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献身

A市晚上的灯光酒绿一览无余,视线放空,底下来往的人影也格外的渺小,有吊儿郎当寻欢作乐,有为了生活匆匆赶路,有的好像刚吃完饭无聊,携家带口悠闲的散步……

可是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

外面的生命多么鲜活,但是她……

程方佳柳眉轻皱,微不可闻的叹息从鲜艳的唇瓣里飘出来,下一秒突兀的手臂便从背后伸出来,凑过来的男人身上有着低调奢华的古龙水味道,她猝防不急的颤抖了一下,可是男人清冷的音调已经从颈窝处响起:

“在想什么?”

男人惯来是淡漠的,虽然两个人脱离了外面虚荣浮华的一切,私底下,从认识到现在,也没见他露出过一点笑容。

认识……

想着这个,程方佳的思绪不由放空,嘴角勾起淡淡讽刺弧度。

程氏集团虽然不小,但在A市,顶多也算中上水平,与大名鼎鼎,跺跺脚就能引起全国金融风暴的欧阳集团相比,根本连小脚趾头都不够看的。

可是父亲却异想天开,仗着与老董事长早年的一点交情,厚着脸皮把她与欧阳天聚在一起,交“朋友”。

这个朋友蕴含的意义程方佳当然明白,她不止一次的想过父亲的异想天开,可是也不好明着拒绝这个一心为女儿操心的父亲,顺从的见了几次面,本来想等欧阳南远主动嫌弃她,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虽然冷淡,却没有一丝要赶她的意思。

这样处着,要不是父亲突然出事,她应该也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

想到父亲,还有出事后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的李家,一时间全部闭门谢客的亲戚朋友,程方佳垂眸,蝴蝶般的睫毛微微颤抖。

人间亲情的淡漠,她不应该出现什么奢望的。

可是父亲莫名其妙的车祸,她绝对不是天真的以为只是意外。

“你会帮我吗?”想着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出口,可是却敏感的察觉到男人胸膛的震动,还有难得出现的低沉磁性的轻笑。

程方佳心里咯噔一下,可是男人却没给她反应的机会,猿臂微微用力抱起她娇小的身体,惯在床上,覆上。

下一秒坚实的躯体结结实实的压在她身上,程方佳玲珑的身子有些窒息,小巧的手指难耐的推他,可是却得到了男人更加狂风暴雨的侵占。

这一夜程方佳只感觉自己像只小舟,身处于波涛的大海里,孤苦无依,胡乱漂泊,最后迎面一个波浪,她被完全吞噬,没有一丝余地。

旖旎春光一直到了半夜才结束。

女人已经疲软的睡去,柔顺的青丝泛着香汗,逾越的搭在额头,遮住了微微颦起的细柳长眉。

男人墨眸幽深,越看那缕越不顺眼,最后终于控制不住伸过去,慢条斯理给她掖在耳后,可是手指却舍不得收回去,温柔的摩擦着她细腻的轮廓,双眸里是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眷恋。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最后床上熟睡的女人好像感觉不舒服,轻轻的嘤咛一声,男人才恍然回过神,生怕惊醒她一般,小心翼翼的下床,健硕的身体随意披上浴袍,临窗而立,手指点上香烟,吸一口,深深的吐出去。

飘渺的烟圈在空中聚集,好久才袅袅散去。

男人无疑是俊美的,淡漠的轮廓没有一丝弧度,最后墨眸微挑,拿起手机,拨通。

“喂,总裁大人。”那边被惊醒特有的沙哑嗓音传来,处理事情睡下还没有两个小时的助手毕恭毕敬的询问,语气沉着。

“查三个月前程氏集团董事长车祸原因。”干脆果断,男人没有一丝波澜的下达命令。

老大,他才刚睡……

特助同学心里传来一阵哀嚎,不过没有敢表现分毫,清了清嗓子百分百服从命令。

男人挂断电话,墨绿的瞳孔定定的看着窗外,许久才反应过来,掐掉指间袅袅的香烟,转身去浴室简单冲洗,这才爬到床上,猿臂搂着小巧玲珑温香软玉的女人,缓缓睡去,可是谁也没看到,淡漠的嘴角浅浅勾起的是满足的弧度。

第二天程方佳是在温暖的光线中悠悠转醒的。

一晚上她睡的都是不舒服,细长的柳眉皱的惹人怜惜,蝴蝶般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双眸睁开时,腹部的紧致感越加鲜明。

男人的猿臂正稳稳的搭在上面。

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通透的俏脸不禁微红,转头看过去,旁边的男人还在熟睡。

帅气的俊脸就算睡梦中也是冷硬棱角分明,她看了片刻,嘴角勾起的弧度自嘲又凄凉。

记得圈子里曾有人这么评价欧阳南远,冷酷无情的犹如南极中千年寒冰,可是就算如此,也有不少女人马不停蹄飞蛾扑火也要暖化他就算一个棱角。

现在,她招惹上他,不知是福还是祸?

男人还没有醒来的迹象,程方佳叹了口气,蹑手蹑脚起身,忍着浑身难耐的酸痛,小心翼翼穿衣服,离去。

半扇光线只出现瞬间便消失,娇俏的身影彻底离去,下一秒床上熟睡的男人便睁开双眸,瞳孔幽深晦暗,许久挑眉,翻身,把俊脸埋在佳人睡过的枕头,呼吸着沁人心脾的馨香,好像整个心肺都透彻了一般。

闻了一会,起身,穿衣洗漱,正对着镜子戴领带,突兀门把被人从外面旋转,打开。

以为男人还在沉睡,程方佳脸上出现了些许的尴尬,不过只是瞬间,蝴蝶般的睫毛微颤,勾唇,对上男人波澜不惊的轮廓讪讪开口道:“那个,我买了豆浆和油条,你......要不要吃一点?”

手里的早餐扬了扬,片刻好像感觉有点傻,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白嫩的手指握了又松,搓了搓衣角,最终放在背后,垂头呆滞在原地。

男人把一切尽收眼底,双眸微深,淡淡看了她一眼,转身坐下。

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小女人柔软的轮廓和洁白纤长的脖颈,一缕调皮的青丝滑到饱满的额头,他手指微动,想帮她掖在后面,不过想到她的不自然,硬生生忍住,强迫自己把思绪落在早餐上面。

“秦记?”他开口,低沉的嗓音满是初醒的沙哑。

“嗯,我起的早,并没有多少人。”气氛不那么尴尬,程方佳松了一口气,讨好的近乎谄媚的开口。

男人淡淡应了一声,程方佳想到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喏喏片刻还是止住了话语。

“那个......”吃罢饭,眼看着他没有一丝迟疑的起身要走,程方佳急了,慌张起身拽住了他的袖子。

男人双眸波澜不惊的看过来,落在她的胳膊上。

程方佳自觉不对,讪讪收回手,恳求的看着他,水灵灵的双眸流光溢彩,好像有晶莹的液体覆盖一般。

“程家?”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