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后悔了

苏冉死命的反抗,可顾裴深丝毫不为所动,反而逼的更紧,小小的身子被他紧紧圈住,渐渐在他的吻中化成了一摊水。

良久,顾裴深终于放开苏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刚才的反应骗不了我,更骗不了自己,你也需要男人,所以,要不要答应我的提议?”

苏冉面红耳赤,羞的垂下眼眸,顾裴深循循善诱,继续低声说:“不想试试和我恋爱吗,我保证你不会失望,怎么样?”

楼道里有响动,苏冉急忙抬起头,小鹿般的大眼睛带着慌张。

“有人来了,快放开我。”

她的脸上红晕未消,一对小巧的耳垂尤甚,顾裴深有心逗弄,并没有松开半分,眼看着苏冉急的快要哭出来却无计可施的样子,嘴角的弧度越加明显。

小丫头,脑子笨又老实,这个游戏也太没挑战性了。

楼道里的声音一步步逼近,苏冉急的无法,一咬牙说到:“我答应你。”

顾裴深得到满意的答案,马上松开了被抵在墙壁上的人。

“几点下班?”

苏冉长出一口气,机械的答:“十二点。”

顾裴深一愣:“这么晚?”

“下午班都是十二点。”

“下了班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顾裴深说完,转身走了,可这句话却一直回荡在苏冉脑海,像个魔咒提醒着她下班之后将会发生的事。

终于挨到了十二点,苏冉想给顾裴深打电话,可他的号码昨天出了咖啡厅就被她删掉了,她想,如果今晚顾裴深找不到她,也许就会放过自己吧,谁知刚走出疗养院的大门,便被他抓个正着。

“上车!”

一辆黑色路虎靠着路边缓缓前行,车窗降下,顾裴深冲人行道上的苏冉喊。

苏冉犹豫片刻,最终上了车。

坐进副驾驶,顾裴深问:“我说了来接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你的电话我删了....”苏冉小声的说。

顾裴深黑脸,鼻子里轻哼一声:“你恐怕是第一个删我手机号的女人了。”

他的声音带着不悦,苏冉以为他生气了,可下一秒顾裴深却捏着她的下巴说:“我待会儿会让你好好记得我,再也舍不得删我的号码。”

这话让苏冉既害怕又期待,一路上她都在为自己做心理建设,她不应该否认自己的需要,尤其是楼梯间里那一吻,让她久久难忘。

既然生活上,自己已经和过去告别了,那么思想上,也许是时候改变了。

顾裴深家在市郊的一个高档小区,苏冉下车,被他带进一幢精致的二层小洋楼。

进入顾裴深家后,苏冉换了拖鞋,打量房间。

室内线条简洁,色调冷硬,一如屋子的主人,房子的布局很精巧,苏冉正想细看,一转身便被人封住了唇,紧接着,她的双脚腾空,被他抱进了卧室。

一个绵长的吻之后,顾裴深趴在床上,指了指一旁的浴室问苏冉:“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我先洗。”苏冉说完,兔子一样跑进了浴室,由于环境陌生,她洗的很快,但是当她出来,看到已经脱的精光的顾裴深,苏冉顿时后悔了。

顾裴深没有看她一眼,径自进了浴室,很快,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像是倒计时的鼓点,敲打在苏冉的心上。

苏冉越来越怕,趁着他没出来,她决定逃走。

苏冉慌忙穿好衣服,还没来得及走出房间,顾裴深就出来了。

“你要干嘛?”顾裴深不解的问。

苏冉抓狂,这澡洗得也太快了吧!

她在门口站定,别扭的说:“我,我后悔了。”

“什么?”

顾裴深的语气充满了意外,苏冉抬头,看到他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心中的恐惧感忽然消失了不少,她稳了稳心神重复道:“我后悔了,我想回家。”

顾裴深眯起眼,来回打量了苏冉半天,方才开口:“这么晚了,你自己回家不安全,今晚你睡客房。”

不容置喙的语气,决定了苏冉的去留,不过他肯放过自己,苏冉总算松了一口气。

倒在客房的床上,苏冉很快睡着了。

由于习惯早起,苏冉第二天醒来时,顾裴深还在睡着,她没有吵醒他,留了张字条就走了。

在医院忙碌了一天,傍晚的时候出了趟急诊,是一个车祸患者,全身多处外伤,同时伴有骨折,流了很多血,苏冉自己的护士服也被血染红了。

由于伤者情况严重,到了医院,苏冉马不停蹄的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清创、缝合、骨折复位...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手术室中出来。

伤者家属已经赶来,一见到苏冉出来,立刻迎上去询问情况,苏冉简单交代了几句伤者没事,目前正在手术室观察便离开了。

经过走廊时,迎面碰到了顾裴深,苏冉没力气打招呼,只冲他点了点头,顾裴深却像是吓了一跳,急急走上前问:“你怎么了?”

见他盯着自己的胳膊,苏冉低头一看,才意识到他是误会自己受伤了。

“我没事,刚接了个急诊,是伤者的血。”苏冉淡淡一笑,解释说。

顾裴深没作声,只是点点头。

苏冉有些尴尬,想起自己早上的不告而别,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她没话找话的说:“去看周奶奶了?她最近好多了,你真孝顺。”

见顾裴深仍旧不说话,她抿了抿唇到:“我去换衣服了。”

苏冉去休息室换了身干净的护士服,刚一出来,就看到刚才车祸的伤者家属,一名中年男人在走廊里嚷嚷:“护士!护士呢?”

走廊里,病人、医生来来往往,中年男人却一眼看到了苏冉,上前几步拉住她问:“不是事先说好了安排单间的吗,怎么病房里还有其他人?”

苏冉完全不清楚状况,但见中年男人气势汹汹,她只得解释说:“单间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那位病人后天就出院了,到时候病房不会再安排其他人,您要是还有问题,可以去护士站问一下。”

“问你XX。”中年男人爆了句粗口,扬手给了苏冉一耳光。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