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参加婚礼

香林结婚,新郎的父亲是某个县的县长,她嫁过去挺冒险。

我也是到了之后才知道。

我没准备礼物,去的随礼随了五万,香林死活不收:“你干嘛呀,在这一行,谁能容易似的,你这钱也不是天上飘下来的。”

香林说,她没什么姐妹,就请了我一个。我这份子不大点怎么行,但她依旧没收。

“轻轻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我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扭头一看,心头也是颤了颤。

我没想到李局长也来参加婚礼了,说起来,新郎的父亲是个县长,官场的人。李局长上次出现在宴会上,我们打过一个照面。

能出现第二次,估摸这人升迁到南元市了。

“李局长,好久不见。”我笑着说道,李局长不认识香林,但认识我。

那会李局长是我的常客,香林到帝豪的时候,他已经调任了。

李局长看了我一眼,靠近过来,一只大手准备拍在我的后臀上。

我知道他这个习惯,伸手及时抓住了他的手,商爷那么大的势力,我身边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

我要是管不住自己的人身,那就没法跟着商爷混。

“轻轻,怎么,和我生疏了?”李局长有些不悦的看着我,我扯了扯嘴角说道:“上次我跟着商爷去参加宴会,还跟商爷提起过李局长呢!没想到今天碰巧见到了。”

商爷的名头官,道都知道。

李局长一听我的话,没有再动手动脚,只是面色不好看。

他靠近我,凑到了我耳边,我正准备往后倒退一步,他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拉到了他身边:“你以为这县老爷真会让他儿子娶个小姐?”

“什么意思?”我有点没听明白。

李局长笑的意味深长,随后放开了我,当我再追问的时候。

婚礼荧屏已亮了,上面的司仪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大概是说回忆两个人之间的美好云云。

我不觉看向了香林,想着李局长的那句话。

当荧屏上开始出现照片的时候,我不禁瞪大了双眼。周围也变得安静,大家几乎是以一种莫名其妙和难以相信。

香林这会脸上甜蜜的笑容也戛然而止,发觉不对劲,扭头看向了荧屏。

荧屏上是一张张露骨的床照,随着照片替换,那些张片全都是香林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赤条条时,欲望正浓。

香林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

新郎立刻让人关掉投影,看着香林质问。

这会门外进来一个女人,年轻是年轻,长相很是普通。

一进来,就指着我,说道:“新娘子和这个女人是同行,是在帝豪夜总会做小姐的。”

这女人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只是在场的宾客朝我看了过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没有一点防备。

婚礼变得有些混乱,香林受不住,奔出了酒店。

而我则是被留了下来,应该说是那些宾客对我的唾弃。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拽住了我的胳膊,是个中年女人,抓着我朝我打了一巴掌:“你这个贱女人,四处勾搭男人,你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

这女人在去年的时候,去帝豪夜总会抓奸。

本来是燕子的客人,这女人认错人了,三番五次来帝豪闹事,闹了半个月。

“都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要不然这种不要脸的下贱货,不知道又会去勾搭谁呢!”那女人一开口,一群女人将我围了起来。

拳脚落到了我身上。

我下意识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脖子,这个时候好不狼狈。

没有人来拉开她们,我被人踹到了地上,蜷缩着身体。

她们边打边骂,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脱身,一只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

“住手!”

我放佛听见了庚哥的声音。

但她们没有停下,像是要将我打死在这。

“我叫你住手,你他娘的是没听见吗?”是庚哥无疑了。

庚哥带来了不少的人,将那些女人拉开。

我虚弱的躺在地上,浑身抽痛,动也不敢动。

直到我面前出现一双黑的发亮的皮鞋,紧接着眼前一暗,一双大手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

“商爷,您怎么来了。”我靠在他怀里,倒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商爷没回答我,只是撇了一眼带头的女人,脱口而出两个字:“废掉!”

我不知道那个女人下场如何,只是走的时候见到庚哥让人强行将人带走了。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商爷就坐在病床前。

我第一个反应是,他会不会知道我怀孕了。

商爷看我醒了,拿出香烟正准备点燃,动作微微一顿,又收了起来。

“商爷......”

商爷微微点头,一张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过了半响之后,商爷站起身说道:“既然你醒了,那就先回去吧!”

他什么也没问。

我点了点头,身体还疼,尤其是睡醒时一动弹,身上哪儿都疼。

好在只是一些皮外伤。

我们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爱上一个人,只有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想给那个男人生孩子。

而我不想!

所以我的打算是将孩子打掉,无声无息的打掉。

回到别墅,别墅多了一个保姆。

商爷没下车,送我回来后就走了。

我刚回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香林打过来的。

我犹豫之下还是接听了,她婚礼的事情跟我无关,我也是受害者。

只是香林那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

我以为香林会怒骂我,或者问我怎么样。

“轻轻,你让商爷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真的不敢了,轻轻都是我的错,我求你了,看在我们姐妹一场。”

那头传来了香林急切的求饶声,我有些莫名:“香林发生什么事情了?”

“轻轻......”

香林哽咽着,先是骂了自己一会,这才跟我说起了原因。

微微,是跟了何厅长的那个女人,上次在酒桌上,我得罪了她。

香林说,这钱她不敢贪,也她想安安心心的嫁人,可她没有选择。香林哽咽着跟我说道:“微微是何厅长的女人,平时手段硬的很。上次帝豪出去的一个小姐妹,想勾搭何厅长,就陪着喝了一杯酒,一条腿就废了。”

微微威胁了她,如果她不答应,不光会结婚结不成,甚至命都会搭上。到时候就更提一百万了。

这一百万也是微微出的价码。

我听了这话,沉默了,心里很不舒服。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