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再遇

顾修年离开后,儿子的心脏竟然找到了,欣喜之余我需要更多的钱以备不时之需。

我接了一个活。

假扮江浒的女朋友,去参加一个聚会。

他有面子,我有钱。

可我却没想到,我去参加的竟然是顾修年的订婚典礼。

我坐在台下,看着司仪调侃台上的新人,心如刀割,却要面带微笑。

江浒悄悄在我耳边说,“Lily,你跟了顾修年两年,他给了你多少钱?”

我明明是个妓.女,可我内心里一直都排斥别人公然这样看轻我,大概是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吧。

“这哪算得清?他是个大方的金主。”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显得老道又风尘,连笑容都是如此。

“两年前让顾修年捷足先登,以后你跟着我,我出双倍的钱,怎么样?”

我握着拳头,嘴角的笑容实在牵强,“江先生,我们今天的说好的,我只是假扮你的女友。”

江浒盯着我的眼睛看,一瞬不瞬的,看得我发麻,他像是魔怔了一般,伸手捏着我的下巴抚.摸,眸中透着痴迷,“Lily,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去的朋友,真的很像,可你和她的声音一点都不像,性格也不像,我看过你穿露腰的衣服,你的后腰也没有那块胎记,你不是她,可你们还是有七分相似,我真的好喜欢你,甚至迷恋你……两年前,若不是顾修年公开包养了你,我是必然要得到你的。”

我心口一跳,就像听了一个鬼故事,后背竟在他说完这段话后冒了一层冷汗。

他突然要吻我,我吓得往后一躲!“江先生!”

我喊他,他突然眸色一闪,似乎才回过神来,松开了我的下巴。

江浒拉着我的手握在手心里,“Lily,既然今天是演我的女朋友,拉拉手总是要的,放心,我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

我尴尬的笑了笑,“我知道。”

我心有余悸,借口去了卫生间平复心情。

我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泼着冷水,想起江浒看我的眼神就发毛,那种眼神,顾修年第一次点我的台时也出现过。

门锁一响,我吓了一跳,是顾修年,他来女卫生间做什么?

他看着我,目光冷而平静,仿似波澜不惊,可他周身的气息是那样骇人。

我惊了惊,后退。

他逼近我,“我说过什么?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专门说你这种女人,没有错吧?”

我如何反驳?

唯有长叹一声,“修年,我只是因为江先生说让我扮他的女友,他给我一万块。”

我太需要钱。

顾修年把我逼到墙角,“现在是扮女朋友,过几天就扮到床上去了,那时候,他又打算给你多少钱?”

我刚要辩解,他已经把我压在墙上,拉高我的裙子,将我的内裤拉了下去!

“要钱?今天在这卫生间里买你一次,我会付你钱,你做皮肉.生意的,也不在乎多接一个客是吧?”

我听出了顾修年咬牙切齿的意味,他不管这里是不是要来人,竟在这样的环境中强硬要了我。

我咬着牙不敢出声,任由顾修年不断的羞辱我,他说不准我找他,可是他这样羞辱我就可以?

在他的眼里,我真是一个什么男人都可以上的妓.女?

原来,我也想要得到尊重,想要得到顾修年的尊重……

“啊!你们!”

顾修年还没有结束,洗手间进来的女人吓得尖叫,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顾修年的今天订婚的未婚妻,林夕。

她看到我们的动作,脸色已经发白。

顾修年背对着林夕,拉上裤链,而后转身过去对她几许冷漠的说,“碰到一个夜总会的小姐,你等会给她两千块,我还没有完事儿,活不好,这点钱不算少了。”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