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鸿哥替我解围

来人将樊梦琳一把推开,怒斥道:“樊梦琳,你干什么?谁让你跑到这里来闹事的?”

“天……天鸿?”樊梦琳看到来人,十分惊诧,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来人正是谭家的大公子谭天鸿,也是让我现在住得起这么好的房子、每天吃喝不愁还念得起A大那么好大学的人,甚至,天鸿哥还暗中资助着我妹妹如烟。

而对外,我是他的情人。

“萱萱,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天鸿哥扶起我,轻轻掸了掸刚刚樊梦琳留在我身上的脚印。

“我……我没事,天鸿哥。”我强挤出一丝笑容,轻轻说道。

那一刻,我好想扑到天鸿哥怀中,任由泪水翻滚,和他吐一吐心中委屈。

可是我不能,别说他老婆在旁边,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也不愿给他多添负担,我欠他的已经够多了。

“樊梦琳,你怎么回事,谁让你跑这里来撒野的?”天鸿哥把我扶到沙发上坐下,转过身朝樊梦琳怒道。

而之前坐在沙发上的谭天宇此时也站到了边上,冷峻的脸上表情却是晦暗不明。

“我撒野?谭天鸿,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太,这个狐狸精只是贪图你的钱……”樊梦琳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天鸿哥直接打断了。

“住嘴!樊梦琳,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到这里来胡闹,要是再有下一次,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天鸿哥的话掷地有声,让我荒凉的心里终于有了些温暖。

“你……”樊梦琳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我,眼神里喷出的怒火像是要把我燃尽。

虽然我跟天鸿哥之间清清白白,但是触及到樊梦琳仇恨的眼神,我还是低下了头,有种小三被抓奸的无法适从。

“谭天鸿,你是不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了心了?这个臭婊子有什么好的,除了卖弄狐媚勾引男人还有什么本事?”

樊梦琳说到这里,又气愤地指向了我,“小狐狸精,我要把你的事情告诉你们学校里所有的人,让你身败名裂……”

“啪”——她话还没说完,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耳光。她往后踉跄了两步,眼里噙着泪,难以置信地看着天鸿哥。

这时那个跟樊梦琳一块来的猥琐男子慌忙跑了过来,躬着腰在天鸿哥面前说道:“谭总息怒、谭总息怒,夫人也是一时着急上火,所以……”

“滚开!”天鸿哥一声呵斥,猥琐男又退了下去。

“樊梦琳,我警告你,以后禁止来这里来骚扰萱萱的生活,另外,如果萱萱在学校里有什么流言蜚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马上给我滚!”

樊梦琳闻言哭着跑了出去。

猥琐男被撞得一个踉跄,转身朝樊梦琳追了出去。

见两人走远,一直没开口的谭天宇悠悠说道:“哥,你对嫂子是不是狠了点?虽然她当年也是小三上位。”

天鸿哥见是谭天宇,眉头一皱,道:“天宇,你怎么也在这里?是不是你带樊梦琳来的?”

谭天宇两手一摊,表情无辜地说道:“哥,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只不过正好路过,顺道帮你看看瑾萱,不信你问瑾萱。”

天鸿哥闻言,询问的目光转向了我。

我看着天鸿哥对我关怀的眼神,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谭天宇,喃喃道:“天鸿哥,二少爷、二少爷也是刚到。”

天鸿哥听到我这么说,转头朝谭天宇说道:“你也走,以后别来打扰萱萱。”

谭天宇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似乎还在警告我不要乱说话。

其实他想多了,为了妹妹,我不敢乱说,而且我也不想让天鸿哥为我担心。

谭天宇走后,天鸿哥关心地问道:“萱萱,你真没事吗?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天鸿哥,我真没事,就是让嫂子误会了,对不起!”

面对天鸿哥,我心里有些惭愧,要不是我们姐妹两的存在,他或许没有那么多烦心事。

“那好吧!萱萱,我已经跟人事部那边打过招呼了,你毕业之后,来我集团总部上班吧!我安排了人带你,相信你很快就能成长起来,助我一臂之力。”

“天鸿哥,我……我已经找好实习单位了,下周就过去上班,您不用为我操心了,我这几年已经够麻烦您了。”

我想了想,还是撒了个谎。虽然我不愿意欺骗他,可这些年我的衣食住行基本上都是他安排的,工作的事我真的不想再让他替我操心了。

天鸿哥闻言微怔,不过随即就说道:“那好吧!萱萱,我也不勉强你,反正谭正集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你什么时候想过来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安抚了我一小会,天鸿哥见我确实没啥大事,所以就告辞离开了。

几年来,天鸿哥每次来我这都是行色匆匆,从不会过夜。

很多黑白两道的人都知道我是天鸿哥的情人,却从没有人知道,天鸿哥从来没有碰过我,他一直拿我当他的亲妹妹,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外界想的那么肮脏的关系。

五年前,我爸爸是A市公安局缉毒组组长,带着他的小组成功捕获了一群黑社会势力走私贩毒团伙,当时双方进行了激烈交火,而正好路过的天鸿哥却不幸被流弹打伤了,我爸爸为了救他,受了重伤,送到医院没多久就走了。

我爸走后没多久,我妈带着妹妹如烟改嫁外地,我不愿意跟着妈去那边,所以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天鸿哥担心我一个人受到恶势力的伤害,便把我接到了他那里,对外宣称我是他的人,当时我才十八岁。

至于说为什么樊梦琳现在才找上门,那是因为她嫁给天鸿哥也没几天,而天鸿哥的前妻虽然跟他关系不好,却没有找过我的麻烦。

天鸿哥走后,我回到浴室里,任由温热的水流冲刷着我的身体,满腔委屈涌上心头,不禁放声大哭了起来。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