一下就心疼了,他的眼睛红了起来,有对自己行为的懊恼,也有对自己狠不下心的不争气。

米小爱醒来的时候,首先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入眼的是一片白色,她怎么了?

看到萧置迓的时候,米小爱看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放心,他在担心她吗?

再一看时,那双眼里却只剩下了冷漠。

果然是她想多了。

下一秒,米小爱瞬间紧张起来。她的宝宝。她没有打胎,那天给萧国权的检查单,是她拜托在医院工作的好友夏奕欢弄的假的。

她瞳孔睁大的看着萧国权,满眼的害怕。萧国权拦在萧置迓的面前,他脸上的表情是狠毒,说出来的话却深情无比,“小爱,我们的宝宝没有了,你不要担心,我们还有机会有宝宝的。”

萧置迓看不惯两人的浓情,他大步的向外走去,夏黛连忙跟在他的身后。

待病房里只剩下了萧国权和米小爱,萧国权瞬间转化为恶魔。

“你还真是胆大,不是不肯堕胎吗?以后你连怀孕的机会也没有了,可怜你的姐姐,摊上你这么个妹妹。哦,她以后只能是残疾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要她。”

米小爱全身颤抖,姐姐,宝宝,她一个都没有保护好。对不起,对不起。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尽管米小爱不喜欢医院,可是这半个月却是她难得的休闲时光。

又要回到那个地狱,她心中五味杂牌。她想,等萧置迓结婚就好了,那个时候萧国权就会放了姐姐。

等萧置迓结婚就好了。

在医院的半个月,没人去看她。

等米小爱重新站在萧家门口时,萧置迓微微一愣,他觉得她现在瘦得连风都能吹走。

她不是爱萧国权吗?怎么会变成怎么?应该是为那个孩子难过吧,可是,米小爱,你可是为我难过过一分。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