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跟了商爷

马姐曾经说过,这一行分三六九等,而我们属于最底层,能从商不从官,从官不从道。

意思是,能勾搭上商人的,就不要去勾搭当官的。

能勾搭当官的,尽量不要去招惹道上的人,因为那对我们这种女人没有任何好处。

“抬起头。”

冷不丁的听见这充满寒意的声音,我忍不住浑身一抖。

现在这个情况,我得罪了人,马姐和张哥根本没办法保我。

我微微抬头,也不敢正眼去看这人,但能感觉到他也在看着我。

他双眼盯着我看了一会,随后站起身朝楼上走去,跟在他身边的人跟张哥说,安排好,今天商爷要在这里过夜。

商爷?

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张哥听了这话后,恨不得脸贴到地上去。

还以为没我什么事儿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龙哥被人带走了,下场不得而知。

此时,我正准备收拾收拾,马姐这会急着的拉住了我:“轻轻,先别走,你有活了,赶紧去洗个澡打扮打扮伺候好商爷。”

我想问商爷是谁,怎么连龙哥都敢打。

马姐瞪了我一眼,让我别忘了规矩,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

一个小时后,我到了楼上的包房,推门进去,包房内只有商爷一个人。

我也是见识了不少,知道这位爷不好得罪。

刚见到这位爷,也摸不透他吃什么路子,包房里面既没有酒也没有其他的,我甚至无从下手。

坐在他边上好一会,恍然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会第一次接触这一行的时候,紧张生涩。

这位爷要是有点欲望,迫不及待那还好说。

偏偏是一动不动,也不看我。

我紧张的捏着双手,手心都出了一手的汗。

“你很紧张?”这位爷一开口,惊的我一抖,反应过来,扯了扯嘴角:“是有些紧张。”

我实话实说。

商爷这才正眼看我:“你很喜欢低着头,是因为我面目难看?”

商爷脸上有一道疤痕,从眉角一直蔓延到下颚,有十几公分,如同半张脸上攀岩着一条蜈蚣。

右脸没有损伤,倒是有几分帅气。

我的紧张,并不是因为他的模样,而是他的气势。

“不是!”

我这才抬头看着他,我说马姐让我来伺候好他,我又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玩法。

他说看我能不能承受得住。

还以为他有其他的癖好,我心里也做好了准备。

只是当他没有前奏,单刀直入的时候,那种剧烈威猛的冲击带来的感受,我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商爷体魄强,浑身的腱子肉,双手劲也大。

这一晚上下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生不如死,甚至哭着求饶他都没放开过我。

我后面睡着了,累的。

后来我从马姐嘴里得知商爷的名头,上有商爷,下有北腾。

是指道上划分为了两半的势力,地域以南有商爷,地域以北有北腾。马姐说她也没想到商爷会忽然驾临他们这么一个小庙。

我以为这事儿过去了,但后来商爷这尊大佛又来了,而且每次来都是在同一个地方,也不跟我多说,他一来我就得吃不少苦头。

尤其是每每做完之后,我醒来浑身都跟散架了一样。

但商爷跟其他道上那些不要脸的有区别,事后都会给我十万块钱。

半个月会来五六次,五六十万是我两年的收入了。

有商爷的点名,场子里的姐妹们一个个很是艳羡我,她们都说:“轻轻,你倒是走运气了,商爷这么大的一个爷,就是以后不来找你了,也会有额外的一笔安置费。”

有姐妹说,皇后俱乐部的大老板,就跟过商爷一年。

就这么短短一年时间,人都发了,以前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是,再看看现在,道上的人多少都得给她几分面子。

我倒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客人不管是谁都是客人,只要有钱什么都能玩。

商爷连续找了我两个月,之前每次来,二话不说就会直接做。

事后会给钱,第二个月的时候,送了东西给我,一条钻石项链。

而这两个月内,我除了他一个客人外,没有再接其他的。

马姐说,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商爷就行了,这算是变相被包养了。

“明天会有人来接你。”

今天的商爷没有之前那样猛烈,只是跟我做了一次后,人就歇着了。

我听了这话,坐起身,双手抱着他的胳膊,问他接我去哪。

商爷说给我安排了住处,以后就住那边了,吃喝不用愁。

我知道这意思,但没想到商爷会开这个口。

马姐提醒过我,商爷能连续来找我一两个月,说明是有意让我跟他了。虽然有钱好赚,商爷的钱花几辈子都花不完。

可也有风险,商爷的女人不是那么好做的。

皇后俱乐部的大老板,跟了商爷一年,当年遭人绑架被十几个人轮了,人也去了半条命,在医院住了一年多才恢复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底层的女人,从来不跟道上人的原因。

春风得意一时,指不定哪天跟着的金主倒了,连带跟着金主的女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反正圈子是没法混了。

商爷见我不说话,看了我一眼:“你不愿意?”

我听了这话,笑着说道:“我愿意,能够让商爷看上,是我的荣幸。”

钱没有人嫌多,何况我不是个特别有钱的主。

那小一百万算什么,我也过惯了这种有钱的生活。

没有个千八百万的就离开,这几年也是白混了。比起在场子里面接客,跟了商爷才是最划算的。

商爷离开了,我将这事儿跟马姐说了一声。

马姐替我高兴,她说现在的商爷,十分了得,我要是能跟个三五年,那这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商爷的女人少,也就皇后俱乐部的大老板算上一个,其他的也没有听说过。

明面上的,我算是第二个。

商爷安排我去了南元,那是他地盘。

我以为我被圈养了,搬过去的第一天,商爷就让人给我准备了一套礼服,晚上跟着他去宴会。

能有商爷现身的宴会,自然不是什么小场面,我心里也有点忐忑。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