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觉得你配么

直到这一刻,苏清欢才知道,顾尘南因她迁怒到了柳家。

慢慢的,孙美华从咒骂变成哀求,“苏清欢,求求你跟我们家云轩划清界限吧,求求你不要再害云轩了,不要再害我们柳家了!”

“苏清欢,云轩爸爸气的中风,现在还在医院抢救,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清欢,你去求求顾尘南,让他收手,让他放过我们柳家好不好?”

哭着哭着,年过花甲的孙美华跪在了苏清欢面前。

苏清欢咬着唇,未语泪先流。

六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

“你为什么要对付柳家?”苏清欢小手紧握地质问。

“因为我喜欢,因为他们活该。”顾尘南云淡风轻的样子潇洒极了。

“顾尘南,有什么你冲我来,请你不要伤害柳家。”

“苏清欢,你有什么资格管我?”顾尘南温润的语调骤然阴寒了几分。

“顾尘南,你怎么折磨我、惩罚我,我都毫无怨言,只求你放过柳家。”

“求,怎么求?”顾尘南略带玩味地瞄了一眼苏清欢。

怔了一下下,苏清欢的身子慢慢地沉了下去,双膝跪地,“顾尘南,求求你放过柳家吧。”

顾尘南漆黑如夜的瞳孔淌过一抹阴诡,“苏清欢,我还没把柳云轩怎么样呢,你就跪下来求情了,我要是真把他怎么样了,你又该怎么求我呢?”

“要怎样你才能收手?”顾尘南的厉害,她比谁都清楚,一个人的死活,一个企业的存亡,不过都是他轻飘飘的一句话罢了。

“你就那么在意他,你就那么的想救他?”顾尘南凛寒的语息中隐着淡淡的嫉妒,她居然为了那个男人给他下跪!

“只要你肯放过柳家,你让我怎样都可以。”柳家待她不薄,她无法置身事外。

顾尘南冷嗤一声,她果然愿意为了那个男人付出一切!

“是吗?那你像狗一样爬过来,帮我口,直到我满意,或许我会考虑放柳家一马。”

苏清欢咬牙,脸色惨白。

羞辱她,他真的是花样百出,不厌其烦。

苏清欢很用力地吸气,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掉下来。

身子一点一点沉下去,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朝他爬去。

顾尘南愕然一惊,他折磨她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看她为了别的男人自甘下贱地讨好他时,他的心,竟然莫名疼了一下。

爬了两米远的时候,门开了。

秘书拿着一份急需签字的文件,一时间不知道是进是退。

“进来!”顾尘南凉凉开口。

秘书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从从苏清欢身边饶了过去,等顾尘南就签了字就跑着出去了。

卑贱的样子被外人看到了,忍了好久的泪,吧嗒吧嗒地坠在地板上。

“愣在那里干什么,不想救柳云轩了?”

苏清欢抬手抹了抹泪,爬到了顾尘南脚边,慢慢直起身子,小手颤颤地伸向他的皮带。

她居然真的要给他口!

“顾清欢,你真贱!”他的大手一把拽住她齐腰的长发,逼她昂着脸看他,“苏清欢,你怎么就这么贱呢!你想跟我口,我还怕你的嘴脏了我的身子!”

手,猛地一松,一道暗劲将苏清欢甩到了墙上。

“苏清欢,你越是为了他犯贱我就越是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当天下午,柳家就破了产,所有账户都被冻结。柳云轩拿不出父亲手术的钱,甚至交不起母亲打点滴的钱。

苏清欢恨不能杀了顾尘南,拿了银行卡,藏了水果刀在包里就去医院了。

刚替柳云轩交了医药费,顾尘南就风姿卓卓地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林家千金林媚儿。

林媚儿对顾尘南的爱,全城尽知。

“柳家的人一律不许救治!”顾尘南网一样地命令着。

“顾尘南,你到底想怎么样,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就好了,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柳家!”

“因为柳家活该!”

“顾尘南,你就是个恶魔!你死不足惜!”苏清欢摸出水果刀就朝顾尘南刺了过去。

顾尘南就只是冷冷地扯了扯唇,抬手一恍,就将她推到一边去了。

见苏清欢拿着刀朝自己刺来,林媚儿故一副害怕的样子,身子却没有躲,待苏清欢快要栽倒她怀里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她稍稍一躲的同时便快准狠地扳过苏清欢的手,暗暗用力,十厘米长的水果刀,直直刺入苏清欢的腹中。

“啊……”林媚儿失声尖叫,瑟瑟发抖地躲在顾尘南身后,唇角含笑地看着苏清欢倒了下去。

血,染红了苏清欢的白衣。

血,顺着地板一点一点蔓延到顾尘南脚边。

“尘南,不是我,她朝我刺来,我害怕,就只是躲了一下,那刀就刺入了她的腹中,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我不是故意的……”林媚儿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顾尘南就只是漠漠然地焦了一眼血流不止的苏清欢,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林媚儿急急地跟上去,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苏清欢,妖媚的桃花眸子里翻涌着的胜利都带着诡谲的光,“苏清欢,顾尘南是我的,你若敢抢,我就敢让你死!”

苏清欢醒来的时候,窗外的月色如水洗一般,美得不像话。

“为什么要醒来,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让我活着?”世人都渴望活着,可是她却渴望死。

“因为你只能死在我手里!”凉凉的寒冰嗓带着无尽的恨意打破了夜的寂静。

苏清欢心神一紧,苍白的唇边一片苍凉,她好歹也是个人啊,可是连选择生死的权利都没有。

顾尘南俊雅的身姿迎窗而立,薄薄的月光铺在他的脸上,荡着一抹似有似无的不安和焦灼。

“能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手里也算无憾了。”苏清欢堪堪地吐了一口气。

自己喜欢的人?

她,喜欢他?

顾尘南墨染的剪瞳骤然放大,心魂幽幽一颤。

相识三年,订婚两年,这是她第一次说喜欢他。

心里的那池春水刚刚皱了皱,哥哥致死都瞪大的眼睛就闪在了眼前。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