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突生巨变

萧国权下楼的时候正看见米小爱和萧置迓对视,两人的眼中除了彼此再无其他。

他走过去搂着米小爱的肩膀,力气大得米小爱想要挣脱。

“小爱,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等我忙完就去接你吗?”

“我没有什么事,就自己回来了。”米小爱从牙缝中挤着声音回答萧国权,这男人的力气大得像是要把她捏碎一般。

萧置迓转身想里面走去,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好笑,她怎么会过得不好呢?她最知道怎么获得幸福了。

见萧置迓走后,萧国权一巴掌就将米小爱扇到在地,“贱人!刚回来就想勾引置迓。”

米小爱已经不想解释了,他说勾引就是勾引吧,反正她的话,也没有人听。

“我要见我姐姐!”米小爱没有从地上起来,她从下往上看着萧国权,目光坚定。

“就你这样,还想见你姐姐?”萧国权冷笑一声,想要从米小爱的身边走开。

米小爱咬了咬牙,“你不让我见姐姐我就告诉置迓一切的真相!”

回过头来,萧国权站定看着米小爱。

“行啊,去告诉置迓真相,我保证,明天,就会有你姐姐被分尸的消息。对,你姐姐这么漂亮,不能白白的让她死了。你说,先让人轮奸她怎么样?”

说话间,萧国权已经蹲到了米小爱的面前。他的眼神寒冷而锋利,米小爱被冻得全身打颤,再也说不出一句来。

一到晚上,米小爱便被萧国权指使叫床,萧国权从未碰过她,每夜都是她自己在房间了鬼叫。

一个星期后,萧置迓带着夏黛搬了出去。

不用再伪装,米小爱却感觉不到一点放松。

一边是萧置迓,一边是姐姐,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夜晚,米小爱久久的不能入眠。下床,她想去客厅倒水喝。刚接好一杯水站在饮水机旁,他便看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影。

是萧国权,萧置迓搬出去后,他会带各种各样的女人回家。

米小爱站的地方是一片阴影,那两人忙于情爱根本注意不到她。米小爱想等他们上楼了再出去。

萧国权的电话响起,米小爱见他拍了拍那女人,让她上去后才接通电话。

“又怎么了?”

“什么?那个女人自己撞墙死了?你们怎么看人的!”萧国权的怒火很大,米小爱却觉得心中一凉,彻头彻尾的凉。

因为萧国权吩咐道,“妈的米小雅还真是个烈女,死了就死了吧,随便找个地方给埋了,手脚都给我干净点。”

努力压制住自己,米小爱才没有叫出声。她的手臂紧紧的抓着杯子,指尖发白。

姐姐死了,因为她,姐姐被她害死了。而且萧国权说,死了就死了。

等萧国权上了楼,米小爱仍处于震惊中。

她赶快拿了车钥匙出去,她要见萧置迓,她要把这一切恶心的事都告诉他!

车灯在院子亮起,那灯照进邵国权的卧室。

他从窗外往外看了一眼,米小爱正在转弯向外出去。

低低咒骂了一声,萧国权急忙跑下楼。

他刚想打开米小爱的车门,汽车便在他身边扬长而去。没有过多迟疑,萧国权直接开车追上去。米小爱一定是听到他刚刚的谈话了,不能让她去找萧置迓。

米小爱的车速虽然很快,可是怎么也比不上萧国权的豪车。没有多久,萧国权便开在了米小爱的前方。

他想堵住米小爱,米小爱心中一紧,直接开车往旁边的草丛开去。草丛有些宽,她越过萧国权死命的往前面加速。

等萧国权转头追上去时,眼前出现了三条岔路口,米小爱已经不在了。

米小爱知道萧国权在京城有多神通广大,他一定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她。

停好车,她往马路中央一站。

一股带着狠厉的风吹到米小爱的身上,强光灯打在她身上让她从未有这样一刻觉得死亡离得这样的近。

汽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长长的嗤的一声,半晌,米小爱睁开眼睛。

那车没有撞到她,在离她一个拳头的距离生生停下。

米小爱没有过多时间考虑,她急忙敲开副驾驶的窗户,声音还在发抖,“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商之南坐在车上惊魂未定,他还真是倒霉,大半夜的遇到一个神经病,找死也别撞上他的车啊!

打开车窗,他刚想破口大骂就看见女孩那张惊魂未定的脸,她的表情很是绝望,似是把救命稻草都压在了一个陌生人的身上。

“你怎么了?”商之南突然有些心疼,他一共见过这个女孩两次,一次比一次狼狈。

米小爱并没有认出商之南,只一个劲的拜托,“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上车。”看着米小爱这么急的模样,商之南也不再磨蹭。

“能不能借一下你的电话给我。”上车后,商之南才注意到米小爱穿得还是睡衣,因为跑的太急,她还掉了一只拖鞋。

把手机递给她,米小爱急忙拨通了记忆中的那个电话,第一次没有人接,米小爱不死心,又播了第二次。

电话那头没有传来男人的声音,反而传来了一个女声。是夏黛。

“置迓呢?把电话给置迓!”米小爱的语气焦急,夏黛却悠哉游哉得不行,“我说是谁大半夜的打来电话,原来是你啊。置迓洗澡去了,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吧。”

夏黛正说着,一道沉稳的男声在她身后不耐地响起,“谁让你接我的电话的?”

“置迓,对面是小爱,我以为她有什么急事,就接了。”

萧置迓刚要接过电话,就听见米小爱着急的声音,“置迓,是我,我没有背叛你,我从来就没有。怀的宝宝,怀的宝宝也是你的,你爸爸――”

正在震惊中,夏黛突然打断萧置迓,她把自己的手机拿到萧置迓的面前,上面是一张米小爱被一个男人抱着怀里的照片。男人看着米小爱,一脸深情。

“置迓,刚才uncle打电话来说小爱出轨了,说她现在逃跑了。那个流掉的孩子,也不是uncle的……”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