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怎么那么贱呢

咚……

他将她踹在地板上,拿起一旁的擀面杖就往她的腿心桶去。

“不,不要,不可以,我例假还没结束!”

他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下一下地撕扯着她。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她撕心裂肺的求饶。

苏清欢没有想到,生理期,他都不肯放过她。

顾尘南抽出擀面杖,在她脸上一下又一下的抹着,“苏清樱,你闻到了么,就连血都是骚的!你可真够骚的啊!”

苏清欢躲着,泪流满面。

“苏清欢,你不是很喜欢这一套么?你现在怎么不叫了,是进去的不够深么?”擀面杖在顾尘南手里进出的越发汹涌了。

她的哭喊,她的哀求,他一概充耳不闻。

他翻过她的身子,让她跪趴在地上,一边搅动着擀面杖一边阴寒地咒骂,“苏清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像是一条等着挨插的母狗!”

“哦,不,你连狗都不配当!”顾清寒抽出擀面杖重重地摔在她的背上。

苏清欢颓在地上,咬破的唇冒出了血珠。

“苏清欢,你怎么那么贱呢!你不是喜欢SM么,好,我让你玩个够!”

他将她绑在正对着镜子的椅子上,两条腿大大的打开着。

镜中,比她那张清艳绝尘的脸更耀眼的是她腿心淌着血的柔软。

“你下贱的样子竟然有几分好看!”他将红色的蜡油滴落在她凝脂若玉的双峰,在如雪的肌肤上留下曼珠沙华般的凛艳。

“像个畜生一样被抽着,是不是很爽?”细细的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她身上,留下条条殷红。

“你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吧?”粗壮的电动杏鲍菇开到最高档,猛地塞入她腿心。

顾清欢咬着牙,将头扭到一边,泪,一脸一脸的流。

“苏清欢,你特么给我睁开眼看看,看看你现在这幅骚贱样子!你不是很喜欢这样么,够不够刺激,流了这么多水,是不是很爽?”他大大的手掌用力地掐着她的下巴,逼她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苏清欢浑身发颤,泪眼蒙蒙。

“真特么脏,真他么下贱!”顾尘南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她整个人跟椅子一起倒了下去。

他阴寒寒地看她一眼,朝她吐了一口唾液,大步如风地上楼了。

半个小时后,顾尘南换了新的衣服,玉树临风地下了楼。

他看都不看她一眼,推开门,撑了伞走入了大雨之中。

几秒之后,他折了回来,“我差点忘记了,今天是哥哥的忌日,你还没有给他磕头认罪呢!”

解开她身上的绳子,让她跪在地上,按着她的头,一下又一下地往地上撞着。

“顾尘南,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那样对过尘风哥哥……”

“你给我闭嘴,你没资格叫他的名字,更不配叫他哥哥!”他掐着她的脖子往地上撞的更用力了。

她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一年前,顾尘风的生日宴会上,整面墙大的屏幕上尽是顾尘风和一个女人颠鸾倒凤的画面,甚至还有让人惊掉下巴的SM画面。

而她,就是那个女人。

就连耳根后面的樱花胎记都一模一样。

顾尘风心脏骤停,当场猝死。

顾尘风虽是爷爷收养的孩子,可是待顾尘南的好,足以化开父母早逝而留在他心里的寒冰。

文良雅正的哥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一眼就看出哥哥是被人下了药。

尸体解剖,不仅发现了催情药、致幻药,还发现了大量让人心脏受损的药物。

怎么会不是她呢?那个优盘上只有她一个人的指纹,哥哥手机里最后一条短信是她发来的威胁短信,她柜子里还有未用完的催情药、致幻药。

证据凿凿,怎么会不是她呢?

她的父亲贪污行贿,身为检察官的哥哥不过是秉公处理,她就下如此毒手,不仅夺了哥哥的命,还毁他多年清誉,至今饱受诟病。

他恨毒了她。

她一遍又一遍地发着毒誓,视频里的女人不是她,药不是她下的,可是他不信。

她和他本有着婚约,虽是家族联姻,可是她却偷偷痴了他好几年,纵使他待她总是疏离漠然,这婚约也让她心生欢喜。

可婚礼还来不及举行,她就成了他口中的贱人,任他凌辱的玩物。

“你就是死,都不足以抵罪!”头,一下又一下地狠狠撞着地板,很快,苏清欢晕了过去。

他拽垃圾一样将不着丝缕、浑身伤痕的苏清欢拖到外面,将她丢在雨中,长步而去。

昏过去的苏清欢很快就被雨给淋醒了,她像条狗一样一点一点往屋里爬,她很想死掉,很想很想,可是她不敢,因为她死了,顾尘南会让她的家人给她陪葬。

半夜,苏清欢接了柳云轩的电话,昏昏沉沉中,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柳云轩就冲到了顾尘南的办公室,扬起拳头就要打顾尘南。

顾尘南抬手就抓住了柳云轩的手腕,邪佞漫漫的眸子冷幽幽地扫了一眼柳云轩,“柳云轩,你敢动我一下,我就加倍还给苏清欢。”

他知道,苏清欢是柳云轩从小爱到大的人,这曾让他心里一度很不是滋味。

订婚之后,在某些瞬间,她是让他心生欢喜的,甚至觉得这个女人逸趣横生,可是他不确定苏清欢的心情是否与他一样,因为苏清欢从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对他积极主动,再加上她跟柳云轩一直交好,与生俱来的傲然,让他只好故作清寒,好掩心中落寞。

柳云轩愤恨满满的眸子瞬间就颓了下去,“顾尘南,求求你放了清欢吧。”

“你有什么资格替她求情!”顾尘南冷冷勾了唇,甩开柳云轩的手就大步离开了。

不出一日,柳云轩的母亲孙美华冲到顾清欢的茶室,一通乱砸,“苏清欢,你这个扫把星,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非要祸害我们柳家!”

苏清欢发懵。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云轩帮你求情,顾尘南就耍手段,让柳氏的股票跌到了底,他这是要逼死我们柳家啊!”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