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没资格怀孕

无力遮掩的恨意遮天蔽日的袭来。

“喜欢我?苏清欢,你觉得你配么?”死不瞑目的哥哥在眼前晃来晃去,发狠的顾尘南疯了一样,风一样荡到床边,将手狠狠地按在了她的腹部。

“啊……”哀嚎,划破夜空。

苏清欢惨白的脸上尽是汗珠淋淋。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温热的血,正从她身体里一点一点的流出去。

“配。”苏清欢咬着牙吐了一个字,良久,才抽了一口气,倔强道:“因为我没有害过风尘哥哥。”

那个字虽然说得轻飘飘的,但他还是听得真真切切,不由的心魂一凛。

下一秒,手上的劲暗暗加大,从牙缝里吐了几个字:“配?苏清欢,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苏清欢的眸,像是死了一样定在顾尘南脸上,然后一点一点地合上了。

顾尘南收回手,一边往外走一边甩了甩手,血珠染满了地板。

苏清欢住院第二天,是林媚儿的生日宴。

顾尘南的出现让整个宴会的氛围达到了高潮。

“媚儿姐姐,顾少可是第一次出席别人的生日宴会,你可真有面子啊!”

“这哪是面子问题啊,这分明就是顾少宝贝我们媚儿姐姐啊!”

“就是,虽然顾少跟那个苏清欢一直纠缠不清,但是那都是顾少报仇的一种手段,你们不知道吧,我那天拿着文件去找顾少签字,那个苏清欢居然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爬呢!”

……

听着众人的恭维,林媚儿笑靥如花,将一朵白兰放在胸勾之中,顷刻间,遍体生香。

她知道,这是顾尘南最喜欢的味道,这味道是他逝世多年的母亲留给他的。

“媚儿,去吧,今天是个好机会,不要错过。”林母端了一杯酒走了过来。

林媚儿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拿了酒就朝顾尘南走去。

“尘南,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林媚儿娇笑着将酒递了过去。

顾尘南一向不喜在这种地方饮酒,可是众人都看着,再加上因苏清欢而生的烦躁感一直难以平息,就接过了酒杯。

林媚儿的杏眸暗暗一阴,苦涩一笑,“怎么,连句生日快乐都不想给我说吗?”

“生日快乐。”顾尘南扯了扯唇角,冰凉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

纵使心有不悦,林媚儿依然眼含秋波地凝着顾尘南,看着他将酒喝完,罂粟一样红的唇角荡起了寒寒的笑意。

“顾少跟林千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是啊,今天是林千金的生日,何不一起跳支舞呢!”

起哄的人,都是林媚儿一早就安排好的助攻。

“尘南……”林媚儿将柔弱无骨的小手伸到顾尘南面前,千娇百媚看着他。

顾尘南敛了敛眸,想着林家跟顾家的世交之情,便伸手接住了林媚儿的手。

在众人的欢呼中,顾尘南跟林媚儿翩翩起舞,宛如蝴蝶。

舞曲还没结束的时候,顾尘南就觉察到了身体的异样,他一把推开快要黏在他身上的林媚儿,步下生风地往外走去。

“尘南……”林媚儿姿态雅美地转了好几圈,然后伸手掉在顾尘南的脖子上,倾在了他的怀里。

众人拍手叫好,没有人知道这是林媚儿化解尴尬的一种手段。

“尘南,不要走好不好,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林媚儿喃喃哀求。

顾尘南瞥了一眼,“林媚儿,你知道的,我最恨的就是下药这种下贱的事情!”

“我没有……”来不及解释,顾尘南决然离开。

林媚儿笑盈盈地打着圆场,水汪汪的眸子里隐着烈烈恨意。

一路狂飙,一身汗意地撞开苏清欢的病房。

被下了药,不是应该去找医生么,为什么他会来到苏清欢的病房?

苏清欢微微睁眸,来不及看清他的脸,他便扯了被子,粗暴地撕拽着她的衣服。

“顾尘南,你,你干什么?”伤口的疼让她无法挣扎,只能气若游丝地质问。

“干你!”他将她的腿分的大大的,狠狠地刺了进去。

苏清欢疼的拱起了身子,看着他泄恨一样地在她柔嫩的花心里撞进出着,死灰一样的眸底慢悠悠地闪出几粒花火的薇芒。

他要她了。

哪怕是报复一样的要。

哪怕是毫无情念的发泄。

他到底是要她了,不是么?

与他共赴云雨,是她掩在心底深处的奢望。

她怎会挣扎,怎会舍得挣扎?

顾尘南一下狠一下地撞着。她腹部白白的纱布再一次被染红,可是她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想要迎合他。

她的主动大大激怒了顾尘南。

“苏清欢!”他的手,将她胸前的柔软抓的变形,“你早就希望我这样对你了吧?你主动的样子真像一个妓女!”

苏清欢不说话,咬着牙在他身下承欢。

“苏清欢,你跟柳云轩也做了很多次吧?你们喜欢什么姿势?他有让你爽么?”

“苏清欢,你叫啊,你怎么不叫了,是不是我让你不够爽?”修长的手指啪的扇在了她的嘴上。

苍白的唇角渗出了血珠,她动了动唇,“我只有你这一个男人……”

微扬的唇角,带着笑意,染着骄傲。

顾尘南像是一头困了许久的兽,将苏清欢撕咬的鲜血淋漓,她像是一只折了翅膀撞入地窖的白蝴蝶,在他残虐的顶撞下奄奄一息。

发泄完,顾尘南西装革履的出去,连被子都没为她盖一下。

第二天中午,顾尘南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调转车头,朝医院飙了过去。

一脚踹开病房的门,杀气伐伐地直冲顾清欢而去,一把掀掉她手里的粥碗,掐住她细嫩的脖子,另一只手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片药。

苏清欢有气无力地瞄了一眼,是避孕药。

心底一阵泛苦,今早醒来,想起昨晚种种,她是想过给医生要片避孕药的,但是暗暗一算,应该是安全期,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清欢,若不是我被人下了药,我才不会碰你!纵使我碰了你,你也没资格怀我顾家的孩子!”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