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带她去开房

顾裴深找了间酒店把苏冉扛上楼,倒在床上的时候,苏冉终于醒了。

床头的灯光有些刺眼,她眯起眼,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他在替自己脱衣服。

在苏冉二十几岁的生命中,只和一个男人亲近过,也只有一个男人会做替自己做这件事,带着醉意的苏冉本能的以为身边的男人是谭峻,带着积压已久的委屈,苏冉抱住男人的腰,埋头又哭了起来。

“阿峻,我好想你。”

“不是说要做个试管婴儿....”

“.....”

苏冉迷迷糊糊的说着,伸手去解男人的腰带,她犹记得谭峻和她摊牌时曾说过,她在床上太保守,从来没有主动过,苏冉想,也许自己该试着改变了.....

顾裴深一动不动的任由苏冉替自己解开腰带,享受她温柔的抚摸,眼中却带着冰冷的寒意。

既然自己送上门,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顾裴深粗暴的退下苏冉的裤子,入眼却看到了一条红彤彤的本命年内裤,他的小兄弟顿时萎了不少。

难怪被男人甩了,穿成这样上床,像老子这样的种马也得阳痿。

看着床上已经睡去的女人,顾裴深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倒头便睡。

翌日,苏冉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她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家具,陌生的被子,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昨夜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原来昨晚的男人不是谭峻!

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苏冉怕吵醒身边的男人,慌忙按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开口,话筒里便传来了二婶不悦的声音:“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今天奶奶八十大寿,你可别迟到,记得穿漂亮点,瑞都酒店301包房,有贵客介绍给你。”

苏冉压低声音说了句:“好的。”

收了线,身边的男人动了动,苏冉吓得几乎掉下床去,她胡乱的穿好衣服,趁着男人还没睁眼,蹑手蹑脚的跑了。

出了酒店大门,看到门口停着的那辆玛莎拉蒂,苏冉的脚步顿住。

他们到底上床了吗?

苏冉盯着那辆车摇摇头,算了,不管有没有都够丢人的了,只希望以后不要再遇见他。

苏冉扬手拦了辆出租车,赶到寿宴酒店时还是迟了,服务员带着她走到包厢门口时,苏冉听到里面传出声音:“怎么说话的?冉冉是你姐。”

说话的是苏冉的二叔苏启安,也是苏家最明事理的亲戚,苏冉脚步顿住,服务员知趣的走了,里面继续传来表妹苏楠的声音。

“我只是实话实说,她整天穿的跟大妈似的,平时也不收拾打扮一下,姐夫天天在医院也看回家也看,能忍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

苏冉趁机推开门:“都离婚了还姐夫姐夫叫这么亲,你去跟那个狐狸精叫姐,你看人家认你不?”

苏楠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脸通红的瞪着门口的人。

苏冉落座后,经过一阵诡异的沉默,苏老太太开口问:“冉冉,你和谭峻的事情真的考虑清楚了?男人嘛,哪有不犯错的,只要他愿意回来,你们各自退一步就过去了,等过几年有了孩子,他就收心了。”

她不想解释,只小声的说:“奶奶,离婚手续我们已经办完了。”

苏老太太和苏冉的二叔二婶交换一下眼神,语气变得严厉:“你也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了,既然这样,往后的日子你自己靠自己,别有了麻烦再来找你二叔。”

苏冉知道奶奶的意思,叫她没钱滚远点,她默默点了点头。

二婶董明芳很及时的跳出来唱白脸:“您别生气了妈,冉冉还小,又没有孩子,她这模样好好打扮打扮再嫁也不是问题。”

董明芳说完,转头冲苏冉道:“冉冉,待会你二叔的一个生意伙伴要过来给你奶奶拜寿,我跟他说了你的情况,要是人家能看上你,你们试着处处。”

苏冉长得不错,当初还在读卫校时,董明芳就变着法的想要把她“卖”给自家客户,如今又开始故技重施,苏冉表情不悦,说话也呛了起来。

“二婶,您这也太心急了,我离婚才不过一天您就打算把我卖了?”

董明芳讪笑两声为自己辩解:“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二叔那客户人品不错,生意也做的挺大,要是真能成了,那可是享不尽的福。”

“不会又是个谢顶吧?”苏冉冷冷的说。

董明芳不甘示弱:“谢顶怎么了,上次那个贾老板家里是做大官的,你除了模样周正些,那里能攀得上那种人家,现在就更不行了,这离过婚的二手货,能有人要就不错了。”

苏冉不愿再说,从小到大听的刻薄话太多,她早已习惯。

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董明芳和苏启安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康总,您来了。”

苏启安殷勤把那位康总安排在苏冉身边,对着众人介绍:“这位是我的生意伙伴,华泰电缆的康总。”

康总落座,和苏老太太打过招呼,目光停留在苏冉身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苏楠和苏冉,两姐妹个顶个的水灵,老太太,您的基因好啊。”

苏老太太听着恭维,笑成了一朵花,那康总更加肆无忌惮,甚至还暗地摸了一把苏冉的大腿。

苏冉左右躲闪,犹如酷刑般的吃了会儿饭,忽然包间的门又被推开,苏冉闻声看向门口,整个人吓得呆住了。

是那个人!

“你找谁?”

看着门口的陌生人,苏启安开口询问。

顾裴深眼光扫视一圈,晃了晃手里的离婚证:“苏冉,你早上走的急,把这个忘在酒店了。”

这话说的含糊,其中夹杂了太多引人遐想的信息,一屋子的人看向苏冉。

苏冉红着脸起身,快步上前接过,低声说了句:“谢谢。”

羞怯的模样,在旁人看来,两人关系更加不清不楚,董明芳怕他搅黄了自己费心安排的相亲,急忙问到:“酒店?什么酒店?”

顾裴深面无表情的答:“昨晚苏冉喝醉了,我带她去开了间房。”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