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酒局

商爷出席宴会,身边带了百八十个人,像他这样的大佬仇家肯定是少不了的。

“爷,北边来人了,上次的事情这次也该解决了。要不然北边好像越来越不将爷放在眼里。”说话的是商爷身边的二把手,庚哥。

商爷听了这话,一双鹰眸闭目养神。

见商爷没说话,庚哥又接着说道:“北边那边跟他们华北军区的人打过交道,上次帮他们出了一份力,立了功。”

庚哥说的话,我没听明白,也是我从来没见识过的。

商爷虽然没开口,庚哥知道他听进去了。

我坐在车上有些坐立难安,双手放在腿上,出了一些汗意。

商爷撇了我一眼,一只大手握住了我的手:“你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跟在我身边就行了。”

他这人很敏锐,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心里难免有些后悔。

大佬的女人不好做,这话说的没有错,一个女人跟在一个男人身边,如果什么都不需要做,跟的日子长不了。

到了宴会的五星级酒店,今天主场不是商爷。

但能让商爷亲自过去,还需要周旋的,主场的人来头不小,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我挽着商爷的胳膊,到了宴会后直接去了二楼,一楼是用来接待来宾的,二楼才是主场。

商爷推门进去,偌大的包间内已经坐满了人。

一个个身边带着女人,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嫩。

我意外的见到了一个熟人,这人是我以前的一个客人,以前是个分局局长,后来听说升迁了。

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他。

大概是因为跟了商爷这样的大佬,我下意识的想避开这个人。

好在那人只是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再盯着我看。

“赵师长。”商爷一开口,将我的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看上去干练的男人,是个师长。

赵师长笑着点了点头:“商爷,你来迟了一些,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他说着,看了我一眼:“之前你可是个榆木疙瘩,看来也开窍了。”

这两人之间的谈话看上去是熟悉,可也夹着客套。

说的话点到为止,商爷带着我坐在了赵师长身边。

来宴会的时候,庚哥问过我酒量大不大,我说酒量还不错。我平时陪酒陪的得多,酒量不说特别的牛叉,一般人也是喝不倒我。

当时还不清楚庚哥问我这话的意思,现在倒是明白了。

赵师长罚了商爷三杯,我举起了酒杯,谄媚开口道:“赵师长,我之前就听说了您,一直都想见您一面,今天有幸见到了,不知道赵师长可能满足我敬酒一杯?”

商爷不喝酒,也不知道是不能喝,还是不愿意喝。

庚哥的提点我要是没想起来,今天算是搞砸了,那么商爷带我来就变成了毫无作用。

赵师长倒是没想到我会敬酒,看了我一眼,眼里一闪而过的不悦。但又不得不给商爷一个面子,举了举酒杯,一饮而尽。

我连喝了六杯下肚,酒桌上有酒桌上的规矩,女人喝得越多才是对他们的崇敬。

三杯是替了商爷的,另外三杯,自然是我的。

赵师长见此,大笑一声,说道:“商爷身边的女人,果然都是女中豪杰,这酒量可没多少人能喝的过。”

“是呀,商爷身边的轻轻小姐倒是酒量大,不如玩个游戏怎么样?”我听见女人的声音,抬头看了过去。

坐在对面的女人,我不认识,她身边的男人倒是刚才听着有人叫过,是某个省厅厅长。

“商爷你觉得如何?”

赵师长有意开口,商爷看了我一眼:“尽兴。”

商爷这是同意了,我以为自罚过后不会再追究,大佬们的酒桌上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这会,那女人瞧着我笑道:“我听说轻轻小姐平时陪客人玩的多,喝酒自然不在话下,玩骰子更是一绝。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倒是不会玩,不如就来最简单的剪刀石头布好了。”这女人的话让我面色一沉。

我余光看了商爷一眼,他不为所动。

她的意思是,我是从场子里面出来的,东西上不得台面,人也上不得台面,平时卖得多了。

我暗自咬了咬牙,忍着心里的波动,笑着道:“好的!”

既然商爷都默认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是跟了他就能肆无忌惮,今天在赵师长面前,面子得给足了。

先前喝了一圈下肚,我的面色也涨红了起来,玩这种小孩子玩的东西,我竟也连输了三局。

一开始是一小杯,连续输了三局后。

那女人觉得不过瘾,让人换上了大碗,里面倒满一碗白酒。

但这一局,是那个女人输了。

她面色微微一变,靠在旁边的男人身上撒娇道:“哎呀,人家输了。可是我已经喝不下了,怎么办呢?”她说着,又看向了我:“轻轻小姐,你不会强人所难吧?”

我一只手撑在了桌子边缘,这酒一喝多,后劲也上来了。

眼前一片也开始有些模糊。

桌子底下,商爷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捏了捏我的手心,他只是握着我的手,既没说话也没给眼色。

我揣摩不到他的意思,脸上一闪而过的苦笑,这还是开始,我竟然觉得有点委屈,怎么说也是跟了商爷两个月了。

赵师长这会没有说话,包房内的气氛也有些不好。

女人大概是看到了商爷撇了她一眼,这会是不开口了,但酒也没喝。

“夫人这话说笑了,游戏也是夫人提出来的,我倒是一直输了不少,喝得也高兴了。既然高兴,不如有乐同享,夫人你说是不是?”我面上带着笑意,说完这话,抓住转动的旋盘,将那碗酒转了过去。

称她为夫人,也只是明面上的称呼,大家都是一样的人,谁还能不知道那点事儿。

“厅长.....”女人撒娇的依偎在何厅长的怀里,现在僵持了这么久,赵师长在场,这场酒本来就是在给商爷下马威。

下马威没成,赵师长面上有些不高兴,何厅长不耐的看了她一眼:“薇薇,愿赌服输,你干一个吧!”

原来叫薇薇,这名字有点耳熟。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