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砸场子

前段时间,一叫燕子的姐妹出事了。

马姐说燕子出事,是因为她不聪明,做一行就有一行的规矩。

没了规矩,就容易出事。

像我们这一行出来卖的,就有卖的规矩,看你是玩一次性的还是玩时间长的。

而燕子就是玩时间长的,也就是被人包养,包养她的金主是个临市有名的房地产商人.

家里家财万贯,出手也阔绰,一个月的零花钱就有十几万,金主心情好,随手就是一套别墅。

可燕子并不满足,竟然直接上门去逼了正宫让位,她那金主知道后收拾了她,被人割了肾险些人财两空。

我去看过燕子,燕子说她不甘心,明明她比金主家里那个黄脸婆要温柔体贴,又会说话,凡事哄得男人离不开她。

可燕子也忘了,坐享其成也得有坐享其成的本事,女人的身体多姿多态。

你紧,还有人比你更紧。

燕子和我是算得上是好姐妹,以前靠她的人脉,榜上过一个大款,后来没出三个月,关系就结束了。

马姐说今天有个大场子,龙哥要来。要几个出挑的姐妹过去伺候着,她让我一块去。

姐妹们不想去,不光是因为龙哥的那玩意小,他还喜欢在包厢里面现成的玩,脾气不好难伺候,势又大;在临市没有人敢得罪他,连马姐都要给几分面子,所以他来这玩都是免费的,马姐不收他钱,陪他的小姐大多数都是白玩。

上次一姐妹刚来的,不懂规矩,又恰好被龙哥给看上。

当场脱了口的时候,没叫出声,龙哥一怒之下,差点没将人给打废。

平时听姐妹们说的多了,我对龙哥这人也没什么好感,能避开就避开,招惹不起还能躲一躲。

但这次不行,马姐说今天客人多,场子里的姐妹人多半陪客人去了。我要是不去,场面也不够,龙哥发起火来六亲不认,少不得要开砸。

砸了东西不要紧,难免伤了和气。

这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我特意没有化妆,站在后边都被龙哥给看到了。

他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扯了扯嘴角踏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龙哥说好像从来没见到过我,问马姐是不是新来的。

马姐应承一声,说是平时没碰上,来了一阵了。

我嗅着龙哥身上的酒味,手指抚摸在他的胸膛,笑着道:“之前老听姐妹们提起龙哥,一直也想见一见,但没得到机会。”

龙哥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臀上,让我感到火辣辣的疼。

“听说我什么?是床上还是床下啊?”这话龙哥一问,那双眸子中带着不悦。

我知道这话说错了,跟龙哥玩过的女人,哪个心里没点想法?

恨不得当场脱口一句,见针了。

我说龙哥在临市的名声没有人不知道,一向威风凛凛的龙哥,能见上一面也是我开了眼界。

龙哥没有再多说,笑着让我陪他喝了几杯。

一般三杯酒下肚,就得开场了。

龙哥从来不和女人做,尤其是场子里面的女人,他喜欢口。

而我从来不给人做这个,哪怕钱不要都行,但这次看来是避不开了。马姐递给我一个眼色,她带着其他的姐妹们出去了,外面守着龙哥的人。

龙哥脱了裤子,猛的按着我的脑袋下去。

一靠近,我嗅到那股腥臭味,难以忍受,并不我矫情,而是太臭了,估计也是两天没洗了。

龙哥按不下去,当下就有些不高兴,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怒骂道:“你他妈倒是张开嘴。”

他这一巴掌将我拍到了地上,脑袋嗡嗡的疼。龙哥在道上混的,人高马大,就是该大的地方没大过。

龙哥见我这样也没兴趣,顺手拿了桌上酒瓶子准备朝我砸过来。

这会,忽然砰的一声,门外摔进来一个人。

是龙哥守在门外的人。

那一刻我还没反应过来,一股脑的涌进来不少人。

接着就将龙哥一边打一边拽了出去。我也没幸免,也直接被拖了出去。

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一阵的功夫,会所也被砸了。

里头的客人和姐妹们抱头乱窜。

这些人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客人走了之后,我和龙哥被带到了楼下大堂,会所也关了门。

大堂内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中央坐着一个男人。

马姐和她姘头张哥正站在一旁,两个人也挨了不少。

张哥这人有点底子,是这家会所的老板,虽然比不上龙哥,但在临市也算是有人脉有面子的人物。而且这次,他站在边上屁也不敢放一个。

我和龙哥被人丢到了那人脚下,大概是这些人以为我是龙哥的马子。

我眼前只有一双黑的发亮的皮鞋,和一双修长的腿。

我不敢抬头,龙哥这个时候反应过来,被人打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骂咧道:“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在临市敢来找老子的麻烦,你是活腻味了!”

龙哥在白道上有关系,他的表妹夫是临市正阳分局局长。

在临市一般小打小闹人家也不管,就是出了人命,上下打点,糊弄一下就过去了。

我也不是没见过闹场子的,只是没见过连龙哥都敢打的。

可见来的这位也不是他们能招惹得了的人物。

龙哥一开口,就被一脚踹到了地上,踹人的发话了,问龙哥认不认得眼跟前的人,是不是命不想要了。

龙哥大概酒后劲上脑,这会睁眼看了好一会。

随后就噗通一声跪了,人刚跪下来,双手上阵,不停的打着自己耳刮子,嘴里说自己眼瞎了,没看清楚人。

我看龙哥吓成了纸老虎,心里好奇来的这个人是谁。

好奇心总是驱使人冒险,我刚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深沉的鹰眸。

尽管他只是余光撇了我一眼,可那双鹰眼内一闪而过的凶光,吓的我立即垂下了脑袋。

那种凶光,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狠劲。

这样的人,我也从来没碰到过,今天是第一次。

我垂头大气不敢出,能够感受得到一种阴狠的眼神注视着我。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